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是杜宇眼前忽然飘过三行字,郑百还真有可能要在死和变成蓝胖子之前选一个了。

    队伍任务,寻找艾伦 完成

    隐藏队伍任务,解救华西与艾伦 完成

    隐藏奖励 100 梦悦币

    杜宇大眼睛转了转,顿时喜上眉梢地舔了下嘴角:大佬给力!又够钱买甜甜圈了,只要能活着出去的话!

    他这一舔,郑百表情更紧张,显然对眼前这萝莉是个心理变态深信不疑。

    杜宇心情好转,指挥明月:“快,把臭臭的叔叔也捆起来。”

    明月好似很喜欢杜宇的味道,格外听话,闻言立刻拖着床单靠近。

    申京儿忽然在地上挣扎个不停,呜呜的闷叫多半是在示意老朋友逃跑?

    郑百也是个狡猾的家伙,刹那之间变成了只超可爱的狗狗,朝明月摇着尾巴卖萌:“小朋友,别伤害我!”

    “我可去你妹的吧!”杜宇一脚就把它踢到墙角,用被单三下五除二地捆好,还用力锤了两拳:“老子最讨厌狗!”

    申京儿绝望地闭上眼睛。

    杜宇按着狗说:“你再变个试试,以为自己是百变小樱?”

    郑百哀叫:“变不了了,能力需要冷却!”

    杜宇手停了下:“对啊,你提醒我了,万一过会儿你变成更小的生物,不就逃出去了吗?”

    说完他就把狗举起来,用力塞进衣柜里,又在外面上了把锁。

    狗态郑百:“…………”

    杜宇抱手弯着腰研究:“嗯……这房间里有没有万能胶,不会从缝隙里爬出来吧?”

    “你别脑洞了,小雨妹妹,我只能变玩家和副本里的npc!”郑百在柜子里着急:“京儿是为了救我和孙哥才跟着你们的,你饶了她吧。”

    杜宇摸着下巴:“跟着我们不就是要杀我们?如果不死一个人,副本清除者怎么会休眠?”

    郑百:“不是的,京儿没杀过人——”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了三下。

    杜宇赶快扛着枪跑过去打开:“快,你差点错过我精彩的破案时间!”

    没想到程北坤满身是血的扑了进来。

    杜宇吓得赶快扶住他:“你怎么了?!”

    程北坤坚持着把门锁上,抽着冷气靠墙坐下:“遇上双头白虎,被咬了口,它还在附近。”

    杜宇慌张地在房间里到处寻找:“没有绷带啊,你能复原吗?”

    程北坤英俊的脸惨淡如纸:“够呛。”

    郑百郁闷的声音从衣柜里传出来:“我身上有,你放我出来。”

    程北坤皱眉:“谁?”

    “神经病的朋友咯,能力是变形,刚才变成你占我便宜,嘤嘤嘤。”杜宇并不怕郑百,拿着枪打开衣柜的门。

    一条大白狗狼狈地滚到了地板上。

    程北坤:“???…………”

    杜宇把床单解开:“药给我,给你个好好表现的机会。”

    郑百恢复成自己的本来面貌,从裤兜里拿出卷绷带扔给他。

    杜宇举着枪:“不不不,我包扎的时候你跑了怎么办?你去!”

    “小小年纪戒心真重。”郑百认命地捡起绷带,走到程北坤旁边帮忙治疗。

    程北坤叹息:“我妹脑子不正常的,你用不着跟她刚正面。”

    郑百欲哭无泪。

    杜宇抬着火/枪又道:“好了,赶紧解释清楚,申京儿想干什么?”

    郑百无奈地看了眼申京儿:“她的能力很特殊,叫‘背叛’,在副本里可以获得复活一次的机会,代价是脱离玩家阵营,帮助npc阻碍玩家。”

    杜宇又问:“那孙旭呢,那个傻大个的能力怎么样?”

    郑百:“他能反击,把自己受到的伤害反击到施害者身上。”

    杜宇:“……你们三个技能好贱啊,怪不得凑在一起,是不是其他玩家都被骗得团团转?”

    郑百:“在遇到你之前吧,也可以这么说。”

    杜宇煞有介事地点头:“毕竟我是天选之人,你们只是华丽的配角。”

    “…………”郑百放弃跟他对话,转看向程北坤:“程哥,京儿的任务我不清楚,多半个这个小女孩有关,我也不得寸进尺,你放了京儿,小女孩我们不抢。”

    杜宇:“你有什么资格抢啊?反正秘密都告诉我了,你和申京儿出局,我们岂不美滋滋?”

