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声被暴雨砸碎在凌乱不堪的甲板上, 风更大、船更晃。

    杜宇最先反应过来, 扶着伤痕累累的程北坤说:"明月在唱歌!"

    程北坤皱起眉头, 忽然悟到:"歌声——是消息!"

    杜宇不解。

    程北坤擦了把脸上的雨水:"副本里信手设计的彩蛋很多, 但这次的歌声不是!第一次鲛姬唱歌, 异人发生暴/乱,第二次孔媚灵唱歌, 是她通知同伴自己准备大开杀戒,现在明月又在唱歌,一定想要传达些什么……赶紧打起精神来!"

    孔媚灵听到他讲话,淡漠地投来目光。

    申京儿端着枪的手有点抖,根本毫无预兆,便不顾一切地开了枪!

    孔媚灵翻身躲过, 终于没再理已经断手的孙旭。

    程北坤骂道:"你搞什么?别乱动手!"

    "是她的任务要失败了!申京儿必须替庄山影刺杀孔媚灵!"杜宇急着征询意见:"现在怎么办?帮她会不会害了我们?"

    可惜孔媚灵不打算再等玩家啰嗦, 仇恨转移后,她立刻朝申京儿袭去。

    老式的火/枪换弹药很慢,申京儿哆嗦着填充好,抬手又朝近在咫尺的孔媚灵射击。

    这枚弹药击在孔媚灵的左臂上,鲜血喷涌。

    孔媚灵步履受阻,却仍一剑刺穿她的身体。

    忽听哨声冲破夜色,

    雪色的双头白虎血迹斑斑,凶猛依旧!

    它从船舱中飞奔而至,从背后用力扑倒申京儿!

    毫无防备的申京儿在惨叫中被咬住脖颈!

    杜宇开枪怒吼:"住口!"

    火/药炸的白虎淌血, 但它还是毫不犹豫地咬断了她的脖子。

    杜宇瞬间全身冰冷,被程北坤扶住:"这肯定是申京儿任务失败的惩罚, 如果成功杀掉孔媚灵,白虎就不会出来,一切与你无关!"

    两次陷入异界,杜宇都在努力用惯有的笑闹缓冲内心的紧张。

    可是申京儿,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姑娘,就这样电光火石的消弭掉,终于打击到他藏在深处的怯懦。

    怯懦的暴露,也使得愤怒加倍!

    杜宇握着枪的手骨节森森。

    白虎咬死申京儿后,并没有留恋她的尸体,在雨中缓慢踱步,走向从仓顶跳下的可爱萝莉。

    果然是本该躺在病榻上的明月。

    明月打着把红伞,仍旧是一脸人畜无害,她抚摸了下白虎的头,轻声道:"本来我不想伤害哥哥姐姐们,但你们怎么可以欺负我妈妈?"

    妈妈?

    杜宇惊愕地看看孔媚灵,又瞧向程北坤。

    副本背后的故事成了散落满地的拼图,数量足够但头绪不足。

    孔媚灵朝明月伸出胳膊:"孩子,我现在就把恶人们都解决掉,然后带你回家,好不好?"

    明月点头。

    孔媚灵用袖子擦了下剑上的血迹,咧嘴露出笑来。

    程北坤没再有任何犹豫,拉住杜宇打了个响指,然后喊道:"快带孙旭走!再犹豫这把就要翻车了!"

    杜宇背上枪,随他一起去抬壮汉。

    时光停滞的技能有奇效,就连孙旭手上淌的血滴都悬在半空中。

    程北坤夹住孙旭胳膊,杜宇抬腿,因为沉重闷声了声,抱怨道:"天,压得我灵魂差点从嘴里飞出去!"

    "别抱怨了,去找个地方躲会儿!"程北坤指挥。

    杜宇只能压住心里一团怒火,跟小蚂蚁似的,听话跟他奔走。

    *

    海女号不留活口,恐怕并不是孔媚灵的玩笑话。

    两人踩过船舱里横七竖八的NPC尸体,躲进个门扇还算完好的仓库,心情沉重。

    程北坤刚刚喘息着上了锁,能力的限时就到了,哗哗的雨声重回耳畔。

    孙旭有点懵,吃痛地眨了眨眼睛:"这、这是……"

    杜宇:"你赶紧谢谢我大哥的变态能力吧,要不是他,咱们全得被孔媚灵宰了。"

    孙旭仍旧死死掐着自己的伤处,由于血流如注,嘴唇已经泛白。

    程北坤拿出刚才在驾驶舱摸到的最后一点绷带,低头帮忙包扎:"你这手算完了,以后副本尽量进低级的吧。"

    孙旭神情恍惚:"京儿,真的死了?"

