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层有不少失控的克隆人在游荡,三个人小心万分地躲进楼梯间。

    程北坤坚持扛着方才失血过多的杜宇,看似在调节气氛,搭话问:“黄老师具体负责研究哪方面的?之后还要拜托您多多指教呢。”

    黄天新走在最后面,苦笑回答:“我是屈所长的博士生,专攻超速培育,让克隆人在一年内达到生物成熟……哎,还不知道研究所会怎么样呢,本来资金链就断了,又出了这种事,肯定要被卫生部重新审查的。”

    程北坤:“别太担心,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杜宇忍不住翻白眼,又开始扑腾:“我好啦,放我下来!”

    程北坤帮他站在楼梯上,拍了下头:“别再逞强。”

    杜宇哼了声,趁热打铁地追问:“黄老师,资金链为什么会断呢?许家不是很支持这个项目?”

    黄天新苦闷:“许女士和屈所长有了些矛盾吧,具体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这两年经济都很紧张,本来还以为她带齐甜甜来做克隆人,情况会好转的,结果……”

    周身血腥味弥漫的漆黑空气说明了一切现状。

    程北坤:“那……许女生的父母和老公呢?”

    黄天新惊讶:“你不知道?”

    杜宇:“???”

    黄天新刚要说话,楼梯间的天花板上忽然飞速爬过个黑影,猛地扑下来按到他,在嘶吼中拼命撕咬,肉体破碎、血液外涌的声音格外清晰。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

    杜宇已经摸到斩杀这种怪物的技巧,回神后飞跳到克隆人后背上,揪住它湿凉的头发,直接用菜刀割颈。

    只可惜还是晚了。

    黄天新躺在克隆人尸体下,被咬开的喉咙不断冒血,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

    程北坤皱眉蹲下:“黄老师!”

    “是我……不该擅自……修改dna链……怪物……都怪我……”黄天新嘶哑地说过这句话后,头一歪,再也没了反应。

    杜宇又急又气:“我们也太倒霉了吧?刚问到点眉目,说,你是不是非洲籍的?

    程北坤平静起身:“不,这是系统诛杀了npc,避免他透露太多信息。”

    杜宇不是很明白。

    程北坤:“至少,我们知道许冉的家人是个突破口。赶紧走!”

    杜宇被他拉了个趔趄,跟着朝楼上飞跑:“怎么啦?”

    不用程北坤解释,黑暗中便浮现了一行红字:拯救黄天新的任务失败!

    杜宇很想喷血:“失败会怎样,不会还有惩罚吧?”

    程北坤冷哼了声:“废话,不然给奖励?”

    杜宇没机会再废更多话,因为楼上楼下同时传来了细微又粘腻的脚步声。

    是拿着攻击物的克隆人。

    它们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连头发的长短都差不多,都显得健壮而又冷漠。

    杜宇挡着程北坤,非常紧张地握紧菜刀:“上面三个,下面五个,我们要凉了吧?”

    程北坤当机立断:“打不过,赶紧拿出你百米冲刺的速度!”

    杜宇:“哈?”

    程北坤一把抓住这家伙,用另外的手打了个响指,然后像拖狗子一样拖着杜宇狂奔而去。

    所有的克隆人和这个世界都被定格,就连衣料也变成雕塑似的不再微动。

    杜宇使劲踩着楼梯朝十楼跑,刚打开门又看到三五个克隆人正准备拦截,赶快拐外冲进稍显安静的走廊,激动道:“也太不公平了吧,你这能力和作弊有区别吗?!”

    程北坤:“傻妞,占着便宜还卖乖!找地方躲起来,惩罚一般会持续十五分钟!”

    两人头也不回的一路跑下去,也不知道跑了多远。

    杜宇忽然指着前面:“那间屋子有点亮光!”

    程北坤一同寻光而去。

    万万没想到,两人一推门,穿过客厅,竟然看到个年轻女人站在窗前抱手,从玻璃的倒影来看,不是别人,就是副本故事的主人公许冉!

    杜宇惊了:“啥玩意?怎么跑boss面前来了?”

    程北坤崩溃:“躲起来,时间马上到!”

