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料室里安静得过分。

    因为这里彻底停电,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只能看清一排排高大书架的轮廓。

    杜宇走了几步,就怂怂地溜回程北坤身后:“我还是殿后吧,万一克隆人从后面袭击你怎么办?

    程北坤抱起齐甜甜:“……这么贴心的?。”

    陈燃不远不近地跟着,忽然问:“说起来,这次为什么有六名玩家?副本规则说得很清楚,总共就有五个人,那个多出来的肯定不属于这里。”

    杜宇斜眼:“你不是要跟我们分道扬镳吗?”

    陈燃扶了扶眼镜,上下打量他们,若有深意地一笑,拐弯去了其他方向。

    杜宇又朝程北坤走了几步:“快快,去找许冉的病历。”

    程北坤环视观察,悄声说:“书和文件都太多了,大海捞针,去看看电闸,如果能用电脑搜索就快很多。”

    “对哦,你是有文化的人呐。”杜宇赶快用手电筒照射周围:“电闸应该在墙边吧,我们顺着墙找。”

    程北坤:“你为什么辍学?”

    杜宇回头:“啊?”

    程北坤挑眉。

    杜宇:“哦哦,我成绩不好啊,福利院也不愿意负担学杂费,心一烦就不想去了……反正你不会懂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程北坤:“= =你怕是对当家有什么误解。”

    杜宇撇嘴。

    这时他的手电光扫过一排书架,忽然看到双反光的绿眼睛,不由吓得往后躲了几步:“啊啊!有鬼!”

    话音刚落,那书架就伴随着野兽般地嘶吼轰然倒地。

    又是在太平间出现过的变异克隆人!

    这个克隆人比之前的还壮了一圈,手脚上奇怪的吸盘能够帮助它如履平地地爬过书架和天花板,直朝杜宇袭来!

    杜宇翻身躲过它的猛扑,摸出刀便反击。

    程北坤也顾不得齐甜甜的安危,只能把她丢在一边,冲过去帮忙逃生。

    克隆人吃了杜宇两刀,龟裂的灰脸毫不改色,掐住他的脖子便要啃咬。

    杜宇惨叫:“啊啊啊,它有獠牙!这不是人!!!”

    程北坤利用几本厚厚的词典使劲砸向克隆人的后背,在它生气起身时立刻逃跑。

    杜宇咳嗽着爬起来,大喊:“快躲开!”

    说完他便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倒书架,资料馆里就像玩起多米诺骨牌,书架一个连一个的被撞倒,那个克隆人也不慎被压在下面。

    摔坐在过道的程北坤气喘吁吁:“你谋杀我啊!”

    杜宇也喘粗气:“这个策略经过我精密的计算,你不会有事。”

    程北坤嫌弃地瞪他,扭头寻找后惊讶:“甜甜呢?”

    杜宇急了,四处找掉落的手电。

    程北坤苦笑:“算了,肯定趁机被陈燃带走了。”

    杜宇:“那怎么办?”

    程北坤:“电闸,我要查更多关于许冉的资料,这才是关键。”

    杜宇:“哦哦,我们去找!”

    不晓得是不是资料馆被彻底破坏的缘故,周围再没出现克隆人的身影。

    慌里慌张地杜宇很快找到了应急电闸,给角落的几台电脑供上电,然后像睁眼瞎一样摸着头看程北坤敲打老式键盘,忍不住指点:“刚才不是有搜索框吗?为啥不点?”

    程北坤:“权限不同,前端会被屏蔽很多东西,直接检索数据库。”

    杜宇完全不懂程序,只能撇撇嘴等待。

    好在程北坤速度给力,很快就调出了许冉的病历。

    杜宇探头阅读。

    的确,她有先天性心脏病,高中时经历了移植手术,而被移植走心脏的,则是a008号克隆人。

    杜宇惊讶地张大眼睛:“哇,许冉和克隆人简直长得一模一样啊。”

    程北坤:“废话,她们连dna都一样。”

    杜宇:“世界上多了个自己太诡异了,而且我可做不出这种事来,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程北坤:“就是屈所长主刀做的手术,看来许之海投资这个研究所,多半是为了先天就病弱的女儿。”

    杜宇煞有介事地点头。

    程北坤关闭后,又开始搜索许冉的其他信息。

    藏在数据库里的多半是论文相关,从学术角度来分析首例移植的技术和意义之类。

    但有一篇内部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

    发表日期是三年前的情人节,内容讲述了许冉现在良好的身体状况、完美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

    杜宇眨眼阅读:“《克隆技术解码幸福生活》???瞎b吹……”

    程北坤:“小丫头能不能文明点?”

