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本的年代背景当是乱世。能在这种年代经营一艘豪华游轮的, 不是手腕狠辣的枭雄, 就是家底颇丰的世家子弟。

    关键性的NPC所拥有的AI非常复杂, 很可能因为玩家细微的行为差别就有了不同的结局走向。

    程北坤在跟阿赖进到船长房间之前, 收起了嘴贫说笑的心, 警告说:"你别胡言乱语,跟紧我。"

    杜宇抱着"也许快要通关"的良好幻觉, 飞快点头。

    程北坤深喘了口气,随阿赖踏入门去。

    *

    船长藏身的房间位于游轮的倒数第二层,看考究的装潢,平日里应该用于宴客,除了宽敞的古风客厅外,还有几间侧屋。

    房间的门也是金属制的, 阿赖小心地用锁固定好, 才走到帘幕里面禀报:"庄先生,五妹已经抓住了!还有,我遇到了这位程先生和他妹妹,他们救了明月小姐!"

    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哦?快请过来。"

    阿赖从纱帘里探出头,招了招手。

    程北坤赶快背着明月靠近船长,杜宇紧随其后。

    坐在最中央床榻上的中年男子仪表堂堂,一身改良的汉服与他儒雅的气质相得益彰,完全看不出是个恶贯满盈的商贾。

    "您就是庄先生吗?久仰大名!"程北坤没忘记给明月保命的任务,将她小小的身体放在地毯上:"明月在打斗中被游客的枪打伤了, 需要立刻救治!"

    庄先生显得颇为关心,立刻起身蹲下查看养女腹部的伤口, 皱眉喊:"让方医生马上过来!"

    阿赖拱手:"是!"

    片刻功夫,就有个其貌不扬、佝偻着后背的丑陋男人从里屋奔出来:"明月!"

    他满身中药香,匆匆检查后,指挥旁边守卫的船工:"快,把小姐抬进去,我要把弹片清除干净,再帮她缝合伤口!"

    船工紧张照做。

    程北坤紧盯着明月远去的身影,可惜系统并没有提示任务完成。

    杜宇大眼睛乱转,问道:"方医生还会西医啊?"

    "他曾跟几个洋大夫学过几手。"庄先生彬彬有礼地抱拳:"在下庄山影,多谢二位对小女的救命之恩,出乱子时这丫头竟然淘气跑了,我还担心她出了什么意外。"

    ……真担心的话就自己去找了吧,敢情不是亲生的= =

    杜宇腹诽。

    程北坤暗自怼了他一拳,笑道:"我叫程北坤,也是机缘巧合遇到明月,救人天经地义,不足挂齿。"

    杜宇露出参观猴子的表情打量他,而后对庄山影说:"我叫杜天选!叔叔你就别客气了。"

    庄山影微笑:"小姐这名字煞是有趣。"

    程北坤更关心明月的死活,看看杜宇仍旧淌血的脚,找借口说:"庄先生,其实我妹妹也受了伤,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给她点止血药。"

    庄山影:"这是自然,阿赖,你带二位恩人去里屋休息吧,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

    阿赖立刻遵从:"是!"

    *

    尽管庄山影表现得很淡定,但异人带来的麻烦可并不轻松。

    杜宇一踏进临时作为病房的屋子,就闻到股挥之不去的血腥。

    屋内几张床和地板上,都躺着血淋淋的伤员。

    "这些异人好生厉害,普通人可都不是对手。"程北坤叹息,礼貌询问:"医生,有绷带能给我妹妹包扎下吗?"

    正专注治疗明月的方医生心不在焉:"抽屉里有,自己拿。"

    他夹弹片的手在微微发抖。可疑。

    程北坤和杜宇对视片刻,然后才拉开梨花木的小柜子,在一片绷带中找到发着微光的玩家道具,拿过来飞快帮杜宇包扎。

    "快烧点热水。"方医生埋头说。

    杜宇蹦跳着阻止阿赖:"我来我来,这种活儿还是交给贤惠的女孩子吧!"

    这房间在船体侧边,玻璃窗户外能看到密集的雨点和不断翻涌的海水,阿赖有些恐惧似的瞧瞧外面,然后才回神点头。

    杜宇笨手笨脚地拿水壶接到稀稀拉拉的清水,架在炉子上坐等,故意闲聊:"阿赖哥哥,为什么这艘船叫海女号啊?"

    "你不知道?"阿赖惊讶眨眼:"海女是我们沥洲的神灵,保佑着过往船只和渔民的安全啊。"

    程北坤按住杜宇的头:"她年纪小,又是留洋回来的,哪知道什么。"

    杜宇认真:"Yes!My English is 哇哩哇哩 good!"

