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早有预料这艘船会乱套,但真等到异人杀下舞台时,杜宇还是有点头皮发麻。

    那几把火/枪威力不小,打到野人身上却并没有对它造成致命伤,看来丢了脑袋的主持人所言非虚,这怪物果然毛发如钢丝。

    野人怒气冲冲,如金刚般掀翻几个宾客后,直朝开枪的船员冲去。

    程北坤正要带着杜宇往外走逃,此时大厅外和甲板上都都传来忽远忽近的惨叫。

    “这是什么怪物!”

    “救命!救命!”

    “是异人!船长呢!啊!!!”

    ……

    杜宇反应飞快,拉住程北坤就往桌子底下拽:“先苟一下!现在不是硬碰硬的好时候!”

    两人狼狈钻进桌布,却见此处早已来了宾客,是个瑟瑟发抖的黄毛老外。

    杜宇笑:“有歪果仁诶,how are you?fine,and you?”

    老外:“……”

    程北坤按住杜宇的脸:“bb机也有没电的时候吧?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杜宇小声疑惑:“bb机是什么?”

    面对伴随全息网络出生的新生代儿童,程北坤无话可说,他皱起眉头,仔细利用声音分辨大厅的局势:“普通人类没胜算,成屠杀了。”

    杜宇满脸严肃,柳叶般的细眉拧巴起来。

    正安静的时候,旁边面无血色的外国人害怕搭话:“我是美国来的记者华西,现在船离岸多远,我们怎么回去?”

    “中文挺溜啊。”杜宇不耐烦,“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泳又不会游,只能躲在这里咯!”

    话音落下,桌布外是震耳的惨叫和桌椅倒塌的声音。

    华西目露恐惧,满脸冷汗直流。

    杜宇没有再理这个npc,悄悄问侧耳朝外倾听的程北坤:“现在怎么办,如果那个野人非要赶尽杀绝,才肯离开宴会厅的话,咱俩就惨——”

    他没讲完的话,伴随着张忽然伸进桌布的惨白的脸而告终!

    竟然是方才歌唱的鲛姬!

    鲛姬毫无眼白的漆黑双目闪过丝愤怒,张开牙齿尖锐的嘴发出威胁的吼声。

    “啊啊啊啊!怪物,东方的怪物!”华西被吓得屁滚尿流,扶着地板往后躲。

    原本还在谨慎试探的鲛姬见状,立刻飞扑到华西身上,力量之大使得桌子立刻被掀翻。

    杜宇愤怒地拉住桌布:“喂,坑货啊你!”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原本穷奢极欲的宴会厅已然血流成河,那些船员都不晓得去了哪里,只留下些无助的贵族乘客和满地尸体。

    战斗力颇为恐怖的野人满身染得赤红,听到这里的动静后,拎着个船员的断肢缓缓转身。

    程北坤拉住杜宇:“快走!用不着打!”

    杜宇也不喜欢当超级英雄,立刻跟上。

    没想到刚迈出去几步,两人面前立刻闪过行绝望的字——团队任务:帮助记者华西与朋友汇合。

    mmp啊……

    杜宇心里的羊驼全部躁动不安起来。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此刻华西被鲛姬咬死,自己和程大佬会被增援的异人撕成碎片,所以毫不犹豫地朝前一个翻滚捡起地上的火/枪,大喊:“你想办法救他出去,我来对付迷你金刚!”

    程北坤也不是优柔寡断之辈,在看到任务的同时,一椅子重重砸到鲛姬的后背上,猛攻它的头部。

    华西简直神志涣散,手脚并用地朝旁边爬。

    杜宇稍微放心,像猴子似的飞窜到个倒塌的桌子后,瞄准野人果断开了一枪。

    还好,这火/枪和吃鸡游戏里的操作差不太多,只可惜实在太老式。

    野人被炸裂的火/药震得后退半步,怒火溢出的眼睛完全受到杜宇的吸引,飞步朝他追去。

    好在杜宇身形娇小,在混乱的宴会厅绕来绕去,一时间很难被身形庞大的怪物抓住。

    趁这个功夫,还活着的宾客都朝门口落荒而逃,闯入走廊的血腥慌乱之中。

    杜宇跳到个桌子上使劲叫:“大佬,你赶紧带那老外去找他熟人,先别管我!”

