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北坤和杜宇十分小心,在黑暗中把小鹿姐拖进储存蔬菜的仓库中,用柜子挡住不安全的门,然后才揪掉她嘴里的血布开始盘问。

    杜宇嘴快:“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想把研究所里的人怎么样?”

    小鹿姐瑟瑟发抖、低头不语。

    程北坤蹲在她面前微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那些攻击我们的克隆人都没有语言能力,你却这么聪明?”

    小鹿姐抬眸。

    “别紧张。”程北坤无奈:“我俩也很无辜,刚被老师逼着来实习,就遇到这种事。”

    “逼着?我们科研所是世界顶尖的,就算是资优生也很难挤进来。”小鹿姐嗤笑。

    程北坤耸肩:“但我志不在此啊,还不是为了混个文凭才读南大的?其实,我挺反对克隆技术,毕竟都是生命,神造出来的和人造出来的又有什么不同?谁也不比谁高贵,而且这样的实验,对你们太不公平——特别是你,学会了语言、也具备知识和情感,夹在研究员和实验体中间,应该很痛苦吧?”

    ……这副知心大哥哥的样子是怎么回事,说的跟真的一样,刚才diss我的劲头呢?

    杜宇在旁满头黑线中透着佩服。

    没想到npc还真吃程北坤这一套。

    听到这席话,小鹿姐忍不住红了眼眶,哽咽说:“我是最早期的克隆人,已经在所里生活了十九年,袭击你们的那些实验体,是利用屈院长新的培育技术,完全依靠培养仓、几个月内成型的人体,他们的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但身体却比普通的人类健康。”

    杜宇:“包括刚才要杀我们的厨子也是?他没什么大脑,怎么会做饭的?”

    小鹿姐叹息:“大脑可以缓慢生长,d876号在厨房帮忙两年了,原本是个挺老实的孩子,我也刚赶到厨房,没想到它会做出那种事情……”

    程北坤:“听说有精神干扰系统,克隆人变得狂暴就是因为那个东西吗?”

    “再怎么干扰,也要有仇恨的种子才行。”小鹿姐忽然笑了起来,血红的嘴唇和泛青的眼白在黑暗中很诡异,她唾弃道:“警察迟早会来,克隆人也逃不出去,还不如把这里毁了再说!你们想知道的证据,我是不会说的。”

    程北坤:“如果可以逃出去呢?你不想过普通人类的生活吗?”

    小鹿姐吃惊地看向他。

    程北坤笑笑:“我和我妹没有杀你的理由,你多告诉我们一些事,我想办法帮你离开。”

    小鹿姐似乎陷入了犹豫,焦虑地咬住嘴唇。

    杜宇无声地怼了程北坤一下,对他的称呼表示抗议。

    程北坤摸摸杜宇的头:乖。“

    杜宇干呕了声。

    小鹿姐无视他们在自己面前胡闹,忽然开口:“我的身体没有经过强化,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你们,算我倒霉吧。我不求你们帮忙多少,把我安全留在这儿就行,作为代价,我可以回答你们两个问题。”

    哟,看来有进展。

    杜宇刚要讲话,就被程北坤手疾眼快地捂住嘴巴。

    程北坤:“策划这次暴动的是谁?“

    小鹿姐:“是许冉女士,许家是研究所的投资人。”

    程北坤:“她在这里吗,我怎么找到她?”

    小鹿姐点点头,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找,但如果你能找到她女儿,她就会出现的。”

    女儿……

    杜宇脑中闪过个模糊的画面,惊讶:“刚才我在厨房的时候,好像看到个小孩子的身影。”

    程北坤:“那就再出去看看,走。”

    杜宇看向小鹿姐:“不管她了吗?会不会给我们留后患?”

    程北坤淡笑,用力拽住他的手腕:“听我的。”

    杜宇虽然不满意他的霸道,可看着小鹿姐瘦弱的身体,也没动手的勇气,只好配合程北坤推开堵门的柜子,顺手摸了个萝卜塞进包里溜了出去。

    厨房内外依然肉香满满,但知道它的来源,就只剩下反胃的厌恶了。

    杜宇抽抽鼻子:“口罩借我带。”

    程北坤:“你脸太大,给我撑坏了怎么办?再说别想跟我间接接吻。”

    杜宇:“小气的这么清新脱俗……”

    程北坤不为所动,态度机警地朝前走去。

    杜宇拽拽他的衣服:“喂,我看你玩游戏挺缺德的,为什么要留着小鹿姐啊?”

    “等你长大就会明白的。”程北坤回答。

    杜宇:“= =想敷衍我,借口也稍微认真点吧?”

    程北坤停步:“这些恐怖副本都是藏在网络背后的黑客设计的,只要你经历的多了,就能从他的设计中摸到那个人的轮廓,感觉得到他到底想要让感染者们做什么——虽然大部分克隆人没有人性又危险十足,但你看不出它们其实很可怜吗?”

