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燃个子同样高挑,只比程北坤稍微消瘦一些。

    他显然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会被个短腿萝莉暴揍。

    所以犹豫的瞬间,就重重地撞到了墙上。

    其实杜宇没有杀真人的胆子,单纯想吓唬吓唬这家伙,故意装得凶巴巴:“你才是那个副本第六人、故意阻止我们通关的吧?在资料馆带走甜甜干什么?现在时间紧迫,还有空躲在这儿吃喝玩乐?”

    “我……咳咳……”陈燃被他掐住脖子,咳嗽道:“我当然想通关……可你们的计划……我不了解……我要问孩子事情……总进度95以上,就能通……”

    杜宇皱眉:“总进度?就是每个人的进度加起来?那不是快了?”

    “越往后进度越难长。”陈燃点点头:“你放开我……别自相残杀……”

    杜宇略松了力气,却还是虎视眈眈。

    陈燃捂着脖子痛苦喘息,片刻后才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忽然限时一小时?”

    杜宇郁闷:“别提了,玩脱了,我绑架了许冉。”

    陈燃:“= =……”

    杜宇挥挥刀:“不是聊这些的时候,你打听出有用的了吗?汇集信息去找程北坤,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陈燃:“这孩子,她爸在半年前的火灾里去世,许家老宅都烧没了,只有她跟她妈逃了出来。”

    杜宇看瞥向齐甜甜,发现她正安静的瞧自己。

    这种安静对于个孩子而言,叫人有点不寒而栗。

    陈燃看准杜宇走神的功夫,瞬间试图反手制住这家伙。

    还好杜宇早有提防,在陈燃有动作的同时,全力一拳砸在他肚子上:“老实点!”

    陈燃痛苦地弯下腰,弱鸡标签确定无疑。

    “偷袭我害你差点劲儿。”杜宇不耐烦:“还有什么,赶紧交代!还是你想留在这里和克隆人陪葬?”

    陈燃摇头:“别的就是许冉发动了这次暴动之类的,想必你们也知道吧?我以为得到甜甜会有很多进度,但她毕竟只有四岁,根本不明白事理。”

    杜宇狐疑地打量陈燃片刻,然后松下力气,拉住齐甜甜的胳膊:“跟我走吧。”

    齐甜甜害怕地往后缩:“我不!外面好可怕!我要和陈叔叔在一起!”

    ……还挺会笼络小萝莉。

    杜宇瞪向陈燃,陈燃扶了扶眼镜一脸无辜。

    齐甜甜委屈地往后躲。

    杜宇吐槽:“小妹妹,你别装啦,你这么害怕的话,为什么在食堂看我们打架打得津津有味?”

    齐甜甜很懵:“妈妈不让我去食堂,食堂的肉不干净……”

    恐怖片里的小孩子通常最可怕,杜宇遇到甜甜后也对她慈爱有限,就是因为看到这小家伙在食堂偷窥,可仔细想想——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杜宇开动大脑,回忆起起许冉和屈所长吵架时,她让屈所长交出女儿和克隆胚胎……加上超速培育的技术……

    他忽然瞪大眼睛,紧张说:“还有一个!”

    陈燃被吼得发懵:“还有什么?”

    “还有一个小孩!半年前,许冉让屈所长帮自己克隆了甜甜,这个研究所有技术快速养成克隆人,所以那个小孩很可能已经不是婴儿了!”杜宇清晰地回忆起趴在橱窗上的小孩的黑影:短发、瘦小、眼白很多,根本不是甜甜!

    陈燃扶着眼镜消化这些话。

    杜宇还不见外地抱起齐甜甜,又拖住他:“去一楼,抓紧点找到小克隆人,然后带去跟程大佬集合!只要两个孩子都在手上,npc不坦白也得坦白!否则屈所长骗到钱逃走的话,什么都来不及了!”

    陈燃被迫跟着他狂奔,看到方向不对,连忙阻止:“那头电梯坏了,走这边!

    杜宇不信,选则听从直觉:“谁知道你是不是坑我!少废话,楼梯间!”

    如果抛却本质不谈,他看起来还真是个元气满满的水手装少女。

    陈燃目光复杂地打量片刻,倒也默默服从,没有再耽误时间。

    如果可以不动脑子,谁也不愿意绞尽脑汁的费劲。

    可自小失去父母保护、只有个孱弱姐姐的杜宇,早就有了本能的自保意识。

    他知道,或许经验丰富的程北坤有本事通关,但总是忍不住计划靠自己琢磨出个子丑寅卯来!