    程北坤:"……住嘴。"

    阿赖似有不屑:"那些洋人啊,最不敬神明了,这几年有多少外国船翻在沥洲,只有庄家的船能够平安前往东极岛,就是因为世代供奉海女。"

    "你少说几句吧,看这暴风雨,今晚悬了。"方医生忽然直起身子,沉重叹息:"缝好了,可是明月流血过多,我怕是熬不过去。"

    杜宇皮都绷紧了:"嘤……别啊……想想办法求你了!"

    在纸片人副本里任务失败要被克隆人追杀,到这船上再失败,不得直接被五妹吃了吗?

    "办法不是没有,输血即可。"方医生长得跟钟楼怪人似的,讲话倒是很溜:"这在洋人之国不是很普遍的医术吗?"

    杜宇:"您知道的还挺多……"

    方医生帮明月擦拭掉皮肤上的血污,站起来说:"只不过这输血之术讲究个血相,如不匹配,反倒会坏了事。"

    杜宇和程北坤面面相觑,全不知在这种恶劣情况下怎么帮他们验血型。

    方医生担忧地望着明月。

    杜宇伸出胳膊:"输我的吧,我O型血,碰碰运气。"

    "罢了。"方医生听到这话,回神指挥阿赖:"去把夫人请来,如果她身体好些的话,还可救明月一回。"

    "是。"阿赖立刻出去。

    杜宇好奇:"夫人是船长的妻子吗?她和明月血型相配?"

    方医生:"庄先生未婚,但她是庄先生最得心的姬妾,所以我们都尊称一声夫人。配不配不知道,只是明月小时候偶在船上受伤,曾赌命用夫人的血救过一回。"

    杜宇瞧了眼程北坤,程北坤微微颔首,同意其中必有秘密。

    *

    炉上热水烧开的功夫,传说中的夫人便柔柔弱弱地进了病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长相艳丽、眉目含情,身披着极为考究的孔雀斗篷,简直让暗淡的房间都亮了起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更为惊奇的,是身后跟着抬衣的婢女……

    杜宇幸灾乐祸:"申京儿?!"

    申京儿的面颊有青肿的痕迹,显然刚被揍完,闻言幽怨抬眸。

    夫人惊讶:"小姑娘,你认得京儿?"

    程北坤赶快解释:"放在京儿姑娘在外办事时,曾有一面之缘。"

    "原来是这样。"夫人的声音也很娇柔:"听说你们救了明月,等到游船平安靠岸,我和先生必有重谢——明月怎么样了?"

    方医生不冷不热地看着她:"流了不少血,需要从你身上取一点。"

    夫人伸手:"那就快动手吧,我们绝对不可以失去明月。"

    方医生也不废话,从蒸笼里找出套西医的用具,垂眸准备输血。

    夫人的的身体状况同样堪忧,鲜红的血从她的血管里流出后,她如花似玉的脸又煞白了几分。

    好在杜宇和程北坤眼前飘过期盼已久的提示:队伍任务守护明月存活完成。

    血液还在慢慢地流淌。

    夫人靠着椅子疲倦地闭上眼睛。

    程北坤不着痕迹地靠近墙角的书架,鬼祟里翻阅起来。

    杜宇为了吸引NPC的注意力,贱兮兮地指挥申京儿:"嘿,给我倒杯茶。"

    申京儿脸色更难看,一双眸子死盯着他,充满了抗拒之情。

    杜宇:"方医生,你们这儿丫鬟都不听话啊。"

    方医生瞥了眼申京儿:"伺候好客人,还是你想去做药人?"

    申京儿这才不情不愿地行动。

    杜宇感觉自己又听到不得了的东西:"药人是什么呀?"

    "哦。"方医生皮笑肉不笑:"我平日喜欢研究点新奇丹药,总要有人试试功效,这些不听话的奴隶,也算发挥点作用。"

    真不敢相信这是个大夫讲出来的话,杜宇在心里呕吐一千遍,忽然一个激动,竟然真的蹲在地上干呕了起来。

    方医生:"??"

    程北坤迅雷不及掩耳地把本书塞进西服里,冲过来辅助他:"我妹晕船,不好意思。"

    正在煮茶的申京儿说:"方医生,海墨散不就有安神的功效吗?"

    杜宇瞪圆狗眼,"拒绝!我不吃屎!"

    方医生:"……"

    程北坤并不希望NPC的AI判断脱轨,刚想打圆场时,房间外很突兀的响起了婉转的歌声。

    那歌声和鲛姬所唱的有些类似,但更为悠扬,穿透力十足,听起来即像包裹着游船,又似正在耳畔,传进耳朵里,带来了莫名的哀伤。

    昏昏欲睡的夫人忽然睁眼,惊恐地挣断了输血的管子,揪住长发尖叫:"海女!海女出现了!她回来了!"

    方医生也一脸严肃,指挥申京儿:"快带夫人回去休息!"

    申京儿已经把自己出卖给NPC,只好听话照做。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守在门口的阿赖听着歌声面无血色,嘟囔道:"糟了……海女登船了……船要沉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三更晚8点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