    "真实世界发生什么谁知道。"程北坤:"至少在LD的世界里她已经出局。"

    孙旭苦笑:"出局也好……她常常跟我说,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梦醒了,恐怖的副本就没了。"

    杜宇在旁低头擦枪。

    程北坤揉了下他的后颈:"傻妞,受打击了?"

    杜宇:"不会让她白死的。"

    每个人都会遇到低谷期,程北坤多少理解吵闹的杜宇为何蔫掉,也没强行开导,只是陪在旁边安静地坐着。

    孙旭:"接下来怎么办?"

    仓库里一时沉默。

    孙旭低头瞧着没了手的胳膊,苦涩地笑了下:"相信下一轮报进度的时间很快就来了,刚觉得你们可以信任,又得分道扬镳。"

    "如果在下一轮之前就通关呢?"程北坤抬头问。

    孙旭:"怎么通?"

    程北坤:"不试试怎么知道?孔媚灵显然是冲着船长来的,抓紧时间杀个回马枪。"

    他站起身来说:"你先在这休息下,我和小雨先走了。——没有抛弃你的意思,我俩夺回船舱的任务接近失败,惩罚近在咫尺,不想拖你下水。"

    孙旭点了点头。

    程北坤微笑,英俊的眉眼舒展开来,为眼前的死局带来丝暖意。

    杜宇背上枪:"那走吧,去和NPC算算总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两人一前一后朝门口走去。

    孙旭靠在麻袋上叫道:"喂,互通信息是不明智的,但告诉你们也无妨。"

    杜宇:"?"

    孙旭说:"海女是沥洲海域的神明,受到周围百姓敬仰。"

    程北坤:"这我们知道,怎么了?"

    孙旭:"我一开始就杀了个异人,救了船上的厨婆子。厨婆子告诉我,旅行目的地东极岛,就是海女的家,但是十年前被庄山影的抢占,才变成了享乐的世外桃源。东极岛上一代海女被绑架,村民也都成为奴隶,有的留在本岛做苦工,有的干脆被喂了鱼……应该是很惨烈的过往吧。"

    程北坤:"原来这才是海女与海女号宿仇的起点,你靠这消息赢到的进度?"

    孙旭点点头,深呼吸了下,又道:"方才在我赶到甲板之前,又听到两个NPC议论,庄夫人就是东极岛的原住民,但她从来也不回去、就算游船靠了岸也会登船。"

    "她是不忍踏上故土,还是做过亏心事?"程北坤沉思片刻,微笑:"谢了,我多少有些头绪,就算报进度,我们两个也不会说这些。"

    "仗义。"孙旭也咧嘴笑。

    程北坤:"你休息好了就往船舱负三层走,到底能不能打开出口,就看着一把了。"

    话毕,他就拉起杜宇的手腕开锁离开。

    孙旭疲惫地靠在原处,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

    跑回船长房间的道路不断,程北坤和杜宇分外小心,尽量贴着边飞速前进。

    直到个靠近目的地的漆黑的拐角,两人才停步整顿。

    杜宇数了数身上的弹药:"还有三颗。"

    "省着点,最好坐山观虎斗。"程北坤心不在焉地回答。

    "秃秃,又准备推理了啊?"杜宇笑着露出虎牙。

    "活啦?找回心情嘴贱了?"程北坤伸手擦掉他脸上半干涸的血迹:"可以推理,但没有完美的选择。"

    "嗨,LD的创造者不就是想看我们对这些故事的选择吗?上帝心态。"杜宇哼哼,"反正只要剧情进度足够,就可以通关。"

    程北坤挑眉:"哦?看来你也对剧情有些想法。"

    杜宇:"大概吧,毕竟我是杜天选本选。"

    程北坤:"那出发?"

