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怕空气忽然的安静。

    如果杜宇能说话, 还可以靠嘴贫糊弄过去, 可惜他现在除了喵喵喵什么都做不了, 岂不是越喵越可疑?

    程北坤回忆了下这家伙的行为举止, 挑眉道:"狗把你变成猫肯定是想气气你, 没必要刻意转换性别,所以——"

    杜宇猫摇了摇尾巴。

    程北坤质问:"你是不是打一开始就在骗我?"

    大佬我那时不认识你, 骗你干啥子啊!被变成妹子已经很倒霉了,难道还要逢人就介绍我丁丁没了?

    ——杜宇心里狡辩不断,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看着程北坤一副想炖猫的样子,他脑袋一热,亮出指甲不由自主地挠了下程北坤干净的手背, 炸着毛溜进了草丛。

    程北坤捂住冒出血珠的伤口, 咬牙切齿:"可以,有本事你小子别再出现。"

    话毕,他就迈着长腿无情离开了。

    ……不赖我,赖猫。

    杜宇从草丛里探出头来,眨眨无辜的大眼睛,鬼鬼祟祟地跟上。

    *

    程北坤的目的地是安全区边缘的一间酒吧。

    酒吧处在整片桂花林的中央,香气弥漫。门口的大翅膀的天使NPC银光闪闪,看到程北坤便笑了笑,鞠躬请他入内, 一副迎接熟客的诡异殷勤。

    ……我成年了,进去不犯法。

    杜宇这么琢磨着, 便借由小猫的身体,轻而易举地爬上了屋檐,围着酒吧找了一圈,从阴暗的后门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进去。

    *

    这种消费场所杜宇从来没机会接触,哪怕是游戏里的。

    他贴在墙角左看右看,先是对暧昧的灯光和宽敞隐蔽的卡座产生兴趣,然后才注意到件事情:怎么一个妹子都没有?难道是……即将上演成人/表演?

    小黑猫激动地动动耳朵,盼着大长见识。

    正瞪着眼睛时,忽有个年轻男孩子发现了他的存在,俯身惊喜抱起:"好可爱的小猫哦,哪里来的?"

    杜宇全身抗拒,使劲推他。

    年轻男孩抱得更用力了些:"别闹,我去给你找牛奶?"

    杜宇立刻安静如鸡。

    "真乖。"年轻男孩走向吧台,很开心地举起黑猫炫耀:"程哥,你看我捡到的!竟然有猫!"

    被他呼唤的不是别人,正是带着口罩的程北坤。

    杜宇顿时僵硬,望着天花板:"喵……"

    程北坤毫不客气地一把揪住猫的脖子:"原来你在这儿。"

    年轻男孩惊讶:"诶,这是你的猫吗?"

    程北坤:"嗯。"

    年轻男孩很担心:"别这样弄它,会死的。"

    "没关系,皮的很,我死了它都死不了。"程北坤把小黑猫晃了晃:"谁给你的勇气跟着我?"

    杜宇立刻两爪一搭,可怜巴巴的作揖。

    年轻男孩震惊:"它、它好像狗哦!"

    杜宇立刻扭头凶狠地威胁:"喵呜!"

    程北坤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把他扔到桌子上,对NPC酒保说:"帮它弄点能吃的东西。"

    酒保转身寻找牛奶。@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宇眼见大佬不生气了,立刻跳上甜品冰箱发出喵喵喵的叫声。

    原本零星几个喝酒的玩家听见,不由都凑过来看热闹。

    程北坤无情拒绝:"不买,浪费。"

    杜宇终于见到吃的,哪会随便放弃,着急着飞快跳回吧台,朝玩家们挨个作揖撒娇。

    "给它吃吧,我请客。"

    "对啊,真好玩,安全区很少有猫呢。"

    "哎,想我家的猫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喂食……"

    杜宇眼泪汪汪地望着他们,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扑在甜点盘子上啊呜啊呜地狂吃起来。

    年轻男孩兴致勃勃地看了会儿,才坐到程北坤身边问:"程哥,你真从十二宫副本出来了吗?"

    程北坤摘掉口罩喝酒:"嗯。"

    男孩追问:"难吗?下次能不能带上我?"

    程北坤:"可以啊,如果我再搞到徽章的话,一万金一位。"

    男孩语塞。

    杜宇吃了一脸奶油,抬头偷看。

    程北坤鄙夷地瞥他。

    气氛尴尬了会儿,又个花花公子一样的帅男人走进了酒吧,亲昵地勾了下男孩的下巴:"林川,你也在啊?缠着他没用的,你看他每次都不死,但跟他进去的有几个活着出来了?"