    郑百:“京儿已经出局了,你就当她现在是npc吧,没必要对她动手!”

    杜宇:“嗷,那只能杀你一个人了,好遗憾。”

    郑百蹲在程北坤旁边画圈圈。

    程北坤:“算了,小雨,让申京儿走,把郑百留下。”

    “噫……”杜宇惊恐:“郑百,其实我哥是基佬,他看上你了!”

    程北坤:“杜小雨,你跟这女的一起滚!”

    杜宇眼睛瞪得超大:“然后你想对郑百做什么?”

    程北坤扶着胳膊,放弃语言沟通。

    郑百脸色彷徨,估计已经快被这两个人搞得怀疑人生了。

    程北坤稳了稳情绪,瞥向郑百,“照你所说,你和申京儿也是对立面,难道还要跟她混在一起吗?而且变身这种技能不监督在我眼皮底下,我不放心。”

    郑百:“好,我留下。”

    杜宇这才解开申京儿的束缚:“滚吧滚吧,别再跟着我们。”

    申京儿狼狈地爬起来,欲言又止。

    郑百无奈地看向她:“京儿,圆滑一点,总能通关的。”

    “何必来救我?”申京儿皱眉:“这个副本没那么简单,和从前不一样了。”

    郑百不吭声。

    申京儿没再多言,仿佛背后有鬼追她似的,蓦地打开门快步跑了出去,消失无踪。

    郑百很留恋地瞧着她的背影。

    杜宇:“你喜欢她啊?”

    郑百收回目光:“她救过我三次,我起码知恩图报吧?京儿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样子,她刀子嘴豆腐心。”

    杜宇哼了声,把枪背起来。

    程北坤借由绷带的效果也缓过来些,扶着墙站起来:“老虎在走廊里,估计不会攻击申京儿的,你们小心点。”

    杜宇点头,拉过明月的手:“我们去哪里能找到船长啊?”

    明月:“不知道……”

    郑百:“不如去驾驶舱看看吧?出了这种事,船长肯定第一时间要保住对船的控制权。“

    “如果他能控制,为什么船还不往回开?”程北坤皱眉想了想:“我知道了,跟我来。”

    郑百虽有不服,但碍于杜宇对自己虎视眈眈,只能暂时跟随。

    杜宇在走廊左看右看,追问:“大佬,去哪儿啊?”

    程北坤:“跟踪申京儿。”

    “哈?”杜宇摸不到头脑,“不是刚放走吗?”

    程北坤:“申京儿刚才出来,毫不犹豫地杀了镜与花,难道不能说明她是在为船长效力?而且,那女人对明月的存在有点困惑,根本不是冲着明月来的,而是为了那两个老外!”

    杜宇:“对啊!如果申京儿被迫做船长的爪牙,是不希望外国记者把丑闻报道出去的。这也符合郑百说的,她的任务和我们正常玩家对立。”

    程北坤:“我把老外放到救生艇上去时,申京儿的任务应该已经失败了,所以才走的头也不回,是怕受到副本惩罚。”

    郑百左看右看,好奇:“你们不会是攻略组的吧?”

    “攻略组?”杜宇没听说过。

    “窝在安全区一群互相交换信息的废物。”程北坤:“攻略没有用,副本是活的。”

    郑百眨眼:“活的?”

    程北坤已经带队走到走廊的岔路口,他皱眉看着地上的血脚印:“右边。”

    杜宇拉着明月迈步,忽然想起什么事来,问:“对了,海墨是什么呀?”

    明月又一脸恶心的样子,恹恹地不肯吭声。

    程北坤从怀里拿出个玻璃瓶:“是这个,你从船工房间也拿到了,还有异人伙食里加的,全都是。”

    “这哪儿来的?”杜宇接到手里看了看。

    “俩老外给的,说是船长控制异人的东西,应该是一种药吧。”程北坤并不在意郑百在旁边偷听。

    “嚯。”杜宇惊讶,“我还猜海墨是石油,那明月就是小财神了。”

    程北坤勉强弯了下嘴角。

    这个时候,走廊深处传来了低沉凶猛地低吼,听的人两腿发软。

    杜宇紧张地端着火/枪:“老、老虎吗?”

    程北坤:“小心,实在不行就把郑百扔在这儿。”

    郑百:“……”

    杜宇全身紧绷,随时准备迎接攻击。

    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天花板的小吊灯探出来,正是整晚上没见的柴吉。

    柴吉嚼着个碎碎冰,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明月抬头,对视上柴吉的脸,忽然抬手说:“姐姐,有大老鼠!”

    柴吉:“……”

    瞬时间,寻声而至的巨大白虎就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