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宇从来没在全息游戏里睡过觉。

    因为经济状况不好,在他赢得7p头盔之前,只曾到网吧里去登陆《梦境启示录》。

    就连上网费都是帮别人打boss赢来的,怎么可能还花着钱呼呼大睡?

    所以洗过澡后,这家伙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了好半天,才迷迷糊糊地失去意识。

    又回到了石洋镇人体研究所。

    克隆人们在闪烁的红光中拼命地奔跑。

    许冉搂着齐甜甜缩在角落,被持枪的屈正不断逼近……

    宛如被丢进黑暗不断下坠,不安感令杜宇猛地睁开了双眼,一身冷汗。

    好后悔啊,应该帮助那些npc有个结局再离开的。

    ……他随手扎起长发,爬坐到地毯上喘息。

    据说安全区没有白天,窗外仍旧是光影朦胧的夜色。

    杜宇喝了桌边的水,无聊打量过四周后,忽然很好奇大佬正在干什么。

    这个小屋面积不大,有点类似于过气的loft结构,楼上还有个房间。

    程北坤并没有锁上门,杜宇探头探脑地进去,被满屋子的手绘画和红线吓了一跳。

    他瞪大眼打量被贴满画的墙面:那些画是各式各样的场景,有欧式小镇、有未来都市、有热带雨林、也有鬼魅的石窟……连接着画的红线上挂着不少便利贴,每个上面都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正靠在窗前的程北坤皱眉:“干吗?”

    杜宇指了指周围:“这些……是什么啊?”

    程北坤关上窗:“看不出来吗?”

    “是你去过的副本?”杜宇啧啧称奇:“你不会是想要打通这个世界的恐怖游戏吧?”

    程北坤不回答,打算把他往外赶:“睡觉去,你需要恢复体力。”

    杜宇手疾眼快地转了个圈,一把抢走大佬握了半天的东西:“咦?徽章?”

    程北坤也不着急,冷笑:“嗯,纸片人副本给的奖励。”

    杜宇仔细观察手里异常精美的战利品:银色雕花的表面飘着不真实浮光,中间两横两竖的图案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经常见。

    程北坤慵懒地坐回桌前,把两条长腿随意搭在桌上:“双子,是双子座。”

    “好巧啊我就是双子座!”杜宇惊喜。

    程北坤斜视:“怪不得这么精分,害我总感觉自己在跟好几个人说话……”

    杜宇摸摸头:“别夸我,我会骄傲的,不过,双子应该指的是克隆人吧?”

    程北坤:“也许。或者还有其他更狡猾的寓意。”

    杜宇疑惑:“每个打开出口的人都会得到徽章吗,这是干啥子用的?

    程北坤:“不会得到,我也是第一次见。”

    杜宇急性子,立刻在他面前弹跳:“到底是怎么回事,通通告诉我吧大哥哥!”

    程北坤:“………………”

    杜宇笑得一脸纯良。

    程北坤无奈站起:“正常被感染病毒、第一次进副本的玩家会开启个新手关卡,教学一些必知的规则。每个活着的人都有副本荣誉等级,共九级。等级越高的玩家,获得的副本奖励越多,在安全区可以停留的时间越长。不过相应的,进入副本的难度也要越难。”

    杜宇得意:“所以sss是不是最难的?我一来就通关最难副本!我,杜小雨,恐怖游戏天选之人,了解一下!”

    程北坤不忍直视地侧头:“你出副本的大厅叫生门,而入口叫死门。死门里除了字母难度等级的随机副本外,还有十二楼对应的十二宫副本——只不过那十二个副本从来没有人进去。”

    杜宇平时游戏玩得很多,很快就理解了这些话,追问:“自古以来都不缺勇气爆表的炮灰,不是没人敢进,是进不去吧?”

    程北坤:“嗯,进十二宫需要两个条件——队长荣誉度超过九级,和星盘钥匙。”

    “钥匙?就是你手里那个双子徽章?”杜宇兴奋:“咦嘻嘻!还说我不是天选,一遇到我,你就拿到钥匙了!”

    程北坤放弃挣扎:“好,你天选,你最天选了。”

    “怎么感觉你在骂人啊……”杜宇摸摸下巴:“不过我好像只能在安全区待48小时呢,这么短时间能凑齐五个人吗。”

    程北坤伸手:“所以,跟我组队。”

    杜宇扭捏:“怎么组队啊?要是双修我可不会同意,我还是黄花大闺女。”

    “我也不同意!我对女人没兴趣!”程北坤嫌弃,一把拉住他的手,直接拽到桌前的一张文件前:“签字。”

    杜宇:“慢着,让我读读细节。”

    程北坤不耐烦地写了名字,躺到在房间角落的床榻上说:“随便你,反正不准离开这房子。”

    话音落下,他就没了声音,看来是累极了。

    杜宇哼哼着落座,认真读好每个字,发现的确没什么猫腻。

    文件只是解释组队后可以共同进入副本,一切判断条件都以队长的荣耀、道具和奖励为主之类的细节。

    他揉揉手腕,在上面写好“杜小雨”三个字。

    瞬时间,文件发出金光漂浮到空中消散。

    杜宇看到几行虚拟的字闪过。

    杜小雨加入程北坤队伍,队伍人数2/5。

    安全区剩余停留时间231小时。

    他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走到窗前眺望远方依山闪烁的光亮,就好像在看古早味的动画片《千与千寻》。

    其实ld世界的创建者心里也有美好的部分吧?那他、或她为什么要创造这里,让人们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进行游戏呢?