    无论程北坤在进入恐怖游戏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半年来夜以继日的副本已经让他变得临危不乱、甚至不乏残忍起来。

    那鲛姬的攻击力主要来自于獠牙和尾巴,它在狂暴中朝着程北坤追去,程北坤狠心拿起一个桌上还在煮沸的中式茶壶砸进它的嘴,然后迈着长腿冲向华西,拽起他就跑。

    杜宇眼看被野人追上,又一个飞跃跳到另外一个桌子角:“喂喂!你还真不管我啊!”

    程北坤带华西大步飞冲:“能力还没好,记得保命。”

    “哼!”杜宇皱眉,看到宴会厅边缘有缰绳,立刻蹭蹭地靠近爬了上去,竟然一荡就跳到吊灯边缘,猥琐地蹲在那晃晃悠悠:“大个子,我们商量下,你别杀我,我也不打你好不好?”

    野人捡起地上的杯盘怒砸他,含糊不清地发出低沉声音:“都该死……该死……”

    杜宇努力保持平衡,却因躲不过而被片破碎的杯子划破了脸,顿时气恼:“我这么可爱!怎么可以破坏我的美貌!”

    野人的语言能力显然不到位,转身狂怒地捶打用于支撑船舱的立柱。

    杜宇简直成了风中的破报纸,摇晃到晕船感又强烈的袭来。

    好在程北坤已经成功地带走了华西。

    杜宇察觉到吊灯固定已松,眼看就要承载不了重量,慌忙环视起逃生之路。

    万万没想到,这时竟然有个六七岁模样的锦衣小女孩跑了进来。

    她白净的脸上溅了几滴血,眼神分外茫然,看着可怜极了。

    野人察觉后,转身朝她靠近。

    杜宇皱眉,忽然大喊:“喂,大个子!”

    野人闻声回头。

    杜宇瞬间一枪打到它的眼睛,野人在血肉飞溅中倒地,痛苦地哀嚎。

    “我也不想的,但你怎么能杀小孩?!”杜宇瞄了眼满嘴血的鲛姬,从吊灯飞跃而下,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小女孩抱起她:“还不快谢谢我神狙!”

    小女孩完全懵了,眨着天真的大眼睛凝视他。

    杜宇冲到走廊后左右一瞅,发现墙上有个用血写着的left,立刻抱着小女孩冲去。

    看来是船里的异人都跑了出来,走廊里的惨状堪比战场。

    好在暂时没有危险,打一会儿歇一会儿的恐怖游戏规律仍被完美保持。

    杜宇手脚飞快,终于在通往甲板的出口处找到程北坤,他刚想说话,就被自己急促的呼吸搞得直咳嗽。

    程北坤松了口气的表情,打量了下紧张的华西,解释说:“他报社的摄影师因为晕船还在房间里,我们去帮忙会和吧。”

    杜宇放下小女孩,面露菜色:“我也……”

    他话都没说完,就转身狼狈地干呕起来。

    小女孩看看这家伙,又看看程北坤:“叔叔,姐姐怀孕了吗?”

    杜宇朝程北坤竖起中指。

    “这是谁?”程北坤皱眉质问:“凭什么她是姐姐我就是叔叔啊?”

    杜宇什么都没吃,自然吐也吐不出来,只能虚弱地靠在墙边笑。

    程北坤无语地抱起这家伙:“抓紧时间。”

    话毕就要带着华西离开。

    小女孩也亦步亦趋地跟上来。

    杜宇把下巴放在程北坤肩膀上,眨着大眼睛看她:“你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我没有爸爸妈妈。”

    杜宇:“那你怎么在这里?”

    小女孩:“是庄先生收养了我,我在船上帮工。”

    “庄先生……”杜宇感觉自己听过这称呼好几次,回忆起来:“船长?”

    小女孩点点头。

    杜宇立刻挣扎着跳到甲板上,双手手心朝上示意程北坤的怀抱:“原来是这样,这个位置是属于你的,小妹妹请上座。”

    小女孩:“?”

    程北坤:“……”

    杜宇朝程北坤眨眨眼。

    程北坤露出和善的笑容:“那我们带你去找船长好不好?”

    小女孩又点头。

    程北坤作势要抱她。

    小女孩却后退半步嫌弃躲开,然后脸蛋红扑扑地说:“我要姐姐抱,年纪大的人有味道。”

    “…………”程北坤英俊的脸庞彻底僵掉,然后真诚地看向杜宇,“队伍就地解散,我们各奔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