    杜宇:"GOGOGO,看我一刀9999级打爆全场。"

    程北坤在黑暗中微笑:"这么有信心?"

    "我不知道NPC知不知道痛,但申京儿受的疼,怎么也得叫他们尝尝吧?"杜宇仍旧意难平,拉住他的手就朝船长舱的方向走去。

    相触的手是比三十七度更高的温度。

    程北坤犹豫了下,抽回胳膊,把瓶海墨塞给他:"驾驶舱捡的,你留着保命。"

    *

    出乎意料,庄山影原本藏身的船舱铁门大开,里面是破碎的家具和倒着的几具水手尸体,并没有眼熟的家伙。

    迟来的两人很郁闷,四处翻找后发现有价值的信息都被烧了,只能绷着弦回到门口。

    杜宇:"跑的倒快。"

    "发现明月能离开方医生去救母,就该猜到这一幕的。"程北坤啧了声:"你猜她爸是谁?"

    杜宇:"大概是一个男的吧?"

    程北坤:"……不然呢?"

    杜宇胡诌:"没准孔媚灵原来是个男人呀,和哪个女的生下孩子后,打算换一种人生。有些男孩子穿女装也挺快乐的!"

    程北坤无语:"真想拿海水把你脑洞填上,没准还比现在靠谱点。"

    两人斗嘴的功夫,眼前共同飘过提示:队伍任务夺回驾驶舱失败!惩罚机制启动!

    杜宇瞬间原地跳起来:"快跑!"

    程北坤被他拽了个趔趄:"别着急,你——"

    杜宇在走廊拐角处率先撞上个男人,紧张端墙后退:"草泥马,迷离撞怪了!"

    程北坤惊讶:"方医生?"

    杜宇这才认出眼前的佝偻的男子非常眼熟,咽咽口水:"你怎么在这儿?庄先生呢?"

    方医生依然不苟言笑:"我们被异人袭击,紧急撤离到别处,我是来拿我的医书的。"

    医书不是烧了嘛……

    程北坤:"驾驶舱没夺回来,阿赖死了,但是媛熙也死了。"

    "是吗,一会儿我派人过去瞧瞧。"方医生淡淡地说:"这里不安全,你们随我来。"

    两人对视一眼,跟在他身后。

    程北坤:"方医生好从容啊,你知道吗,刚才我们撞见女鬼了!她的眼睛,一点眼白都没有,远看像两个洞。"

    方医生缓慢驻足:"哦?在哪?"

    杜宇拿起火/枪戳住他的后脑勺:"嚯,你先告诉我,她和这船有什么渊源?"

    别看方医生身形猥琐,倒是处乱不惊,缓缓转过身问:"小姑娘,你这是干什么?我从未听过程先生讲的那个女鬼,觉得好奇才问问,也是好心带你们去避难的。"

    杜宇:"我看是带我们去做药人吧,拿着海墨新配成的药剂,看看能把我俩变成什么奇特的模样吸引游客眼球?"

    方医生面不改色,笑得很丑陋:"如果我说是,在这茫茫大海上,二位又怎么反抗呢?"

    杜宇刚打算利用火/枪威胁,就感觉脖颈一凉,伸手抹了把黏糊糊地液体,抬头猛瞧,竟然对视上个灰色大猴子,吓得翻身后退:"妈蛋恶心死了!猴子有什么用?难道要它变个超级赛亚猴,拿龟派气功炸了我啊?"

    方医生继续冷笑。

    爬在天花板上的猴子越来越多,它们的脸透着股诡异的青灰,有的张开嘴低吼威胁,竟然长着堪比猛兽的獠牙,獠牙中的口水,就是杜宇粘上的倒霉液体。

    程北坤深喘了口气,看向杜宇,一脸"敢问你还打算怎么嘴炮"的无奈。

    谁晓得杜宇揉了把眼睛,扯开嗓子:"啊~~啊~~~~啊啊啊啊~~~~~~~~~~~~"

    程北坤:"……"

    方医生:"=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宇气恼:"不是你说的,那些女人用歌声传信息吗?"

    程北坤:"……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又晕船想吐。"

    方医生回过神来:"你们少在这儿胡扯,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玩!"

