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申京儿被大家凝视的有点尴尬,几秒后才尬笑着看向明月:“小妹妹,你在胡说什么啊?”

    明月认真:“我没胡说,我的鼻子从不骗人。”

    ……鼻子?

    所以之前她讲年纪大的人有味道,并不是随便开嘴炮?

    杜宇很想趁机询问,却被程北坤使了眼色,只好打圆场:”好了,我们快行动吧。”

    申京儿随队伍迈开步子。

    在纸片人的副本里,杜宇已感觉出玩家间博弈的复杂关系,而且申京儿开始趾高气昂,现在竟然赖着不走,没猫腻才怪。

    程北坤似乎明白杜宇在担心什么,温声暗示:“不管怎样,先送华西过去,拖太久对我们没好处。”

    杜宇还没忘上次任务失败的严酷惩罚,决定相信大佬判断,立刻点点头。

    程北坤抱着腿部受伤的杜宇,率先钻进了华西指认的船舱。

    船舱内同样是满地狼藉。

    地板和墙壁上布着惨烈的血手印,还倒着两个年轻人的尸体,他们心脏部位成了血洞,脸也被啃食到露骨。

    申京儿率先一步蹲下查看:“是动物干的。”

    “被掏心了?!这船上不只有异人?”杜宇紧张瞪眼。

    明月显得有点害怕,躲在华西身后点点头。

    华西不停地画十字祈祷,然后才结巴道:“上、上次我和艾伦看到了两个脑袋的白虎,说是船长从森林抓来,不知道真假……”

    程北坤淡定:“别怕,我手里有枪,艾伦呢?”

    华西这才哆哆嗦嗦拿出钥匙,几次都对不准锁眼。

    趁着等待的功夫,程北坤飞速摸了下杜宇腿部的伤处,确认比刚才稍好一点。

    杜宇眨眨眼,两人对视,已经心照不宣地约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申京儿很敏感,在旁不屑地哼笑:“这种时候撩骚,真有闲心。”

    杜宇笑嘻嘻。

    这时华西打开了门,申京儿二话不说、率先闯入。

    明月呆呆地跟在后面。

    程北坤把杜宇放下来,慢步跟随。

    杜宇一落地,立刻反锁上门。

    申京儿听到声音回头。

    杜宇像小豹子一样扑到她身上,死死掐住她的脖颈!

    申京儿也是身经百战,立刻抬腿反踢,拿枪砸他的脑袋。

    程北坤用火/枪对准她的美脸:“不想死就别反抗,想套路我,你还嫩点。”

    杜宇嚷嚷:“明月,快把桌布拿来,我们捆住这个臭臭的姐姐!”

    小npc还挺听话,马上飞奔着照做。

    华西很紧张:“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朋友!”

    申京儿唾骂:“谁跟他们是朋友,两个小人!”

    杜宇扯开桌布捆住她的手脚,笑道:“单身狗都这么吵的吗?”

    申京儿:“……”

    杜宇:“好了,给你几分钟好好想想,该怎么给我们解释干吗跟着我们的事,不然送你上天。”

    话毕他就用布塞住她的嘴巴,插着腰走到床边:“你就是艾伦?”

    申京儿惊讶地望着这家伙腿上本来皮开肉绽的地方:这么会儿功夫,竟然恢复了大半。

    倒霉又幸运的摄影师艾伦果然正缩在被子里,他脸色雪白如纸,闻声痛苦的抬头:“华西,表演结束了?他们是谁?”