    现在的杜宇当然想不出答案。

    他回头望向程北坤满屋子的攻略,最后拿起桌上新画的一张速写:穿着水手服的持刀小萝莉大战克隆人,姿势十分有爆发力。

    “嗯,确认过眼神,是帅气的我!”杜宇美滋滋地暗自发誓:“姐,等我,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安全区像个磨灭人意志力的天堂,可一旦知道还有很多可怕的危险横在前面,任谁也没心思享受。

    等待是非常难熬的。

    程北坤靠着人脉打探了三天,都没听说城里出现第二个徽章。

    最后他也是没别的办法,联络了个有钱的买家,打算临时组成开荒团伙进十二宫看看。

    出发那日,杜宇带了个大背包,里面全是从郊区采的水果蔬菜。

    他鼓鼓囊囊地爬上了朝夕楼的坡头,跟着程北坤进了死门大厅。

    这里非常安静,玩家不多。

    偶有几个出现的,也都是步履沉重、表情不安。

    唯独杜宇兴奋地狂奔了圈,气喘吁吁地回来问:“有没有很像电影里的皇宫啊?”

    程北坤揪住他的马尾辫:“老实点,我随时可以把你踢出队。”

    “哎呀呀,我不想像你一样秃顶!”杜宇惨叫着捂住头,吸引了所有玩家的目光。

    程北坤尽管带着口罩,仍可想象脸一阵红一阵青:“哥头发很茂密,你闭嘴!”

    杜宇乐不可支:“我调节下气氛嘛,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紧张了更容易犯错误。”

    程北坤:“得了,走吧。”

    杜宇撇撇嘴,跟他绕到大厅后的长廊,发现这里有露天繁花,在夜色中馨香迷人。

    只可惜长廊尽头站着三个脸色严峻的人,半点都对不起良辰美景。

    杜宇边打量边靠近。

    领头的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也就二十岁出头。剩下两个男人,一个英俊高大有气质,一个绝对超过一米九、肌肉足有当boss的潜质。

    程北坤很淡定:“你就是申京儿?”

    漂亮姑娘眼神傲慢地点点头。

    杜宇噗的一声憋不住笑:“你叫神经——唔——”

    程北坤无情地捂住她的嘴按在怀里:“这我妹妹,脑子有问题,别理她。”

    申京儿杏眼里透出不耐烦,介绍说:“这是郑百,八级荣誉玩家,经验丰富,这位是孙旭,你看得出来,很能打。”

    程北坤:“嗯,进去以后理智行动。”

    申京儿把好大一袋金币递给他:“别拖我后腿就好,还是各凭本事吧。”

    程北坤也不恼她的傲娇,将金币收进虚拟的储钱空间里,捏住那枚双子徽章:“开哪一宫?”

    杜宇疑惑:“有什么区别吗?”

    犹如男模般养眼的郑百笑了笑:“都是未知数,碰运气的。”

    杜宇推了推程北坤:“那就去你的星座,处女宫吧?”

    程北坤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是处女座?”

    杜宇嫌弃:“噫……只有处女座自己会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

    申京儿:“…………都一样,少废话,走。”

    杜宇拉住程北坤的胳膊叽叽叽:“她好凶……”

    孙旭讲话透着股耿直劲儿:“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别吵架,和谐一点。”

    “那怎么行?一山不容二美。”杜宇气美女:“希望第一轮小姐姐就出局!”

    申京儿气急:“……你!”

    处女宫。黄道第六宫,传送门位于七层楼的房间深处。

    五个人毕竟只是金钱关系,都盼着自己能找到方法离开这个恐怖世界,也没多说什么就穿进了副本里。

    杜宇拉着程北坤的手,在狂风大作之后,轻盈地落到了个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码头上,身上莫名换成了个短款红旗袍,后背上积攒着食物的包也没了。

    周身清秀妖娆的妓/女、黄包车夫、发型乖张的洋人和老式游轮……这些景象在电影里都不常见,对这位新生代的少年更是陌生至极。

    此刻正值傍晚,天外云层层叠,赤红的光染透了海面。

    同样穿上三件套白西装的程北坤摸出张船票:“海女号?”

    杜宇顿时紧张:“啊?我不要上船,我不会游泳!”

    “不会游泳?”程北坤挑眉,捏住他的两个丸子头:“这就好办了,你不听话,哥现在就把你丢下海喂鱼。”

    杜宇一脸委屈地揍开他。

    程北坤望向血红色的海天,皱眉说:“是雨云,看来比想象中还要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