    说着他就轻轻一个口哨,那些猴子转瞬扑下,揪住两人便毫不留情地撕咬。

    程北坤个子高,甩脱攻击还轻松些。

    可怜一米五的杜宇小人妖,简直要被猴子淹没了,胳膊腿肚子都传来钻心的刺痛不说,就连丸子头都被啃住猛拽,惹得他怒吼:"快滚开!我还年轻,我不要也秃了!"

    也……?

    程北坤用匕首捅伤好几个灰猴,正准备救他时,又狐疑地停住脚步。

    幸好这时没了只手的孙旭匆匆赶来,手持一把船员大刀,挥手便砍!

    堪比浩克似的战斗力,瞬间逆转了局势。

    方医生皱皱凌乱不堪的眉毛,悄无声息地打算离开。

    程北坤眼疾手快,立刻扑过去朝他脸上狠揍几拳:"你还想去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方医生体质并不优秀,根本不是程北坤的对手,可到底也没露出怯懦的意思,在满脸血的同时还露出微笑,轻轻地咬碎了嘴里的药丸。

    程北坤瞬间惊讶,掐住他的腮:"喂!吐出来!"

    血淌出方医生的嘴角。没了鼻息。

    好不容易被孙旭解救出来的杜宇气喘吁吁:"自杀了?!"

    程北坤点头:"应该是在保护什么人。"

    他说完便认真搜身,除了点不治疗的药,还有个人鱼型的玉佩,眼睛正是两个黑洞。

    "好鬼畜啊,这是什么?"杜宇好奇看了看:"刚来点线索又断了,电影都给玩成连续剧了!"

    孙旭无奈:"……小雨妹妹,你先整理下自己的伤。"

    "没事儿!"杜宇大大咧咧,摸了下头发都还健在,放下心来道:"孙大哥之恩无以为报,就把我出了柜的哥哥许配给你吧!"

    程北坤握着拳头起来:"我看你还是不疼!"

    孙旭:"别吵了二位,现在怎么个计划?"

    杜宇皱眉:"我不想我们三个再出事,不能等下一轮报进度了——一不做二不休!"

    程北坤:"你又想绑架谁?"

    杜宇斜眼看向方医生:"尸体。"

    *

    时间已近午夜,被乌云掩盖的天空不见月色,只有雷电相交。

    三个人站在桅杆底下,捆着方医生的尸体把它像升旗一样升上去,又有闪电照的万物雪亮。

    孙旭被雨浇的睁不开眼,抹着脸说:"那些重要NPC会来吗?"

    杜宇:"人家方医生都死了,不管怎么说也得露个面意思意思。"

    程北坤抬头观雷,忽然哼了声。

    他们寻声看去,只见一抹白影从船舱内窜出,身姿惊鸿般跃上桅杆,砍下绳索抱着方医生的尸体落到甲板上,背影消瘦笔直。

    "讲真,如果不看孙阿姨这张脸,还是挺美的人。"杜宇歪着脖子说:"毕竟是海女嘛。"

    孔媚灵缓缓站起,冷声:"……方世成是谁杀的?"

    杜宇:"自杀。中什么毒你看不出来?"

    孔媚灵拿着剑站在雨中,垂眸又问:"你们到底是谁,方才凭空在我眼前消失,到底使得什么异术?"

    程北坤笑:"见到新奇的本事,就开始心痒了?方医生那些制造异人的邪术也是你教他的吧?毕竟最了解海墨的,就是世代生活在东极岛上的海女一族啊。"

    杜宇意外地朝程北坤眨眼。

    程北坤问:"给你的书你没看?扉页署名是海灵,肯定就是眼前这位了。"

    "我说了我不认识繁体字你到底要我重复几遍?!"杜宇苦恼地捂住头:"啊啊啊,本来有思绪了,现在还得重新琢磨。"

    就在这个时候,忽有两队水手拿着火器跑出,全部都对准孔媚灵。

    庄山影躲在后面,冷声说:"媚灵,你滥杀无辜至此,适可而止吧!"

    孔媚灵扭头:"无辜?你盗我东极岛异术、以海灵造毒物,将我村民全都养成没有神智的异人供这些朱门酒肉之徒享乐,这船上,哪有一个无辜?!"

    庄山影示意手下。

    水手拎来不停挣扎着的小明月:"那她呢?孩子也该死?"