    程北坤:"彼此彼此。"

    被唤作林川的清秀男生郁闷叹气。

    花花公子落座:"来杯芝华士,记阿坤账上。"

    阿坤?噗!

    杜宇一个想笑,蛋糕就进气管了,狼狈地使劲咳嗽。

    程北坤不耐烦:"马天航,我让你办的事办妥了吗?想喝酒自己买去。"

    "当然妥了。"花花公子挑眉:"一个八级玩家,刚打到了个白羊徽章,正急着找队友呢。"

    程北坤:"什么条件?"

    马天航说:"当然是要求够强,但是还得带个炮灰,她自己对第一轮没什么信心。"

    杜宇舔着爪子上的奶油,停住动作。

    程北坤:"我要去,还有个妹、弟弟一起,炮灰你负责。"

    一直默默喝酒的林川抬头注意。

    马天航挤眉弄眼:"几天不见,你怎么认了个弟弟?你不是说在这里不会招蜂引蝶的吗?"

    程北坤言简意赅:"关你屁事。"

    马天航嘿嘿笑:"这个嘛,得徽章主人同意,那我让她明天去找你,她大概想知道更多十二宫的信息。"

    程北坤:"可以。"

    马天航催促酒保:"芝华士呢?"

    程北坤立刻站起来:"行了,没别的事我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完他就拎起已经吃成球的小黑猫:"够了没?你快爆炸了。"

    杜宇打了个奶油味的嗝。

    程北坤不耐烦地用纸巾帮他擦擦脸。

    马天航:"你养的?这么有闲心?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知道不?"

    林川眨眼:"为什么?"

    "猫喜欢捉老鼠啊。"马天航猥琐地笑:"男人每天早晨总有点特殊反应嘛,万一被猫当老鼠给咬了,岂不是——"

    杜宇也跟着发出喵喵喵的笑声。

    马天航被这猫笑毛了,警惕地住了嘴。

    程北坤不想多聊,带上口罩把猫丢在肩膀上就迈步。

    马天航叫住他:"喂,阿坤,你看到那封邮件了吧?LD世界真的只剩下一个月的期限了吗?"

    程北坤沉默片刻:"谁知道。"

    他朝门口走去。

    杜宇扒着他的肩膀朝吧台旁的两个人笑。

    马天航蹙眉:"小川,你有没有觉得那只猫邪邪的。"

    林川喝了口酒:"挺可爱的啊,程哥不就喜欢可爱的东西吗?"

    *

    程北坤把杜宇带回家后,丢在水池里用泡沫洗干净,然后才放在窗台上,自己安然沐浴更衣卧倒。

    吃到撑的杜宇被自然风干,有一肚子话想说,却讲不出半个字,难免无精打采的。

    程北坤靠在床边翻书,忽然问:"柴吉到底找你干什么?"

    被翻牌的杜宇感觉窜到枕头边上,叼着笔在他床头柜的本子上歪歪扭扭的写:系统。

    程北坤挑眉:"系统让它找的?"

    杜宇疯狂摇头。

    程北坤又问:"它要当你系统?"

    杜宇点头。

    程北坤沉思,但看表情就知道他并没办法理解那只狗的目的。

    杜宇又开始打嗝,躺在床头柜上揉圆滚滚的肚子。

    程北坤无语瞥他,问:"既然如此,你知道下回该怎么做吗?"

    杜宇一个翻身爬起来,叼着笔写:"揍。"

    程北坤:"你答应它,看它玩什么花样。"

    ……玩死我怎么办?

    杜宇瞪大眼睛。

    程北坤安然躺下:"听话,别忘了跟我签过协议的。"

    说完他就关上台灯入睡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宇无聊,只好跳上床,在被子旁边哼哼唧唧地思念人类的身体。

    程北坤伸手揪住他的尾巴,一下子甩到脚边。

    杜宇这才闭嘴,没心没肺地会了周公。

    *

    在海女号上当真消耗了太多体力,这一觉足足睡了十个小时。

    杜宇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窗外永恒的夜色,有好几秒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程北坤也在睡着,呼吸浅淡。

    杜宇伸了个大懒腰,感觉肚子又在咕咕叫,忍不住踩着他凑到脸旁边,用爪子拍了拍。

    程北坤毫无反应。

    杜宇偷看他棱角分明的脸和长长的睫毛,不由恶作剧之心顿起,爬到床头柜上叼笔,打算在他面颊上画个大乌龟。

    谁知道刚艰辛转身,就对视上程北坤清凉又深邃的黑眼睛。

    杜宇一张嘴,任笔掉到地上,晃了晃尾巴。

    程北坤:"又皮痒了是吗?"

