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这么大的事, 活下来的乘客不是躲在房间, 就是自发地凑到一起互/暖。

    从厨房慌张跑出的十余号人, 恰好被背着杜宇的程北坤迎上。

    那些原本衣冠楚楚的贵妇和富豪全都失了仪态, 模样凌乱地朝走廊尽头奔跑, 还有个不小心摔在地板上的倒霉蛋,也没谁搀扶, 场面有点不忍直视。

    杜宇搂着程北坤的脖子:"快溜呀,明显有怪,你还站这儿看什么?围观了整个过程的程先生是怎么挂的你猜猜?!"

    程北坤:"我想知道郑百为什么会死。"

    听到这个,杜宇也轻松不起来。

    毕竟如果不是郑百的横死,现在被副本清除者追杀的就是他了。

    两人只在原地迟疑片刻,忽听到厨房里传来异常沉重的脚步声。

    咚!咚!

    震得天花板落灰、地板摇晃。

    杜宇紧张地拿过背上的火/枪:"这……不会是变形金刚吧?"

    他话音落下, 巨响的制造者便巍然现身, 正是最开始登船时在底层牢笼看到的肉山般的胖子。

    船外隐隐传来声惊雷,船体摇晃。

    终于落暴雨了。

    *

    胖子身高超过两米,满身摇摇欲坠的横肉,每走一步都是地动山摇。

    她身上破衣褴褛、血迹斑斑,眼神空洞的嘟囔:"好饿……好饿啊……"

    杜宇缩在程北坤身后,紧张地捂住嘴巴。

    那些乘客逃远了,只剩下从地上爬起来的倒霉男子,盯着胖子说:"厨、厨房有吃的!你别跟着我们!"

    胖子的眼睛像蒙了层青色的膜,迷茫地与他对视, 露出个狰狞扭曲的笑容。

    男人吓得转身就跑。

    胖子被吸引,咚咚地追在后面, 速度竟然奇快无比。

    眼看倒霉男子要被巨大的异人捉住,杜宇终于开了枪!

    弹药炸在胖子的后背上,炸得花白的脂肪中渗出了鲜血。

    胖子愤怒回首。

    程北坤:"把从船工房间找到的海墨给她,快!"

    杜宇赶快摸出小药瓶扔在地上。

    黑色的海墨散发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气,还流着血的胖子瞬间忘了伤痛,吃力俯身捡食药丸。

    倒霉男子终于回神,手脚并用地溜掉了。

    "这东西手上都是血,你说郑百是被她杀的吗?"杜宇一手勾着程北坤的脖子,一手不敢松懈地端枪:"这是人吗?人会吃成这样子?"

    程北坤小声:"副本里很少有非自然生物,我想肯定也和海墨有关。"

    说完,他皱了皱眉,抬高声音试探:"喂!你认识明月吗?"

    胖子抬头,嚼着药丸笑容迷幻:"明月……嘻嘻……明月……"

    程北坤:"她在哪?"

    胖子抬手指向厨房的方向。

    程北坤背着杜宇后退,决定不再搭理被药物控制住的异人。

    结果他刚转身,就听到走廊拐角处传来纷乱的脚步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回首,原来是几个拿着武器的健壮船工。

    他们相互呼唤:"五妹在这!抓住她!"

    "有乘客,小心!"

    "别等了!她快饿了!"

    船工没有搭理程北坤和杜宇,立刻展开铁丝网子,端着枪扑向胖子!

    本就不宽敞的走廊瞬间更为拥挤混乱。

    被困住的胖子极为激动愤怒,她在挣扎中拽到个船工的手,竟然一使劲就把胳膊拽了下来,鲜红的血在惨叫中喷了满地。

    程北坤皱眉转身冲向厨房:"管不了!先找明月!"

    杜宇被血腥的场面震惊到,此时才回神:"副本到底想让我们做什么?我怎么谁也不想帮了呢?!"

    "副本只会让我们自己做选择!"程北坤回答,"你这智力,问那么多干吗?"

    杜宇掐住他的脖子:"不准对天选之人不敬!"

    程北坤没再理他,因为当他踏步进到古香古色的邮轮厨房,一脚踩进血泊,就触发了新副本任务:队伍任务,守护明月存活。

    杜宇眼尖,环视过各种被打翻的笼屉和锅铲,指着燃烧的炉火旁边:"在那!"

    明月小小的身体果然倒在角落。

    程北坤捡了个长扫把,讲木棍利用灶台劈断:"给,当拐杖。"

    杜宇被放在地上,煮着拐杖面颊鼓起:"你果然喜欢年纪小的。"

    "别闹了,把你当柴塞火里信不信?"程北坤嫌弃着靠近明月,单膝跪地查看:"是枪伤,不是胖子干的。"

    "那事谁这么丧心病狂?"杜宇单腿蹦跶着靠近:"看来我们误会胖子——啊啊啊啊啊!"