    孔媚灵漆黑的眼睛仍旧不见情绪,但肢体却情不自禁地朝前一步。

    明月泪水不停流出:"妈妈!"

    孔媚灵嘴角颤抖。

    明月大概是明白自己死定了,又垂头轻轻哼起了那奇异的歌。

    庄山影:"我本还想不通,这回出事是谁搞的鬼,看你这么心急救姓方的,心里也明白了八成。"

    话毕他抬手:"杀!这几个人一个不留!"

    杜宇三人急忙对视。

    程北坤握住手演示紧张,看向船舱里一抹绿油油的烛光说:"慢着!话没讲清楚就动手,未免太遗憾了吧?"

    庄山影:"你想说什么?"

    程北坤:"说说这个海女号的故事啊,或者,由庄先生亲口讲比较生动?"

    他话音落下,周围忽然腾起红色的火焰。

    血一般的提示包围住三个人:触发副本结算!当前进度61%!触发副本结算!当前进度61%……

    杜宇叹息:"完了,柯南又被他给当了。"

    庄山影当然看不见这些东西,皱起眉头说:"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谁一点都不重要。"程北坤:"重要的是庄先生急着杀人灭口,不想海墨的秘密被泄露出去吧?那种藏于深海的神秘矿物,未必属于这世界,或许是千百年前随星辰坠落也不一定。东极岛的人最先发现海墨的功用,它不仅可以致幻,久服还能使人和动物发生变异,加之东极岛居民一些恶毒的点子,渐渐把人的痛苦当神迹宣传,塑造出世代被渔民敬仰的海女。"

    孔媚灵缓缓抬头,望向陌生的程北坤。

    程北坤又道:"那,庄先生又是怎么发现海墨的存在的?莫非当年有东极岛的无知少女,对一表人才的庄先生动心,才吐出族人的大秘密?庄先生手段狠绝,鸠占鹊巢、占山为王也未尝是新鲜事,无知少女成了庄夫人,却再也不敢踏上故土,多少可以理解。错就错在啊,你不晓得东极岛的首领——海女是如何定位海墨碎矿的,所以冒险留下满怀仇恨的孔媚灵在身边,造成今日之果。"

    在程北坤说这些话的时候,副本进度条已经猛彪到80%。

    有些杜宇猜到边角,有些根本没考虑过,听到此处,难免有点佩服大佬的推理。

    庄山影从诧异中回神,冷笑:"你又是那个不入流的记者侦探?打探海女号的秘辛对你有什么好处?"

    程北坤垂眸:"不是每件事都可以用你的功利算盘衡量,就像你以海女亲人、庄夫人的性命做威胁,终于得知海女能力来自于鼻子,便命容貌丑陋的手下强令海女诞下子嗣,将她投向大海为己所用,却不知那丑陋的医生爱上了海女,海女对他也并非全然恨意,所以他们才在你眼皮子底下搞出这些事、唤醒被海墨控制的族人,企图屠光这条华船、让你亲手养大的孩子也讨厌你,把你施加给他们的仇恨,全都在这一晚上还了回来。"

    杜宇满头雾水,小声:"哥,你怎么知道的?"

    程北坤:"蒙的。"

    杜宇:"!!!"

    "也不全是,碰碰运气,出的去以后再聊。"程北坤笑了笑。

    这会儿功夫,剧情进度条几经闪烁,竟然跳到了96%!

    狂风大作,副本出口旋转出现在低空中。

    原本惶恐不安的孙旭大喜:"快走!"

    杜宇犹豫了下,忽然抬枪一下命中挟制住明月的水手,大喊:"孩子是不知道对错的,明月,他们通通都有自私的地方,你可别跟他们一样!"

    明月呆呆地站在原地,被溅了满脸血。

    孔媚灵飞身上前,像武林高手般用剑横住了庄先生的脖子。

    局势瞬间扭转。

    孔媚灵漆黑的眼睛望向杜宇:"……那歌不是传递消息,是我们东极岛的《安灵曲》,常常唱给要出征冒险的族人听,让大家视死如归。"

    杜宇微愣。

    副本出口存在的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程北坤不再给这家伙逞英雄的机会,捂住他的嘴就跃进了副本大门。

    所有的惊涛骇浪,瞬间归于沉寂。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