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人村位于山侧, 地势极为刁钻, 如果人类没生出翅膀来的话, 离开的路只有入口一条。

    程北坤回头望向村门, 发现那里已经起了片雾气, 不由眼神微沉。

    "根本没什么人的样子,不会是荒村吧?"周雪躲在马天航身后小声说:"我们要不要去问问那个老奶奶, 她好像看不见。"

    马天航选择抱手围观。

    杜宇已趁着这功夫飞速爬回程北坤的肩膀,累的直吐舌头。

    程北坤依然干脆,直接迈步上前:"奶奶,我们是来山上游玩的大学生,迷了路,现在天黑了, 能暂住一晚吗?"

    择野菜的老婆婆白眼球滚动了下, 咳嗽着起身,声音十分沙哑:"好、好啊……我去叫我孙女来……"

    程北坤秦教授,介绍说:"还有——"

    他侧过头,秦教授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奇怪,明明刚才还站在旁边左顾右盼……

    老婆婆当真是看不见,趁着程北坤语塞的功夫,摸起旁边的拐杖,战战巍巍地转身朝屋内走去。

    *

    忽然少了NPC,事情必有蹊跷。

    程北坤皱眉质问:"跟我来的NPC呢?"

    另外三个玩家露出同样迷茫的表情。

    赵蕴环视四周:"说话前还在的, 不会躲起来了吧?那老头是干什么的?"

    程北坤抱手:"登山游客。"

    赵蕴冷笑:"程哥,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吗?你分明就在撒谎。"

    程北坤:"撒谎又怎样?如果你们选择等我一起走, 也不会漏掉这么重要的角色吧?"

    话毕,他故意挑衅:"有了多出来的信息,我想即便我不使用能力,首轮进度也绝不会有问题的。"

    赵蕴陷入沉默。

    杜宇喵立刻用后腿站起来啪啪鼓掌。

    周雪小心开口:"不讨论彼此的能力,不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吗?话题怎么转到这个上面去了?"

    程北坤:"可能是因为我的能力马天航早就告诉你了吧?没错,我的确可以冻结时间,但你们能阻止吗?"

    在场的都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看来是真的交过底。

    杜宇难得看到大佬撕逼现场,舔舔爪子问:"这姓马的能力是什么呀?"

    程北坤勾起嘴角:"在指定的玩家和NPC面前增强魅力,取得超乎寻常的信任。"

    杜宇:"哦哦,小白脸技能。"

    他瞧瞧一直拉着马天航的周雪:"也许,还是挺有用的吧?依附于想利用的人,什么都坐享其成。"

    杜宇歪头:"真的吗?虽然我很强,也不要对我使用,我不喜欢油腻男子。"

    马天航:"……"

    程北坤显然真的在生这个人的气,转身不再理睬。

    两分钟过后,竹屋里才出来个擦着湿头发的高瘦姑娘,她急急忙忙下了狭窄的楼梯,抬眼笑道:"奶奶说来了客人,我正洗澡呢,不好意思。"

    这个NPC的五官都很小,偏偏嘴比常人大些,好看完全谈不上,甚至有点诡异。

    小心过度的玩家们都没敢上前搭话,气氛一时尴尬。

    高手姑娘讪笑:"怎么啦,你们不是要借宿吗?"

    杜宇闻了闻,是普通人类的味道,还带着股洗发水香,便一跃跳到她怀里。

    瘦高姑娘惊喜:"好可爱的小猫啊。"

    说着她还顺手撸了几把。

    程北坤立刻拿回来:"不好意思,刚买的,还不懂规矩,我们是想借宿,这小孤山也没别的地方能落脚,只好添麻烦了。"

    "没关系,村子里很少来客人呢。"瘦高姑娘摆摆手,留恋地看向杜宇:"以前,我也养过猫。"

    杜宇一脸萌相。

    程北坤微笑:"我姓程,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我叫张蓉,你们叫我小蓉就行。"她大大方方地指引:"我家还有个空房,另外可以去别人家帮忙问问,你们怎么分房?"

    杜宇的神经终于没那么大条,知道副本分支来了,不由摒弃凝神。

    程北坤抢先说:"我和我的猫住在这里吧。"

    张蓉指了指屋子:"就是进门二楼那个小阁楼,那——你们跟我走?"

    三个玩家彼此看看,也只能随着NPC迈开步子。

    程北坤被留在原地,默默目送。

    赵蕴目不斜视、马天航讪笑而去,唯有周雪回头偷看。

    杜宇用尾巴碰了碰程北坤的耳朵:"喂,大佬,刚才你跟他们吵什么呀?"

