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难不死的杜宇十分开心, 趴在程北坤的手上扭动了几下腰身, 然后才问:"你怎么刚刚好救了我, 难道一直在等我吗?哟, 这么担心我?"

    "队友遇到危险会有提示的。"程北坤:"傻, 这么隐蔽的体型还能把自己玩死,打不过老鼠的猫活着有什么意义?"

    杜宇这才想起在海女号副本里, 自己也收到过大佬生命危急的警告,哼了声说:"那老鼠不同寻常,再说我只是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小猫咪!区区人类,敢让主子去捉耗子,造反啦!"

    "…………可以。"程北坤放弃斗嘴,把他放到肩膀上, 再度走出门蹲身查看。

    被打死的老鼠足有四十多厘米长, 全身散发着股腐臭的味道,原本蠢萌的门牙和臼齿全部变异成了犬齿,的确不怎么对劲儿。

    杜宇探头探脑:"离人村副本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到现在都风平浪静的,不是出什么BUG了吧?"

    程北坤:"最大的BUG不就是你?"

    杜宇:"诶嘿嘿。"

    程北坤:"我没有夸奖你的意思。"

    "盲眼老婆婆和张蓉在哪儿?你打探到什么消息啦?"杜宇终于想起正事。

    程北坤站起身,环顾四周:"张蓉一直没回来,那老婆子说她在朋友家看电视,方才也出门去送伞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在门口随便跟猫聊天?"

    杜宇弯起喵眼睛:"所以,这里没人?那我们干坏事吧!我负责把风!"

    程北坤侧头跟这家伙对视两秒,当机立断走入主人的房间。

    杜宇蹭地窜上房顶, 警惕地四下张望。

    *

    老婆婆和孙女住在一起,小竹屋里的摆设十分简朴, 甚至没有几样电器,像是四五十年前的贫困环境。

    程北坤翻了翻桌角的万年历,果然,1982年7月3日。

    他手脚利落,转而打开床头柜、衣柜等储物格,但除了过时的衣物和日用品外,就只有一卷绷带道具而已。

    难道这两个NPC是纯路人?

    程北坤皱眉,干脆趴在地上寻觅。

    没想到他的视线刚压到床底下,竟然对视上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

    那是死人的眼睛。

    程北坤咽了下口水,借着屋内的昏光仔细打量:死尸为女性,十分年轻,因为头部遭到重击被血浸透,有些看不出五关长相。

    除了这个奇怪的尸体外,床下还有个古旧的箱子横在角落。

    程北坤准备伸手去摸,杜宇喵就慌慌张张跑回来:"快快快,她们在往回走呢!"

    由于箱子巨大,程北坤也没办法带走,只好飞速拍干净裤子,坐回客房压抑加速的心跳。

    杜宇兴冲冲地跳到湿凉的床单上追问:"有啥子发现?"

    程北坤嘘了声。

    片刻后,门外传来张蓉的声音:"饿了吧?我回来啦,给你做点晚饭。"

    程北坤已经恢复正常神色,走出来微笑:"不麻烦了,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没多少胃口。"

    杜宇发出失望的咕咕声。

    张蓉扶着老婆婆坐下:"那小猫也不能饿肚子呀,可惜没有鱼了。"

    鸡也行,鸭也行,吃饱了肚子才能逃命啊!

    杜宇盯着她疯狂暗示。

    张蓉:"煮点虾干粥好了。"

    程北坤压根不理杜宇在肩膀上胡闹,跟着她问:"这小孤山上是有工厂?我看新闻,最近污染闹得很严重呢。"

    张蓉刚掀开锅盖,动作迟疑:"嗯啊,有个罐头厂,污染谈不上吧,都是记者瞎说的。"

    "听你这谈吐是读过书的样子。"程北坤假温柔:"几岁了?"

    张蓉:"十七了,我在镇子里读高中,现在不是放暑假嘛。"

    程北坤在门口边的炉灶周围徘徊,发现个染血的锄头,示意杜宇去看。

    谁晓得杜宇一下子跳了过去,围着血左闻右闻。

    张蓉刚升上火,紧张地把小猫抱走,讪笑:"哎呀,这锄地的东西打过老鼠,没洗干净,见笑啦。"

    说着她就把锄头拿到了竹屋外的井水边清理。

    地上留着暗红的血印。

    老婆婆昏昏欲睡。

    杜宇回程北坤肩膀,小声报告:"是人血的味道。"

    看来这个就是凶器了,血还湿着,应该发生命案没多久。

    难怪第一次见到老婆婆,她回屋叫孙女叫了那么久,竟然是在仓促藏尸……?

    程北坤抱起胳膊。

    杜宇不知道大佬在想什么,又趴在他耳边偷摸报告:"听周雪说,这里有山鬼的传说,那是什么意思?"