    多年前的复制人姐妹……许冉、悠悠……甜甜、克隆人……许冉怀了双胞胎……初恋丈夫……火灾……纸片人……

    无数的词在大脑中蜂拥挣扎,仿佛马上就要被串成情节、呼之欲出,但又有点模糊。

    杜宇的第六感告诉他,或许此刻缺失的不是直觉,而是个他不知道的知识点。

    快要通关的激动感带动的战斗力蹭蹭上涨。

    杜宇作为主力,一路砍翻了拦路的克隆人,跑回了七零八落的食堂。

    他作为武器的刀已经卷了刃,只能扔掉,重新卸了个椅子腿充当棍棒。

    陈燃畏畏缩缩地跟在后面,抱着齐甜甜小声问:“你能快速治愈?这能力很厉害啊。”

    杜宇:“那你呢,你的能力是什么?”

    陈燃笑笑不回答。

    杜宇也不理他,指指前面:“火已经灭了,但我就是在那看到那小孩的。”

    “小心点。”陈燃嘱咐,自动选择当咸鱼。

    杜宇白了他一眼,猫腰往前探索。

    忽然之间,一个大力拉住他,吓得杜宇满身冷汗。

    原来是程北坤。

    程北坤捂住他差点惨叫的嘴,压低声音:“你好了?”

    杜宇点头:“嗯,时间不多了,我来找小克隆人威胁许冉和屈所长。”

    程北坤:“它就在厨房里,但是跑得很快,动作轻点。”

    大佬不愧是大佬,已经意识到了第二个孩子这件事。

    杜宇佩服点头。

    陈燃也很配合地哄着齐甜甜,四个人小心翼翼地往里走。

    黑暗中传来吸溜吸溜的奇怪声音。

    杜宇:“我天,谁吃面条呢,心真大。”

    程北坤:是小克隆人,在喝那锅肉汤,它饿了。”

    杜宇瞬间反胃,干呕了起来。

    这动静有点大,喝汤的声音瞬间停止了。

    杜宇宛如在玩一二三木头人,不敢多动一下。

    程北坤瞬间决断:“分头行动,快抓!”

    这下子杜宇也不躲了,立刻打着摸着黑冲上去。

    血糊糊的厨房里的确站着个小黑影,在他靠近的瞬间转身就跑。

    好在程北坤飞速绕后,堵了个正着。

    没想到那小孩就像只猫,一下子爬上了墙。

    糟了……

    杜宇心凉一半。

    就在这时,黑暗中响起了脆生生的呼唤:“妹妹!”

    是齐甜甜。

    小黑影的动作停下,跳到地上,小心翼翼地靠近她。

    程北坤打亮了手电。

    小黑影果然是个两三岁的小女孩,看得出来,她和齐甜甜的五官非常像,只是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简直像婴儿一样纯洁。

    陈燃蹲下,伸出手拉住她们两个。

    程北坤给杜宇使了个眼神,杜宇瞬间明白又被人占了便宜,立刻冲过去一棍子抽向陈燃。

    陈燃仓皇躲过:“你、你干什么?”

    杜宇:“别扮猪吃老虎,孩子是我们堵到的。”

    陈燃扶住眼镜,干笑:“我只是想帮忙。”

    程北坤大步上前:“不必了,你比郝月命好,可以跟我混出副本。”

    话毕,他一掌拍响了墙上的警铃,然后对着天花板上的一个小绿点说:“屈所长,两个孩子都在一楼a02区,如果你还想要许冉的钱,就立刻带她过来!”

    三人周围红光闪烁,飘起提示:触发副本结算!当前进度80!触发副本结算!当前进度80……

    杜宇第一次经历,紧张的手心冒汗:“你真的能把进度推到95吗?”

    程北坤:“应该差不多吧。”

    杜宇要哭:“别应该啊。”

    程北坤:“很多都是猜测,没有证据支撑,但这次时间来不及了。”

    杜宇忽然想起柴吉的话:“对、对了。许冉应该是怀了个双胞胎,但就剩了甜甜一个——狗告诉我的!”

    陈燃像看傻子一样打量杜宇。

    程北坤诧异地看向他,露出好看的笑:“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杜宇稍微安心。

    程北坤摸摸他的头:“别忘了,副本的一半报酬归我。”

    杜宇大大咧咧地答应:“没问题。”

    屈所长赶来的比想象中更迅速,他叫几个克隆人挟持着许冉。

    许冉跌跌撞撞,看到甜甜立刻大哭:“宝贝,到妈妈这里来!”

    程北坤手疾眼快,抱起要冲过去的齐甜甜:“不用了吧,许女士,现在你自身难保。”

    屈所长抬起枪:“把孩子给她,我只要钱。”

    “要钱到国外继续你失败的研究吗?”程北坤啧了声,摆了摆食指:“不,应该说你相当成功的研究。”

    屈正很烦躁:“胡说什么,这些跟你们这种实习生无关,我不杀你们,赶紧滚!”