    杜宇瞪大眼睛,千钧一发之际,竟然做出个惊人之举。

    他健步冲到许冉面前,在时光静止的能力消失刹那,一把拽过她按到床上,然后狠狠地捂住嘴巴。

    程北坤:“喂……”

    来不及阻止了。

    许冉显然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她拼命挣扎,发出呜呜的声音。

    杜宇给了她一耳光:“老实点,不然我们同归于尽!”

    话毕他就扯过枕巾堵住许冉的嘴巴。

    事已至此,程北坤只能配合这家伙的狂颠行为,把门反锁上,然后快速搜索屋子里的东西。

    许冉吓得眼眶湿润,眼里积满怒火。

    杜宇喘息不匀:“大姐,别怪我们,我们第一天来就遇到这种事,比你还无辜!”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的一切忽然扭曲了下,包括被绑架的许冉,同时还有电流啪啪的声音。

    杜宇和程北坤对视,程北坤茫然摇头。

    躲在门外的小柴犬惊讶地捂住嘴巴。

    杜宇紧张:“完、完了,我玩《梦境启示录》时遇到过这种情况,是网络服务器出了问题,要挂了。”

    程北坤把他从许冉身上拉起来,暗自从裤兜里摸出个小小的黑卡片。

    幸好一行红字出现在两人眼前:副本异常,倒数一小时通关,到时副本自动销毁。

    程北坤又把黑卡片藏好,烦恼道:“是行为超出设计,加速了,你还真是会创造惊喜。”

    杜宇笑嘻嘻地摸头:“都是我应该做的,夸我我多不好意思。”

    程北坤用力推歪他的脑袋:“我没夸你!”

    趁着两人吵架的功夫,许冉已经挣扎着摔下床,想要去摸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杜宇颇有做坏蛋的天赋,立即冲过去按住她,重新用床单胡乱绑好,然后又狠给了几拳,直到许冉疼到哭出来,才伸手指她:“老实不老实?再闹还揍你!”

    许冉哭着点点头。

    程北坤一脸无语,继续他的搜索行动。

    这套豪华病房显然是为齐甜甜准备的,柜子里多半是小孩的衣服,床头柜里藏着几个档案袋,打开是些诊断报告,记录着那个小孩也得了心脏病。

    程北坤似乎明白了什么,淡淡嗤笑。

    杜宇也没闲着,找出许冉的钱包,在里面看到张三口合影:“这就是她老公齐南啊?”

    许冉抬起狼狈的头,因为嘴被堵着而发出呜呜的闷吼。

    程北坤挑眉,走到许冉面前,拉下她嘴里的枕巾问:“甜甜需要一个克隆人的心脏,才能安全的活下去,你为什么要毁了这里?”

    许冉面色苍白,气愤:“你们是谁,在说什么?!”

    杜宇:“我们是今天到这儿的实习生,说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

    许冉:“我没有要毁了研究所!我……”

    她皱了皱眉:“我的确不想继续克隆人研究了,但是在甜甜病发之前。现在为了救甜甜的命,我什么都愿意做!”

    杜宇再度感觉自己智商掉线,摸着头问程北坤:“她可以撒谎吗?”

    程北坤蹲下捏住许冉的下巴,拿出刀来:“我的同学都被克隆人杀了,外面死伤无数,在警察来之前,我杀了你谁又知道呢?始作俑者!”

    许冉:“不是、不是我!”

    杜宇:“不是你谁是?克隆人平时会有攻击性吗,明明是受了精神干扰仪的控制!”

    “我只是个画家,不会用什么干扰仪!”许冉愤怒:“是屈正干的!甜甜也是他带走的!”

    “屈所长?他破坏自己的研究所?”程北坤不太信:“你孩子丢了还悠闲站在这里?”

    “研究出了问题,他收不了场了。”许冉疲倦地闭上眼睛:“只要我把钱给他,他就会把甜甜还给我,但我……我不能让这些再继续了……”

    明明所有的事都抽丝剥茧渐露眼前,可她一席话又让思路回到解放前。

    杜宇脑壳都疼起来,刚想咨询程北坤时,却看到门锁在被转动,他本能地推开了背对着门的程北坤,却被颗子弹一下击中腹部,闷哼倒地。

    程北坤惊愕转头。

    白发苍苍的屈所长正站在门口,手里的左轮/枪口青烟缓缓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