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宇被从恐怖副本甩出来的时候,有种坐了把过山车的晕眩感。

    他仍旧全身血迹、狼狈不堪,趴在地上缓了好阵子才适应新环境。

    眼前飘过红字提示。

    玩家杜小雨

    通关副本纸片人

    评价:b

    奖励:202梦悦币

    柴吉协助扣除:200梦悦币

    结算:2梦悦币

    安全区停留时间:48小时

    杜宇惊呆了,盘着腿坐起来,接住凭空掉落的袋子,打开看看里面两枚金光闪闪的小硬币,挠了挠长发郁闷暗想:这狗的心肠是煤炭做的吧,得亏没全把报酬拿走……

    “小妹妹,需要帮助吗?”

    头顶忽然响起温柔的呼唤。

    杜宇抬起脑袋,看到三男两女围着自己,连忙摇头。

    说话的女人抱手微笑:“前几天没见过你,看你伤的不轻呢。”

    杜宇边假装纯良地眨眼,边趁机环顾四周,才发现身处在个光线略暗的中国风大厅中,大厅两侧悬浮着数不清的副本传送门,它们缓缓旋转,时不时就有人从里面摔出来,论悲惨程度比他也强不了多少。

    走神的工夫,那女人已经俯身来拉扯杜宇。

    杜宇警惕地往后躲。

    幸好一个熟悉的高挑身影出现,用力甩开她的手:“抱歉,这是我的人。”

    程北坤只带着口罩,露出深邃的黑眼睛。

    那几个人互相对视后,竟然选择离开。

    杜宇哈哈笑:“原来你是安全区一霸啊。”

    程北坤:“他们是马上要进副本的人,是想捡炮灰。”

    带一两个懵懵懂懂的感染者进去,的确能逃过出局的命运。

    杜宇恍然大悟。

    程北坤悠闲地蹲下,伸出手来。

    杜宇热情击掌:“嘿!”

    程北坤失去耐心,凶道:“你找死呢?钱给我!”

    在副本里他还没这么态度恶劣过,杜宇也是少有地没享受到萌妹待遇,委屈巴巴地把钱袋放他手上:“说好了给你一半的,可得给我留点。”

    程北坤颠了颠重量,冒出不祥的预感,打开来一看,顿时崩溃:“钱呢?”

    杜宇摸头:“小柴犬帮我也是有条件的啊,它要200梦悦币,结束时系统就扣掉了,只有这么多。”

    程北坤:“…………”

    杜宇拿出个硬币我在手里:“你一个,我一个,排排坐,吃果果。”

    程北坤:“……”

    杜宇从大佬漂亮的眼睛里读出“绝望”二字。

    这回程北坤什么废话都没有,起身就朝大门走去,再也没搭理他。

    虽然杜宇也没指望人家能一直带着自己,但忽然分开,心里也有点空落落的。

    不过,人生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杜宇拍拍裙子站起来,很快也离开了这个弥漫着血腥和潮气的大堂。

    所谓的安全区应该是让感染者们休息的地方,理应没有副本里那么恐怖吧?

    没钱没什么,杜宇打小就是穷过来的。

    他打算找个地方洗把脸、骗点吃的、睡个觉就好,所以身上只有一个金币也并不失落。

    万万没想到,安全区不仅不恐怖,还很漂亮。

    不仅漂亮,而且享受的东西应有尽有!!!

    站在出口的杜宇身处个位于高坡的鼓楼前,眼前所见到的皆是依山点亮的簇簇明光。

    那些明光依附在古朴的建筑上,或是灯笼、或是烟花,简直把天空中的月亮都衬托的黯淡了。

    四处行人如织,看来7p头盔带来了很多感染者。

    如果不是感染者们忧心忡忡,并不快乐,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天堂了。

    杜宇愣愣地走下盘山木楼梯,呆看道路两边各式各样的商店。

    最终,他在个卖甜甜圈的甜品房前驻足。

    橱窗里摆着各色各样的甜甜圈,有的洒着糖粉,有着淋着巧克力酱,香气诱人。

    太饿了……

    杜宇得到能力后肚子就一直咕咕叫,此刻简直饥饿到极致。

    他咽了下口水,看向甜甜圈的价格牌。

    “美容甜甜圈 64梦悦币/个”

    美容???都要死了美什么容???!!

    杜宇欲哭无泪地看着高昂的价格,捏紧兜里的金币,发现自己在玻璃窗上的肮脏倒影和乞丐没两样,难免更心酸。

    三次元穷苦也就罢了,怎么穿越进这里还惨得变本加厉?