    程北坤:"那女的,是马天航找来针对我的,我担心我的能力会出问题。"

    杜宇:"怎么啦,我以为你关系挺好。"

    程北坤:"因为在这世界待得久了,过低级副本很容易,有时候会带新玩家一起去赚钱,收点抽成,有时候就干脆跟他合作,谈不上友情,互帮互助吧。"

    杜宇不明白:"那……"

    程北坤:"马天航很喜欢找一级炮灰垫底,而且通常会打听出对方的能力跟队友分享,但这个周雪经验不少,所以肯定要出问题。"

    杜宇:"兵来将挡,那……我们不现在去找信息吗?"

    程北坤犹豫了下,还是试着打了个响指。

    没料到,风在吹,鸦在叫,世界毫无变化。

    杜宇惊愕地眨眨眼:"哦呀,竟然失灵?"

    程北坤皱起眉头,并没有进屋去找盲眼老婆婆,而是绕到房子后面,朝村子的其他地方快步走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天黑的很快,高低起伏的竹屋周围,只有用电线拖出来的电灯可以照明了。

    那种昏黄的光在黑洞般的大山里,留下的全部都是恐怖的影子。

    程北坤在这个屋子边转转,到那个门口看看,一直都没讲话。

    但杜宇猫的听力很好使,忽然说:"大佬,你心跳加速啦,和我独处这么害羞嘛?"

    程北坤不悦:"住嘴。"

    杜宇安慰:"所以嘛,我玩游戏从来不用辅助器的,形成依赖以后肯定会丧失本来的能力——不过你是真的很厉害,就算不停止时间,也比我们聪明。不要怀疑自己好不好?"

    程北坤捏住这只喋喋不休的猫:"我不是怀疑自己,我是不想你出局。"

    杜宇挣扎开他的手。

    程北坤:"绕了一圈,发现什么了?"

    杜宇:"西边第三家有晾了腊肉和咸鱼!"

    程北坤:"……"

    杜宇见开玩笑不成,委屈低头:"什么都没看出来,挺正常的普通南方农村啊……"

    程北坤:"都是女人。"

    杜宇:"?"

    程北坤:"村民也好、晾晒的衣服也好,没有一点男人生活的痕迹,包括小男孩也没有。"

    杜宇回忆了下方才的见闻,恍然大悟:"对哦。"

    程北坤:"这不正常,没办法了,你去自己摸索一下,小心点。"

    他把小黑猫放在地上。

    杜宇抬头:"那你怎么办?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吧?"

    程北坤不屑一笑。

    "那我走啦!"杜宇抬起小肉垫:"击掌!"

    程北坤嫌弃起身,立刻迈着长腿离他而去。

    杜宇哼了声,仗着跟耗子差不多大的身体和纯黑的皮毛,飞一般的溜进了黑夜的缝隙,寻找活路去也。

    *

    事情到了这一步,都怪马天航先起的坏心。

    杜宇短时间没合适的目标,索性直奔他和周雪暂住的房子,鬼鬼祟祟地顺着烟囱爬了进去,也顾不得满身灰,赶紧窜到了老式衣柜底下躲藏。

    马天航正休闲地坐在床边,色眯眯地打量周雪洗脸梳头。

    周雪也很不着急,对着镜子把自己收拾的妥妥帖帖,才轻声问:"你说,程北坤带的那个老NPC是干什么的?"

    马天航:"谁知道,十二宫都是头一次进,副本集结区应该没有NPC才对。"

    周雪:"不过也不要紧,他现在估计正在气急败坏呢,想必这种欧皇,还没体会过第一轮出局的快感吧?"

    "不一定是他,赵蕴和那个猫孩儿倒有可能。"马天航:"程哥本身也是个有脑子的,反正这回不能让他离开副本了,不然他会整死我。"

    周雪抬起眼皮微笑:"他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神tm猫孩儿。

    杜宇气鼓鼓地偷听,因为他们讲的都是没价值的废话而心急如焚。

    好在天选之人的诅咒十分灵验,马天航还真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会儿报进度,你说什么,我说什么,分配下吧,现在信息也就这么多。"

    周雪:"各自说喽,谁说得快,看命。"

    马天航:"这不好吧,同样的信息第二个说出来的人等于没进度,那不是浪费时间,我们缺了谁,对方都不好过。"

    周雪:"那你说女婴的点,我说山鬼的点。"

    女婴……

    山鬼……????