    程北坤拿起把伞,款步下了竹屋的楼梯,倒井边撑起说:"别淋感冒了,雨不小,女孩子要爱惜身体。"

    张蓉似乎羞赧,抬头微笑,拿着干净的锄头随他往屋里走,闲聊倒:"小孤山的夏天常有雨,早习惯了,一会儿吃了饭,程先生就早点睡吧。"

    她走到半截,发现了角落的大老鼠尸体,脸色一变:"怎么有老鼠,哪来的?"

    程北坤:"不知道啊,看到这东西在吓唬我的小猫,我就把它拍死了。"

    张蓉很厌恶老鼠似的,一下子用锄头甩了好远,而后眼神飘忽不定地走进屋里继续煮粥。

    潮湿的木材飘出浑浊的烟雾,程北坤立刻带这杜宇到窗口透气:"对了,小蓉,你们这儿说的山鬼是什么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张蓉的手又一滞。

    方才还在打瞌睡的老婆婆微微正过腰身,青白的眼珠子微微颤动:"那是小孤山的守护神……不可议论、不可议论呐……"

    张蓉露出为难地样子,朝程北坤抱歉一笑。

    程北坤也笑,非常没礼貌地转身说:"你少做点吧,我真的不吃了,先去休息。"

    话毕他就进了客房关门,根本不给张蓉反驳的机会。

    *

    客房的电灯泡好像接触不良似的,忽明忽暗,不时发出不详的电流炸裂声。

    杜宇紧张:"怎么啦?"

    程北坤低声:"她们不安好心,快走。"

    话毕,大佬便悄无声息地打开后窗,利落翻身而出。

    竹屋建造得离地面有些距离。

    正当程北坤准备从后廊跳到草丛里时,杜宇忽然尖叫。他本能地翻身一躲,锋利的铁锄头就狠狠砸在竹栏上。

    持着锄头的张蓉淡笑:"程先生,你不是要休息了吗?"

    程北坤:"看过了丑女人,有点睡不着。"

    他说这话的同时,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到张蓉肚子上,趁她狼狈摔倒之际、飞速跳落逃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宇紧紧地抓着牛仔外套以防跌落,兴奋道:"就喜欢你们gay的狠毒劲儿!"

    "闭嘴!"程北坤冲入夜色:"我们来之前,她刚杀了女人藏在床底下。"

    杜宇:"所以,这个副本是要制服这个深山杀手?"

    他刚说完,远处的竹屋里就传来惨叫。

    程北坤深吸了口气:"恐怕不是,比想象中复杂,千万要小心了。"

    *

    惨叫的来源在村北的尽头。

    为了得到更多信息,玩家当然要硬着头皮迎难而去。

    老谋深算的程北坤尽量小心,在山坡上走走停停,随时准备逃离危险。

    杜宇却看似心不在焉地左闻闻、右边闻闻,还伸出小舌头舔湿鼻子使劲吹风。

    程北坤有点分心:"你能老实点吗?"

    杜宇:"本喵大王感知到了很奇怪的气息。"

    程北坤:"?"

    杜宇:"来自动物,腐臭,很陌生,倒有点像那老鼠……要我看,还是别去了。"

    "真的?"程北坤想了想:"暂且信你一回,我也有点不详的预感。"

    杜宇忽然咽了下口水:"预感的有点晚……"

    程北坤觉出了他的紧张,随着喵的视线侧头望去:黑漆漆的竹林里,竟然有双绿眼睛在瞪着自己,而且悄无声息地越靠越近!

    雨哗啦一下子变大了。

    全身紧绷的人和猫,恐惧地看到只巨大的豹子弓身走出。

    动物往往比人和武器更危险,天然的力量失衡与无法沟通,使得死亡变得异常容易。

    杜宇不敢举棋不定,立刻鼓起勇气,像小蝙蝠似的冲过去扑到豹子背上,指甲扣入它的皮毛,让二米多长的黑豹发出躁狂的嘶吼,瞬间打破雨夜的死寂。

    比起黑豹,小黑猫简直超迷你,随时都会被甩出去的悲惨样子,尖叫警告:"大佬你快跑!找武器来!!!"