    “是救我过来找你的好心人,哎,我慌到连名字都忘了问!”华西终于坐到床边关心同事的身体,扶他坐起来说:“船上的异人都疯了,刚刚野人一下子把主持人撕碎,鲛姬也攻击了不少乘客,外面到处都是尸体,我们得想办法逃走了。”

    艾伦脸色更差:“担心什么就发生什么,船没有离岸太远,如果船长往回开,可以有军人来救我们。”

    华西:“谁知道船长哪里去了,你瞧见情况就清楚了,我不敢往楼下走。”

    程北坤闻声提议:“不如,我们这就送你俩去做救生筏,原路返回甲板的话,应该还算安全,异人都往船舱里去了。”

    华西和艾伦对视,纷纷点头。

    程北坤看了眼手表:“那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杜宇郁闷:“喂,好不容易才到这儿来的,而且拖家带口,不好行动啊。”

    程北坤检查了下火/枪里的弹药:“我去送,你在这儿看着她们。”

    杜宇瞧着明月笑笑,又朝申京儿动动眉毛:“可以独处了哟,期待吗!”

    申京儿厌恶地侧开头。

    程北坤:“别相信她的任何鬼话,拿柜子把门堵住,我回来会敲三下。”

    “完全ojbk!”杜宇脱口而出。

    程北坤捏住他的小脸:“好好说话。”

    杜宇含糊不清:“小妹在此安心等候兄长。”

    程北坤无语片刻,拿枪带着两个老外npc出了门。

    杜宇嘴欠归嘴欠,该听的话还是会老老实实地遵从。

    他先用使用蛮力用衣柜把门挡住,然后才拍拍手四处找东西吃,顺便询问:“明月,你饿吗?”

    明月摇摇头。

    杜宇:“乖哦,等秃秃回来就带你去船长那里。”

    明月又点点头。

    杜宇什么食物都没发现,只能带着明月坐回床边:“为什么你的鼻子那么灵啊?”

    明月:“我也不知道,天生的呀……”

    “等下。”杜宇瞥见申京儿,从被子里掏出两团棉花把她的耳朵堵住,而后又和明月肩并肩,“那你都能闻到什么?”

    申京儿被搞得像个粽子,躺在地板上生无可恋。

    明月摸着下巴想了想:“每个人、每只动物都有味道,我能闻出男女老少……还有各种草药啊、矿啊、墓地啊……”

    杜宇星星眼:“真的吗,那你闻闻我是什么味道?”

    明月瞅瞅鼻子:“甜甜的,不男不女的。”

    杜宇:“……”

    明月露出个天真的笑脸。

    杜宇:“船长是不是很喜欢的你鼻子,他平时都让你闻什么呢?”

    明月的笑脸瞬间消失,小声说:“闻海墨……在很深很深的海底……”

    说着,小姑娘竟然干呕起来。

    杜宇当然想知道海墨是什么,却也很心疼她,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这时柜子后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杜宇竖着耳朵过去。

    程北坤在外面喊:“小雨,是我。”

    杜宇抓起桌上的申京儿的火/枪背在身上,笑着回答:“等着嘿!”

    他气喘吁吁地推开柜子,打开门,程北坤果然站在外面。

    杜宇:“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程北坤进屋:“说男人快不太礼貌吧?”

    杜宇挑眉打量他的背影。

    程北坤看了看申京儿:“附近有异人,别管她了,我们走。”

    说完程北坤回头,却对上黑洞洞的枪口。

    杜宇笑得很甜美:“你说的对呀,快的男人都该死!”

    程北坤很尴尬:“小雨,你这是干嘛?”

    杜宇:“想骗我?看过今天星座运势没有?明月,告诉姐姐,他是什么味道的呀?”

    明月抽抽鼻子,又扶着床干呕了起来。

    程北坤:“……”

    杜宇:“兄弟,我也不想杀人的,你到底是谁?”

    被枪口顶到鼻子的“程北坤”缓缓恢复成消失了好半天的帅哥郑百。

    “原来你没被副本清除。”杜宇好奇打量他,枪顶得更用力,“这能力挺有意思,你会变机器猫吗,我就很喜欢机器猫呢。”

    郑百干笑:“小雨妹妹,我只是想救京儿,是我不对。”

    杜宇:“少废话,机器猫!不然就送你去见藤子不二雄。”

    郑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