<
    有时候,你只敢去幻想,怎么都找不到机会去付诸行动的事情,在某个时刻忽然就发生了。

    轻易的感觉像是在做梦,很不真实。

    唐远不敢多待一秒,更不敢去确认男人有没有醒,他像只被人拎住尾巴的猫,惊的仓皇逃离休息室。

    一回到家,唐远就垂头换了鞋往楼上冲。

    管家问道,“少爷,先生在卧房里面,醒酒汤是您送进去,还是我……”

    唐远没回头,上楼的脚步也不停,气喘吁吁道,“等我一会!”

    我需要洗个澡把体温降下来,不然我会烧起来的。

    洗澡的时候,唐远闭着眼睛,任由温热的水流冲刷四肢,他想起休息室里的一幕,浑身如同通了电,麻麻的。

    冲动是魔鬼。

    不过,人嘛,要跟着心走,该冲动时就冲动。

    那么好的机会,千载难逢,可遇不可求,他错过了,肯定会后悔的。

    虽然人生还长,可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呢。

    一通安慰完,唐远换上睡衣出去,让管家把醒酒汤端上来,他接到手里,转身爬楼梯。

    家里一楼是管家跟佣人们住的,二楼都是客房,三楼是他的地盘,他爸在四楼。

    管家问要不要帮忙。

    唐远摇头,“不用,仲伯你早点休息吧。”

    管家说,“那您有吩咐就喊一声,先生喝多了,醉了,难免跟清醒的时候不太一样。”

    这是很委婉的说法,给一家之主留了面子。

    喝醉了的一家之主会哭,那是轻的,重的是嚎啕大哭。

    唐远挥挥手让管家放心。

    课本里形容父亲就像一座大山,撑起整个家,守护着妻儿老小。

    他爸是外观雄伟,内里脆弱。

    一喝多就趁机发泄自己,回回都那样。

    在其位谋其职,不能偷懒,为了让对手敬重且忌惮,得把自己搞的无坚不摧,很累的,有个发泄也好,省得把自己憋出病来。

    唐远进去的时候,卧房里很安静,他爸躺在床上,给他一种孤独的感觉。

    说出去肯定没人信。

    唐氏董事长从不缺情人,温柔乡随便挑,还会孤独?

    唐寅从儿子手里接过醒酒汤,咕噜咕噜喝下大半碗。

    唐远把碗放床头柜上,“爸,你过完年就四十二了,我要是你,最大的烦恼就是钱花不完。”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赚的再多,那也得有命花不是?你老这么拼,干嘛不给自己放放假?”

    “放假?在梦里吧。”

    唐寅说,“知道为什么一大家子都对我们恭恭敬敬吗?因为他们全指着你爸我,树倒猢狲散,我就是那棵大树。”

    唐远拧眉毛,“他们不都有自己的产业吗?”

    “那些全是大树伸展出去的枝叶。”唐寅够到烟盒,“大树倒了,枝叶还能活?”

    唐远,“……不能。”

    唐寅拔了根烟叼在嘴边,让儿子给他拿打火机,“不是爸吓唬你,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只要唐家裂开一点缝隙,就会有一堆人扑上来,他们会用手去抠,用牙去撕咬,什么人性,什么道义,不存在。”

    唐远给他爸点烟的手一抖,“就没一两个信得过的朋友?”

    唐寅沉声叹息,“爸不是说了吗?商场没有敌友,你永远不知道跟你称兄道弟的人心里想的什么。”

    唐远把玩着打火机,陷入沉思。

    “没事,”唐寅拍拍儿子的手背,“哪天爸不走运的出了事,还有林萧,裴秘书跟何助理,有他们三个协助你,爸放心。”

    唐远不愿意去想那是什么情形,他啪嗒按着打火机,“大伯也有股份的吧。”

    “爸打下来的江山,除了你,谁都不给!”

    唐寅的眉间笼上阴戾,几秒后褪去,他笑起来,眼角堆了些细纹,“所以爸什么时候能放假,就看你了。”

    唐远用手撑头,“可是我才考上舞蹈学院啊。”

    “没给你施压。”唐寅吐了个烟圈,“你跳你的舞蹈,爸给你守着江山。”

    说着他就叹气,霸道总裁的范儿没了,像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人,借助酒劲唠唠叨叨着藏在心里的那些话,“儿子啊,别怪爸,谁让爸就你一个呢,你想要的自由太奢侈了,只能在爸身体健康的时候给你,打小你就聪明,爸知道你一直都明白,也能理解。”

    唐远看到他爸的眼角有泪,哭了,他撇嘴,“搞什么煽情干嘛?上次你就这样把我弄哭的,哭成狗了都,这次我可不上当。”

    唐寅摁了摁眼睛,大掌一抹,拽走儿子手里的打火机扔他身上,“小兔崽子!”

    唐远低头挠了挠眉毛,“爸,女人有多好,就能有多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不能不碰吗?”