    杜宇:“像我这么真实的女孩子哪里找去?”

    “……”程北坤无语,只能指出文章的关键信息:“许冉的老公齐南是她的初恋,十几岁时就相爱了,齐甜甜是她们的独生女,聪明可爱,如果真这么幸福的话,她干吗要做出这种事来?”

    “你说齐南认识那个克隆人吗?如果世界上有个克隆人,和他心爱的女孩子一模一样,却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他是啥子心情?”杜宇摸下巴:“而且研究所里只有齐甜甜,没听说有她老公啊。”

    程北坤皱眉,继续检索齐南,结果却只有这一篇无关痛痒的文章。

    他匆匆把其他内容浏览了一遍,轻声道:“好了,删掉。那个陈燃偷我们npc,我们也用不着给他留活路。”

    杜宇:“你从一开始就这么想的吧……不然干吗答得进度那么靠前?”

    程北坤漆黑的眼睛对视上他,淡声道:“求你别太纯洁,这里不存在谦让。”

    杜宇:“那你干嘛帮我?”

    “说过了,你有用,而且你给我钱。”程北坤理直气壮:“走了,上楼追陈燃去,不能让他先见到许冉。”

    两人刚转身,刚刚有点光亮的图书馆又黑暗下来。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血红的字浮现在杜宇眼前。

    纸片人第二轮

    请提交您的解谜进度

    同份进度只对首位提交的玩家有效

    无进度/低进度玩家:出局

    本轮出局:1人

    杜宇左顾右盼,根本看不到程北坤的身影,只能慌张地说:“这次克隆人暴/动是被研究所投资人的女儿许冉发动的,她利用精神干扰让克隆人袭击研究员,说明她对这个地方和克隆技术痛恨不已,希望毁掉研究所。许冉的老公应该和她死去的“姐妹”有不一样的感情,很可能没有那么爱许冉,他们分开了,或者那个男的出事,也是促使许冉这么丧心病狂的原因吧?”

    话毕他摸摸头:“大概就是这样。”

    黑暗中一片宁静。只有心跳的声音。

    血字继续流淌,终而消失。

    分数版出现。

    纸片人第二轮解谜进度:

    程北坤 30

    郝月 20

    陈燃 10

    杜小雨 15

    姜汐 5

    出局者:姜汐

    杜宇盯着姜汐的名字被鲜红抹杀,直到身边恢复了微弱的光亮,都没有回神。

    这轮有两个人毫无进度:程北坤、陈燃。

    杜宇皱眉:“你怎么没答啊?”

    程北坤:“任何正确答案都只有第一个说出来的有效,除非说出答案的人死了,如果我答了还有你什么事?”

    杜宇摸头:“那现在怎么办,看着姜汐死吗?”

    程北坤拽住他的手腕:“我们救不了她,去追陈燃。”

    杜宇心情复杂,毕竟见死不救可算不上人的本性,以卵击石又有点智商下线。

    而且……

    他偷看程北坤。

    这个陌生的男人感觉并没有那么残忍,该伸出援手时也不曾犹豫,只不过他好像从始至终目的都很明确,如果真是被不幸感染网络病毒的受害者,会这样吗?

    谁知道呢,先努力出副本再说!

    石洋镇人体研究所。八层手术室。

    银狼款步而去,留下手术台上被咬断脖颈的姜汐。

    姜汐至死都用细瘦的手握着保命的手术刀,睁着眼睛难以瞑目。

    手术室的门刚关上又被推开。

    是带着齐甜甜的陈燃,他垂眸扫视过手术台,啧了声:“看来,也不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