    小黑猫满头雾水。

    马天航却了然的模样:"可以,等一会儿报进度结束,不管出局的是不是程北坤,我们都找他下手,死的玩家多了,第二轮就不会淘汰人。"

    周雪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得意地点了点头。

    杜宇被这对恶毒男女惊到,转身就要去找程北坤告密。

    可惜马天航开始落到地上不安地走来走去,总是挡在火炉口前面。

    正当杜宇喵急到想咬他们的时候,不吉祥的黑暗毫无预兆的笼罩住了一切。

    *

    离人村第一轮

    请提交您的解谜进度

    同份进度只对首位提交的玩家有效

    无进度/低进度玩家:出局

    首轮出局:1人

    *

    ……真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恶毒规则。

    杜宇知道不能耽搁,脑袋里乱七八糟的碎片风暴似的转起来,用速度飞快的家乡话毫不迟疑地说:"这个村子只有女人,这是极端不正常的,就算男人全部外出打工,也应该有小男孩才对,所以这些女人肯定不是在这里出生!是……是被拐卖或者捡的吧?还有秦教授说有污染蔓延到村子里,学生也丢了,还有山鬼的传闻什么的,肯定也不是普通的污染,说不定这些女人出现了危险的变异呢!"

    我到底说了些什么鬼啊有点丢人Orz!!

    对不起,副本大人,这回真的编不出八百字了。

    杜宇以猫形态欲哭无泪地闭上嘴巴。

    他是见过副本清除者的厉害的,所以瑟瑟发抖地缩成团,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不知过了多久,血字结算分数板才缓缓出现。

    *

    离人村第一轮解谜进度:

    程北坤 7%

    杜小雨 4%

    赵蕴 2%

    马天航 2%

    周雪 1%

    出局者:周雪

    *

    杜宇喵傻掉了:原来这班还有比我更差的差生,

    莫不是我抢了他们的进度关键字,被副本把进度判给我了?

    还、还有程大佬,不作弊也能拿第一?赶紧回去舔舔学霸的脸!

    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开始崩溃撕逼。

    周雪满脸苍白地瞪着马天航:"你、你骗我?"

    马天航惊讶:"我没有,我们不是分好了吗?"

    "信息是我找到的,不可能只有1%,一定是你把我要说的抢了!"周雪猛地拿起刀。

    这个时候,窗外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雨点打着窗纸,伴随着某种难以描述的呜咽声,气氛十分诡异。

    "我的进度也才2%啊……"马天航摆手后退:"小雪,你冷静点。"

    周雪:"没有人可以逃过副本清除者,除非——"

    这女人长得柔弱,做事却无比心狠手辣,话音刚落,就毫不犹豫地拿着刀朝马天航扑过去。

    眼看两人打作一团,抄了答案的杜宇喵赶快窜进炉子,慌里慌张地朝烟囱往上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真的下雨了,雨夜和恐怖副本更配哦。

    小黑猫全身脏兮兮地趴在屋顶上,喘息着寻找程北坤的方向。

    村里的几盏电灯还在,甚至还有村民出来收衣服,但总透着大战前的平静。

    这么压抑,还不如丧尸满山跑呢。

    杜宇打了个寒颤,转身要下房子。

    谁晓得,他却猝不及防的对视上了双幽绿的眼睛,竟是比自己还大了两圈的灰老鼠!

    以变小的视角看到这东西,简直是凶狠的庞然巨物。

    杜宇紧张后退,大喊:"杰瑞!滚远点!我汤姆今天放你一马!"

    老鼠非常奇怪,不但不害怕人声,反而扑上来就咬。

    那满嘴粘着口水的尖牙让杜宇产生世界观崩塌:尼玛老鼠的牙是这样的???!

    当然,崩塌归崩塌,该逃还得逃。

    *

    可怜的小黑猫一点尊严都没有,悲惨的喵喵叫着奔向村口老婆婆的房子。

    无奈它的腿实在太短,眼看就要到了时,终于还是被老鼠狠狠扑住。

    杜宇挣扎蹬腿,亮出自己的小奶牙尖叫:"柴吉,我要吃狗肉煲!我草泥马!!!"

    大老鼠像是疯了,狠狠地咬住小黑猫的脖颈。

    杜宇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刺痛,刚绝望地闭上眼睛,却觉得身体一轻松

    那老鼠竟然横飞了出去,撞到墙上被一铲子拍死了。

    杀鼠勇士程北坤着急地把小黑猫捡起来,捧着满手雨和血说:"没事没事,我找到绷带了。"

    杜宇的圆眼睛里全是眼泪,彻底奄奄一息身子都软了,。

    程北坤毫不拖延地把他拿回简陋的卧室,飞快地用绷带缠住小黑猫的脖子,然后才捧起来用手摸了摸头,轻轻亲了一下:"白痴,算你命大。"

    好温暖的感觉。

    杜宇瞬间回光返照,哼唧说:"病从口入,有新鲜的鼠疫哦。"

    处女座杰出大佬程北坤顿时一脸想吐的表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珍惜猫体的日子吧,时日无多了【有读者大大说下一个形体是毛毛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