    程北坤没想到杜宇依然这么勇敢,也没婆婆妈妈,转身就朝最近的竹屋冲去。

    杜宇吓到灵魂都要离开身体了,在黑豹跳跃中哭喊:"别吃我!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黑豹哪听得懂这废话,眼见甩脱不掉,竟然原地打起了滚。

    沉重的身体压在杜宇上,差点把五脏六腑都压得稀烂。

    杜宇再也坚持不住,在指甲断掉的钻心疼痛中松了爪,软软地趴地不起。

    黑豹转身裂开血盆大口,正欲吞掉他塞牙缝时,□□响了。

    杜宇哪还顾得上看具体形势,拼了老命地爬起来往竹屋的方向冲。

    又一声枪响、又一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黑豹的怒吼终于远了。

    杜宇吃力地爬上竹台,被程北坤捡起来,啜泣说:"天啦,吓死猫了。"

    程北坤的呼吸也很急促,用绷带把他胡乱缠住塞进兜里,飞速躲进竹屋。

    屋里站着个惊魂未定的姑娘,穿着朴素但楚楚动人,担心道:"豹子跑了吗?"

    程北坤仍旧握着□□,点了点头。

    姑娘脸色煞白:"你到底是从哪来的,我们村几乎没有客人,除了……"

    她移开目光。

    程北坤:"附近的动物都这么凶恶吗?"

    姑娘点点头。

    程北坤:"那你们怎么保证安全?"

    姑娘指着屋子里的神台说:"天黑了不出去,拜山鬼娘娘就可保平安……"

    她话说了一半,看到程北坤兜里渗出血来,紧张:"你没事吧?"

    程北坤摇头:"能给我烧点热水吗?"

    姑娘看着挺善良,点了点头。

    程北坤也不多解释,进到里屋便把小猫拿出来,用外套垫着放在床上:"好点没?"

    杜宇哼哼。

    程北坤松了口气。

    隔壁传来生炉子烧水的动静。

    杜宇小声说:"……这安全吗,我觉得村子里的人都有问题啊……"

    程北坤看着手里的枪:"如果她也有问题,不会把这个借给我吧?"

    杜宇惊魂未定,特别迷茫:"现在怎么办?"

    这个时候,屋外又传来女人的惨叫。

    程北坤立刻起身到小课堂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烧水的姑娘很紧张,魂不守舍地上下牙打架,并不打算回答的样子。

    忽有个黑影闪过窗外,断电了。

    杜宇喵赶紧跑出来,顺着大长腿爬到程北坤身上,也顾不得NPC的世界观会不会崩塌,急着说:"外面有人,快走!"

    姑娘惊愕抬头。

    下一刻,竹门被粗暴地破开。

    站着那的竟然是盲眼老婆婆,她手里持着把和身高相差无几的大镰刀,含糊不清地说:"把他……交给我……"

    孱弱的姑娘瑟瑟发抖地躲开。

    程北坤毫不犹豫地就开了枪。

    可是子弹打到张婆苍老的身体上,竟然连血都没出。

    杜宇骂脏话:"卧槽!这是钢铁侠吗?!"

    老婆婆卡壳了一秒。

    程北坤顺着后面转身就跑:"你别侮辱托尼!不然踢你出队!"

    "哈?"杜宇被他的狂奔搞得很单薄:"你喜欢钢铁侠那种大叔哦,你是受吗?"

    程北坤把猫从肩膀上抓下来塞进了兜里,因为停电什么都看不清,只能跌跌撞撞地往前冲,直到躲入村子尽头背后的死角,才抹着脸上的雨水停住:"歇会儿,那疯婆子没这么快。"

    杜宇跳到地上:"她在你身后。"

    程北坤立刻回头。

    杜宇得逞,喵喵喵地笑起来。

    程北坤扶着□□落座,完全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让他有点紧绷。

    "所以这里是见男人就砍的女儿国吗?"杜宇摇尾巴,"我这眼睛看的倒是很清楚,要不要我去帮你打探敌情?"

    程北坤靠在柴火堆坐下:"去吧,小心点。"

    杜宇往前溜,没想到两秒之后,发出了声奇怪的感慨:"哎呀?"

    程北坤无奈起身:"又怎么了?"

    杜宇慌张:"别、别过来……"

    程北坤听着并不像遇到危险的样子,满头雾水地靠近。

    他一拐弯,天上正好闪电。

    雪亮的光照在柴堆边的角落,照出了个未着寸缕,尴尬蹲着的大眼睛男孩。

    看那白皙皮肤上的血痕和青春透亮的五官,正是杜宇喵真身无意了。

    程北坤失笑,吹了声口哨。

    杜宇尴尬地蹲在地上,凶巴巴地露出虎牙:"不许看!妈蛋,忽然就提示我模型修复完成,辣鸡副本,不得好死!"

    程北坤:"原来你长这样啊,傻兮兮的。"

    "少废话,给我件衣服啊,我的衣服呢?"杜宇悲嚎。

    程北坤无语,把身上的休闲衬衫脱下来递给他,只剩下件黑背心,转身说:"凑活吧。"

    杜宇不满意地套上,又伸手:"内裤也给我!不许拒绝!"

    程北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笑的喵喵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