    正当他对人生产生怀疑时,店门伴随着快乐的哼哼声忽然打开。

    竟然是柴吉那家伙!

    它飞在半空中,香甜地啃着个甜甜圈,脖子里还挂了另外一个,简直美得冒泡。

    杜宇咬牙:“混蛋!混蛋!”

    柴吉被吓的翻滚一拳,吃惊:“怎、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你花的是我用命换来的钱!”杜宇的帆布包连带刀都随着离开副本消失了,他只能赤手空拳地追打上去:“今天我一定要吃狗肉煲!”

    “啊啊啊!!!”柴吉连忙逃跑,结果刚冲出去几米,就跟个撞到电蚊拍的蚊子一样跌落在地上。

    杜宇赶快飞步靠近,发现这蠢狗是被甜甜圈噎到了,噎得直蹬腿。

    他毫不客气,拎起柴吉就抢走它脖子上挂的甜甜圈:“归我了!锤死你!”

    柴吉委屈的两眼含泪,边咳嗽边申辩:“我是诚信引导员,钱是我辛苦赚的,你不能抢!”

    杜宇蹙眉,伸出自己白皙可爱的小拳头。

    柴吉作为只吃过亏的狗,识时务地抱着吃了一半的甜甜圈倒退:“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下次你不会活着出来了!哼!”

    话毕它就一溜烟地飞跑掉。

    杜宇翻了个白眼,疲倦地走到河边洗了洗脸和手,呆坐在路边咬自己的战利品。

    味道还真不错。

    正狼吞虎咽时,头顶忽然被笼罩上暗影。

    杜宇抬头,看到两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不由打了个嗝:“干吗?我不是新手,敢惹我干死你哦!”

    两个中年男子对视而笑,色咪咪地打量她:“小妹妹,你想怎么干啊?”

    = =???

    这种地方还有闲心耍流氓?

    杜宇咬着甜甜圈站起来,连犹豫都没有就狠揍上去。

    两个大男人对一个小姑娘,怎么想都不太可能吃亏。

    可奇怪的是杜宇的力气非常大,街头斗殴的经验也颇为丰富,不出两分钟就给他们打倒在地,叼着甜甜圈含糊不清地边骂边抽耳光。

    路过的感染者们惊讶围观。

    有看不过去的人说:“喂,再打就打死了,在安全区杀人要受惩罚的。”

    杜宇这才停手,抬头眨眼。

    路人遗憾:“好可爱的小姑娘,怎么这么暴力啊。”

    有人嗤笑:“不暴力的在ld世界能活下去?”

    杜宇拿下甜甜圈,擦了擦口水,正要替广大女生发表正义的言论,水手服就被人从后面拎住。

    他猛地回头,看到已经梳洗干净、换了身新衣服的程北坤,不由挣扎:“你干吗,我不欠你钱了啊!”

    “别在这惹事,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程北坤口罩后的声音很轻,二话不说就把这家伙抗在肩上抱走了。

    安全区有多大,还真不容易估计出来。

    程北坤七拐八拐地把杜宇带到个偏僻的小楼,用指纹打开门,皱眉丢他进去。

    杜宇摔了一跟头,发现这个房子里面同样古典,摆着不少散落的书籍和卷轴,不由惊讶:“这是哪啊?”

    程北坤:“我家。”

    杜宇惊讶:“你还有家?哪来的?”

    程北坤:“买的。”

    杜宇嘴巴都合不拢:“你到底在这里多久了?”

    程北坤:“半年。

    杜宇眼睛溜圆:“你真实的身体好禁活啊……”

    程北坤不屑地哼了声。

    “你又找我干吗啊?”杜宇捧住脸笑:“是不是因为我很可爱?”

    程北坤:“要不是你有用,我早就把你留在人体研究所了。”

    杜宇:“我到底有什么用啊?”

    程北坤:“你不是正常进副本的吧?你有这个世界的漏洞。”

    杜宇:“漏洞,你是说柴吉?那只狗?”

    程北坤:“算是吧,我要想办法捉住它。”

    杜宇冲进厨房拿了把刀跑出来:“好的大哥哥,我这就去!”

    “……”程北坤:“求你去洗个澡睡个觉,下个副本跟我一起进的话,全是sss以上的。”

    杜宇:“睡什么觉?年轻人不用太爱惜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