    杜宇:"喵。"

    程北坤揪住他的小耳朵:"好了,放你出去溜达溜达,那狗看你自己在外面,还会凑过来捣乱的,你最好让它把你恢复原形。"

    杜宇舔舔爪子,假装不在意。

    程北坤:"否则我不能带你进副本了,你连话都没办法说,第一轮就得死。"

    杜宇终于呆住,考虑到这个关键性问题,立刻顺着开了个缝的窗户飞奔而去。

    程北坤摇头。

    楼下门铃响起,他披上件睡袍坐起来,放松了片刻,才起身去开门。

    *

    猫的世界一切都很巨大,嗅觉也比从前灵敏,能闻到不少从前没意识过的气味。

    漫无目的的杜宇在路边走走停停,最后发现颗苹果树,不由开心地凑上前去,抱起地下的苹果就啃。

    无奈猫的嘴太小了,半天只留了几个牙印和口水在上面。

    "嘻嘻嘻!好傻哦!"

    背后又传来欠欠的笑声。

    杜宇回头立刻炸毛,瞬间扑倒咬着面包的柴吉,毫不留情地又抓又挠。

    同体积的狗根本不是猫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发出悲惨的哀求声:"别打、别打!我是个好系统!"

    杜宇气喘吁吁地停手。

    柴吉敢紧抱着面包飞起来,鼻青脸肿道:"我们和谐相处嘛,我随时可以把你变回来。"

    杜宇:"喵喵喵!"

    柴吉:"你说什么?"

    杜宇:"喵!"

    柴吉全身发出白光。

    杜宇的话立刻脱口而出:"蠢狗!!我敲你lailai!!!!"

    柴吉:"…………"

    杜宇想起程北坤的嘱托,又问:"让你当我系统,有什么条件?"

    柴吉:"条件嘛,就是把你得的梦悦币都分给我,等你死了,契约就立刻解除。"

    杜宇:"…………凭什么,你坑了几个玩家?"

    柴吉抠鼻。

    杜宇:"想都别想,个个都惦记我的钱,我现在就都花掉!"

    柴吉在后面呼唤:"喂——!"

    杜宇瞬间就跑没了影子。

    柴吉气愤:"有什么了不起,我再去找个玩游戏厉害的,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哼!"

    话毕,它就咬着面包转身而去。

    *

    程北坤在家里迎接的就是第二个得到星座徽章的玩家,一个看起来非常知性得体的中年女子。

    杜宇飞奔回来的时候,她正端坐在沙发上喝茶。

    程北坤:"就是这样,至少在我看来,十二宫和其他副本的区别是分支更多,而且玩家的行为绝对影响结局。至于难度就不说了,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

    中年女子盯着窗口:"那是你的猫?"

    程北坤侧头,瞧见小黑猫托着一大串甜甜圈蹲在那趴玻璃,立刻打开窗户说:"安全区有很多华而不实的东西,钱有更多的用处,你乱花什么?"

    杜宇:"……凶毛?我财务自由。"

    程北坤听到脆生生的少年音,惊讶:"你能说话了?"

    杜宇拖着甜甜圈进来,蹲到地毯旁边挨个品尝。

    这甜甜圈有少许的美容功效,可对于猫来说,也不过就是让毛发更亮华而已。

    中年女子很吃惊:"安全区有宠物的吗?"

    程北坤:"不是,他是玩家,跟我们一起进副本,发生了点小意外才变成这样。"

    中年女子眨眨眼,接受能力比较强,朝小猫伸出手:"你好,我叫赵蕴。"

    杜宇:"你好,我叫张飞。"

    程北坤毫不留情地用马丁靴踩住他,无视小猫的惨叫,说道:"既然谈妥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赵蕴:"现在?"

    程北坤:"时间就剩这么二十几天,有什么可等的?"

    赵蕴起身:"那好,我去问问小马炮灰找好了没,至于第一轮之后,我们就各自努力吧。"

    "可以。"程北坤带上口罩:"别被炮灰反将一军,这种事,我见得多了。"

    杜宇从鞋子底下爬出来:"不要去啊,我甜甜圈怎么办?"

    程北坤俯身捡起他:"又不是我让你买的,活该。"

    杜宇挣扎:"我这样子保护不了你的,大哥哥。"

    程北坤把他拎到眼前,笑笑:"现在再恶心我,我就当你性/骚扰了。"

    杜宇乖巧闭嘴。

    程北坤瞥了眼赵蕴:"出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欸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