    “我的意思是,别人送的能不要就不要了,也别上‘金城’去找,谁知道身体有没有其他毛病,好好谈一个,如果是你真心喜欢的,对你好,人品又过得去,我没问题的。”

    “你当‘金城’是什么地方?”唐寅半阖眼帘吞云吐雾,“里面的每一个在上班前都会被送去体检,确保健康优良,有问题是不会要的,况且你爸去那儿,碰的一直都是|雏||儿。”

    唐远吸口气,真是大开眼界,“那送的呢?还有你主动追的那些,保不齐就有哪个被你的敌对收买利用……”

    唐寅想说都会查的,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儿子还不到掌握那些的时候,再等等。

    领着儿子的关心,唐寅嘴上不耐烦的说,“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快开学了,你胖成这样,还不赶紧减减肥?”

    唐远翻了个白眼。

    唐寅把烟头弹进垃圾篓里,可怜兮兮的说,“小远,爸头疼,难受。”

    董事长的这一面一般人还真见不着,也难以相信。

    从小到大见了不下十次,唐远还是一阵恶寒,他去拿毛巾给他爸擦擦脸跟手,“老唐同志,你老了,能少喝就少喝吧。”

    唐寅舒服的叹息,“你这话爸记着呢,所以今晚特地叫裴秘书挡了不少,要不是他够精明,让那帮老东西转移了注意力,爸在酒店就倒下了。”

    唐远,“……”

    我怎么就这么不容易呢?手心手背都是肉,要我咋整?

    今晚我才把初||吻|丢了。

    唐寅没发觉儿子的异常,催促道,“给爸按按头。”

    唐远心不在焉的把手放在他爸的太阳穴两侧,不轻不重的按着。

    等到他回过神来,他爸已经睡着了。

    唐远把床头柜收拾了一下,他爸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没有备注,他按下接听键,“喂?”

    那头静默了一两秒,响起女人迟疑的声音,“是小少爷?”

    唐远听着觉得声音有点熟悉,知道是方琳,毕竟是她的影迷,多少有关注,“嗯,对,是我。”

    方琳轻柔的问,“唐先生还好吗?”

    “哦他啊……”唐远瞥一眼睡成猪的老唐同志,“不怎么好。”

    方琳紧张的问,“怎么了?”

    唐远看看墙上的水墨画,金灿灿说的没错,方琳想从他爸这儿得到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她想要的是他爸的心。

    “我开玩笑的,我爸已经睡了。”

    结束通话,唐远把手机放桌上,看见了旁边的皮夹,他拿起来翻开,从最里面的夹层里找出一张照片,是一寸照,黑白的,有一点泛黄。

    照片上是个短发女孩,睫毛又长又弯,眼睛大而明亮,会说话,她在笑,露出浅浅的梨窝,模样很精致。

    那是他的妈妈。

    唐远用手指|摩|挲着妈妈的轮廓,好几年前他无意间就见到了这张照片。

    他爸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带着他妈的照片,怎么做到那个程度的?

    要换成他,绝对做不出来。

    身体跟心不都是一起的吗?还能分那么开?

    那种境界唐远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达不到。

    他的身体跟心都只能给同一个人。

    林萧说的情况不可能发生。

    唐远回屋看看时间,这么晚了,就不跟奶奶开视频了,他躺进被窝里酝酿睡意的时候,奶奶发来了视频邀请。

    老太太住在大院的家属楼里,离的远,她年纪大了,一把老骨头承受不住那样的场合,所以就没过去。

    视频一接通,老太太就把满是沟壑的脸凑到屏幕前,“小远啊,你在哪儿呢?”

    唐远举着手机让奶奶看一圈,“在房里。”

    老太太的气色不错,“什么时候过来看奶奶啊?”

    唐远说,“周六去。”

    老太太连声说了两个好,“奶奶给你做蒿子粑粑。”

    唐远吞口水,想吃了,他坐起来些,“奶奶,我以为你早睡了。”

    “等着跟你视频呢。”老太太笑着说,“知道你忙,奶奶就想晚一点再找你。”

    唐远的眼睛里冒水汽,“奶奶,你不问问我爸?”

    老太太特嫌弃,“问他干什么,那么大的人了,赖在女人堆里爬不起来,还没我家小远懂事。”

    唐远,“……”

    第二天上午,裴闻靳拿着一堆文件过来找唐寅签字。

    唐远窝在沙发里啃苹果看漫画,见着他进来,吓的把漫画塞进了屁|股底下,脸皮都红了。

    立在一旁伺候的管家很想提醒一句,少爷,别不好意思了,您好这一口的事不是秘密,裴秘书不会不知道。

    再说了,茶几上还有好几本呢。

    封面上都是哥俩好。

    唐远跟个小媳妇似的偷偷去瞅男人,越瞅,心里的疑惑越多。

    他爸早上没起得来,憔悴又疲惫,脸色很差,仿佛老了好几岁。

    是喝多了的人过一晚上该有的样子。

    可是这个男人眼里有很多血丝,似乎一晚上没睡,早上刮胡子的时候分神,在下巴上刮破了道小口子。

    跟他爸的状态截然不同,像是遇到了什么令自己困扰的事情。

    不像是醉酒……

    裴闻靳下楼时,看到少年坐在沙发上,拿着啃一半的苹果发愣,他从沙发边经过,又后退一步,问,“少爷,原来的手机呢?”

    唐远不假思索的说,“在抽屉里。”

    反应过来,他瞪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愤愤的大口大口啃苹果。

    哎哟卧槽,我被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