    杜宇:“读书人就别学别人讲狠话了吧,一点都没威胁力……”

    屈所长欲言又止,不知道是不是ai卡壳了。

    程北坤把杜宇拎到一边,实力分析:“短时间内培养大批克隆人生长成熟、体格比常人健壮、甚至融有动物基因、靠精神干扰仪来控制它们的攻击性,这不是医疗所需要的技术,是军事啊,屈所长,这就是许冉不愿意你继续克隆人研究的原因吧?”

    随着他讲话,进度条从80开始缓慢增长。

    杜宇完全没考虑到,联系各种细节,压抑住自己企图鼓掌的冲动。

    哭泣的许冉听到这些话,忍不住大笑起来:“屈正啊屈正,没想到几个素未谋面的孩子都看穿了你的诡计,你以为拿到钱就能逃掉吗?国家早就盯上你了!”

    屈所长转身狠抽了许冉一个耳光:“闭嘴!我被抓了,你也好不到哪去,你个克隆人、杀人犯!”

    “许悠,他说的没错。”程北坤认真道:“虽然你作为许冉的克隆人被许家养大,命运却是在她需要的时候提供心脏,这很不公平。但你联合屈正杀了许冉、囚禁许之海夫妇,骗婚深爱许冉的齐南,恶劣程度已经和他们不相上下了。你反对屈正的研究,不是因为良知,而是知道政府开始调查、害怕殃及自身——毕竟屈正的阴谋恰恰是他帮你瞒天过海的砝码,而真正反对他所作所为的,是你生物学上的父亲,许之海啊。”

    许冉和屈正都被程北坤说愣了。

    进度条已经飙到93。

    杜宇一路感觉自己和程北坤水平相当,现在才感觉到新手与大佬的差距。

    程北坤拿出个不知道哪里捡的手机虚晃:“我已经恢复研究所信号,报警了,安心吧,这些事在警察那里不再是秘密。”

    许冉声音发哑:“你到底是谁?”

    程北坤:“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就当我是那个注定要发现你们罪恶的人吧。”

    杜宇:“你就当他是柯南吧。”

    许冉和屈正又卡壳了下。

    程北坤看看虚拟的进度条,微笑:“许悠,本来你取代了你姐姐的人生,嫁给了你爱的齐南,应该很幸福吧?他是从什么时候知道你是克隆人呢?是你怀孕、还是你双胞胎的一个胎死腹中?”

    许冉被这话刺激到,愣愣地说:“他也爱我,一直都爱我,一直都爱我……”

    程北坤:“那你为什么杀了他?”

    许冉惊叫:“我没有杀他!是他自己精神脆弱,是他点燃了我们的家,不是我!我还有甜甜!”

    齐甜甜看到母亲崩溃,忍不住大哭起来。

    那个小小的克隆人满身是污血,却咯咯地跟着傻笑。

    程北坤擦了下齐甜甜的眼泪:“我明白,其实你联合屈正杀了一起长大的姐姐,心里很愧疚,你又恨她又愧疚,被折磨得不行。本来怀双胞胎,你觉得是上天的救赎?结果很不幸啊,齐甜甜在你肚子里就吃掉了她的姐妹,让另一个小宝宝变成了纸片胎儿,就像你抹杀了许冉,就像甜甜,要抹杀掉她一样,发疯的不是齐南,而是你吧?你再好好回忆下,你丈夫是不是你杀死的?”

    许冉全身颤抖、眼神混乱。

    小克隆人被大家注视,懵懂地张大它眼白颇多的诡异大眼睛。

    杜宇左看右看,靠近许冉:“姐,你的眼睛很正常呀,带美瞳啦?”

    就在这个时候,进度爬过了95。

    程北坤一把拽过杜宇:“别皮了,副本出口来了!”

    杜宇仓皇侧头,却看陈燃已经率先朝走廊尽头一个银白色的旋转光圈里冲去,丝毫不留恋身后。

    杜宇:“可、可是……他们怎么办?屈所长要逃走了怎么办?还没到100啊!”

    程北坤:“出口只有五分钟,从来也没100!做不到的!”

    屈正被这几个“实习生”的诡异行为搞蒙了,抬起枪骂道:“胡话说够了没?!别让他们跑了!”

    程北坤骂了句脏话,伸手打了响指,在时间静止的刹那,讲不太甘心的杜宇推进了出口中,殷切地嘱咐道:“别忘了,一半报酬要给我!”

    杜宇呼唤:“你说啥子?风太大!我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