    他被明月对面的尸体吓到,差点平地滚出去。

    程北坤也才注意到:"这是……郑百……?"

    尸体的面部好似被啃过,一团血肉模糊,左腿也被卸了一只,丢在不远处,这粗鲁的手法还真是眼熟。

    能辨认出来,不过是通过略有些眼熟的衣服罢了。

    杜宇不拿死人玩笑,皱眉说:"报进度的时候不是无敌状态吗?他怎么会被袭击?"

    程北坤:"是无敌,肯定是报进度之前受的伤,刚回答完就死了。"

    杜宇柱着拐杖拿来几个蒸包子的纱布,俯身盖住了郑百:"其实他这个人看起来没坏心,你说现实世界里的他变成植物人了吗?"

    程北坤帮明月紧急包扎:"不知道。"

    杜宇:"但愿他死的时候没有太痛苦……算了,只能说运气不好。"

    程北坤挑眉:"小小年纪,怎么遇事想得这么开?"

    "因为我的人生是困难模式啊,早习惯了。"杜宇说:"像你进了LD能活半年,肯定是有专人照顾吧?我家就比较穷了,除了我只有个姐姐,姐夫还家暴,她手头也不宽裕。要是输不起营养液,除了安详升天我别无选择。"

    程北坤愣了愣,背起像布娃娃似的明月:"……白痴。"

    杜宇撇嘴。

    "有机会我让你离开,只要你听话。"程北坤皱眉:"走,她快不行了。"

    杜宇追在后面:"去哪儿啊,一开始不是听说有船医?"

    程北坤:"嗯,刚才的水手肯定知道。"

    *

    两人在厨房花掉的几分钟内,那些船工已经制住了胖子,除了断臂的被同伴架着,其余都还健在。

    程北坤装得一脸惶恐,疾步靠近:"大哥们,你们知道庄先生在哪吗?这个小女孩受伤了,她说她要找庄先生。"

    为首的船工看到明月,惊奇道:"是明月小姐!"

    程北坤担忧:"她受伤了,这船上有医生吗?"

    船工互相对视后,终于接纳了这两个玩家,为首的说:"有,跟我来,小心点,你们把五妹送回笼子,管好点,不能再让她跑了!"

    杜宇惊讶:"五妹?这啥子名字?"

    那个船工摸了摸憨厚的脸:"庄先生起的,说是龙生九子,第五个叫饕餮,非常贪吃,所以她就叫五妹了。"

    杜宇:"……我看叫五鲲还差多,开局一条鲲,进化全靠吞。"

    船工卡壳:"?"

    程北坤真的很怕他哪天把AI聊崩了,皱眉:"你都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杜宇:"开网吧的大叔告诉我的,他说自己年轻时游戏都这样,真可怜。"

    "……哪有你玩的刺激。"程北坤回神,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不由自主地和小丫头胡诌下去,看向船工问:"大哥,怎么称呼?"

    "叫我阿赖就行,穷人贱名。"船工勉强笑了笑,举着枪仔细提防走廊里昏暗的角落。

    程北坤嘟囔:"哎,原本想带我妹来散散心的,没想到遇见这种事,那些异人怎么了?"

    阿赖:"今天的药有问题,笼子的锁也全坏了,庄先生正在调查呢。"

    程北坤点头。

    "其实真危险的不是异人,那些东西喂点海墨就老实了。"阿赖确认周围没状况,从兜里拿出支手制的烟点上,表情忧虑地抽了口。

    杜宇:"那什么危险?"@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听不到吗?暴风雨来了。"阿赖指了指头顶,吞云吐雾:"真不该这两天开船的。"

    他话音落下,隐隐的雷声又轰隆隆的响起。

    被枪打死,被大卸八块也就罢了。

    要是沉到幽深的海底窒息而亡……

    = =想想就渴望删号。

    杜宇担心地望向程北坤:"哥,你缺挂件吗?"

    程北坤:"区区一个挂件,配管我叫哥?"

    杜宇凑近:"主人!主人!船要是翻了你抓紧我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程北坤躲开:"……没事吧,大海哪有你浪?继续作妖没关系。"

    杜宇哼哼着闭嘴。

    这时,邮轮忽悠地颠簸了下,吓得杜宇赶紧抓住程北坤的胳膊,一张小脸拧巴成了加菲猫。

    程北坤笑笑,扶住他单薄的后背,淡定地跟着船工NPC朝下层船舱走去。

    *

    明亮的闪电划破墨色的夜空。

    原本奢华巨大的邮轮成了茫茫大海上渺小的碎叶。

    雨点似尖刀似的砸在甲板上,冲刷着孤独冰凉的尸体。

    又一道闪电闪过。

    忽有道黑发白影出现在船头。

    赤着脚、背着剑,身形笔直但轻盈。

    她在电闪雷鸣中抬起了乌黑的眸子,竟无眼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