    杜宇:“是很可怜,但这只是游戏呀。”

    程北坤戳他的额头:“是游戏,做了游戏设计者不鼓励你做的事,就会受到惩罚,懂了吧?”

    杜宇恍然大悟:“懂啦,你的意思是说,ld世界的创造者是同情小鹿姐的,所以我们杀了这个npc的话,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程北坤颔首:“没错,所以除了要自保以外,别随便干坏事。”

    杜宇:“当然不会了,我是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子啊!”

    虽然黑暗中看不到程北坤的脸,但想必他也是副求生欲减弱的表情。

    杜宇刚想偷笑,却蓦然从内心深处泛起似危险邻近的不安,以至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由毫无预兆地把程北坤扑倒在地。

    下一秒,一把寒光四溢的菜刀就飞了过来,直接插到墙上。

    杜宇打开手电,晃过郝月的脸:“你干什么?!我们都是感染者,相煎何太急啊!”

    她发动袭击肯定是为了救男朋友黄克,杜宇这么讲也是没话找话,立即乘机扶着程北坤起来,因为担心他的伤而挡在中间。

    郝月手里还握着把菜刀,伤痕累累地瞪着他们,再也没有进副本前的善良模样。

    程北坤打量:“黄克没跟着你?受伤了?他应该就藏在附近吧?”

    郝月:“你知道的太多了!”

    程北坤:“我还看得出来,你的能力是夜视,如果现在抛弃他,在这种急需搜集大量信息的副本里,一个人应该很容易通关吧?”

    “我不会抛弃他的,你作弊!该死的是你!”郝月立刻扑上来。

    杜宇的个子比她矮,力气却不小,拿着临时防身的刀抵抗住攻击。

    程北坤捡起被杜宇丢掉的手电,打开喊道:“小心,她在黑暗中看得见,你们女人打架我就不参与了。”

    —,—神tm不参与……

    杜宇刚想吐槽,就被郝月在肚子上狠划了一刀,他顿时急眼,抬脚踢在不雅部位,然后直接把她扑倒给了好几巴掌:“大姐求你醒醒吧!你这种杀人都不手软的混账,就算回到现实世界也不配过好日子!”

    郝月显然没意识到,这个作妖小姑娘战斗力这么强,直接被打懵逼了。

    程北坤靠着墙扶额。

    幸好这种尴尬的状况很快就被野兽的低吼打断。

    郝月一愣,泪水涌出眼眶:“黄克!”

    杜宇没防备地被她推开,郝月捡起刀就朝不远处的小厨房冲去。

    程北坤拉起杜宇:“躲远点,是副本清除者。”

    “动物吗?这声音好可怕啊。”杜宇打了个寒颤:“我最讨厌毛茸茸的东西了。”

    他们两个都没察觉,在黑暗角落的桌角处,探出了柴犬的小脑袋。

    程北坤说:“每个副本里的清除者都不一样,这里是克隆实验室,有动物也不奇怪。”

    杜宇:“那我们……要救郝月吗?”

    “打算做蠢事时别用‘我们’两个字。”程北坤嫌弃:“你是一级新手小号,副本清除者是一刀九十九级的爸爸,不怕死的话可以去试试。”

    杜宇一脸坐立不安的样子:“真的吗,那么厉害的话,黄克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程北坤:“他的能力不一般吧?瞧瞧去。”

    杜宇紧张地跟在他身后,靠近不断传出野兽嘶吼的厨房。

    火光明亮,映出的竟然是只银白的巨狼。

    这狼身长两米,正步态优雅地站在案台上,一步一步靠近蜷缩在地板上的黄克。

    黄克不知道被什么攻击了,竟然丢了半个胳膊,肌肉外翻,血流如注,看着悲惨极了。

    郝月全身发抖地挡在狼和黄克中间,双手举刀,投来哀求的眼神:“你们救救他好不好?他可以假死,只要再有十分钟,就可以骗到这只狼了……”

    杜宇看玩家身处危险的心情和看npc血搏完全不同,一脸笑不出来的僵硬。

    程北坤生怕小孩好心坏事,用力拽着他的手腕,冷静说:“两分钟前你还在追杀我们,现在求救,是不是晚了?”

    黄克气若游丝,沾满血的手在地板上摸索:“月……别闹了,我不行了,你好好活着……”

    郝月的泪涌出眼眶。

    银狼看够了戏,忽然扑过来一爪子把她拍飞到墙角,直接张开满口獠牙,咬断了黄克的脖子。

    前后不过一秒,不费吹灰之力。

    真……真死人了……

    杜宇被吓得扑通跪在地上。

    程北坤皱眉,竟然俯身把他懒腰抱起,随手扛在肩上说:“走了。”

    杜宇眼前的恐怖世界倒转,就连郝月悲伤的脸,也在火光中扭曲、模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