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后有狼前有狗orz

    程北坤显然没见过这柴犬,眼神里自然闪过丝诧异。

    杜宇倒是撸着袖子凶上去:“你还敢出现,你把我害到这里来,现在满意了?”

    柴犬早有提防,在他挥拳时瞬间飞高:“我想好好引导你,是你不相信我的哦!”

    杜宇一个手电筒把它砸下来:“我不需要你引导,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似乎是种ai。”程北坤及时拦下暴走的杜宇,皱眉:“我的能力持续不了太久,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不是ai,我是柴吉!”小狗捂着头吃痛,哼哼道:“对我这么凶,你们会后悔的!”

    “后悔也得有命后悔吧?!”杜宇拉住程北坤:“我们走,不管它。”

    “等下!等下!”柴吉赶快飞到他前面,奶声奶气地引诱:“每个进入ld世界的人都会得到一种能力才对,我可以取消对你的能力封闭哦。”

    杜宇:“ld?”

    “lost dream!失落的梦境!”柴吉骄傲地摊开小手:“主人这样命名他所创造的一切,不是很贴切吗?”

    杜宇眯起大眼睛唾弃:“叫噩梦还差不多。”

    程北坤一直在疑神疑鬼的打量,闻言忽然问:“你的主人是谁?”

    柴吉立刻捂住嘴:“我不能说!”

    程北坤看了下手表:“好,小雨需要她的能力,你有什么条件?”

    柴吉乌溜溜地眼珠子一转:“这个嘛,来不及了,以后再来讨债!”

    话毕它便围着杜宇颤悠悠地飞过两圈,转瞬在片淡光中缓缓消失。

    程北坤关心地问:“感觉到什么没?”

    杜宇茫然摇头。

    周围静止的游戏时间忽然恢复正常,各种杂音又传进耳朵。

    程北坤揪住他就飞奔:“快跑!失效了!”

    杜宇终于回神,以最快速度跟着他朝前跑去。

    石洋镇人体科学研究所修建的规模庞然,出事的主楼里不知道储存过多少实验体。

    等到两人顺着地下暗道溜回一楼时,所有办公室和实验室都只剩狼藉,走廊里除了横躺着几个研究员支离破碎的身体,再没有其它活物。

    好在这里还没完全断电,亮着的破败仪器成了黑暗里仅有的光源。

    程北坤作为老司机,把通往地下的门从外面锁住,然后才打量四周,嘱咐说:“小心,随时有可能被袭击。”

    杜宇擦了擦脸上的细汗:“被出局的的人会怎样,黄克怎么熬到现在的?”

    “通常是被副本里的敌人处决,他和郝月有了经验,又是两个人互相扶持,暂时跳掉也不是不可能,但我从来没见过出局的人能够活着离开的,被处决是迟早的事。”程北坤踩着碎玻璃,走进间被砸毁的实验室里,在台还亮着的电脑前飞速敲打起键盘。

    杜宇不知道他忙什么,却本能地负责守卫,好奇道:“你到底过了几个副本,都遇到过哪些情况?”

    程北坤盯着屏幕飞速敲击代码:“……这与你无关,总之全都是讽刺人类的惨剧罢了。”

    杜宇完全不明白:“所以黑客为什么做病毒、为什么做这个世界,他们有这个本事,可以在这个时代活的很好,何必要玩弄无辜的人——进来前我看报纸,全国各地都有脑死的社会新闻,肯定和这个ld世界脱不了关系。”

    “创造者好像……在强迫我们关注副本里的故事。”程北坤敲击下回车,皱眉查看大片大片的英文。

    杜宇高中都没上完,一脸文盲相:“你在干啥,怎么会用这种老古董的?”

    “查查研究所里到底怎么个状况。”程北坤抬起漂亮的眼睛:“进来之前是程序员。”

    杜宇:“嗯?你不会就是幕后黑客吧?想看戏才和倒霉的感染者一起玩游戏,不然你进度怎么那么靠前,你帮我,说明我是天选之人?”

    程北坤拱手:“佩服你这脑洞,我要是幕后主使,现在就把键盘吃进去。”

    杜宇倒也没太怀疑他,嘿嘿一笑:“查出什么来了?”

    程北坤:“研究所的内部网络控制着各个大楼里的机器和实验室,是有人破解了最高权限,才让克隆人的营养仓全部打开的,其它暂时没看出来,但是不少研究资料正在被飞速删除中。”

    杜宇:“所以,即使搞事情的不是克隆人,也是反对克隆技术的人?”

    程北坤淡笑。

    杜宇跳脚:“大佬快给我讲讲细节,不然等第二轮报告进度的时候,我就编不下去了!”

    程北坤伸手:“先把你藏的本子拿出来,如果我能找到出口,也用不着答第二轮。”

    杜宇捂住腰思索,还没讲出答案,就被他猛地拉着蹲下。

    杜宇眨眨大眼睛,用口型问:“郝月?”

    程北坤摇摇头。

    空气里弥漫起紧张的气氛。

    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是没穿鞋的实验体。

    偶尔还有金属碰撞,它肯定拿着什么实验器械当武器。

    杜宇咽下口水,想跟着程北坤绕着桌子爬走。

    可惜两人刚轻手轻脚地蹭过拐角,就看到一双白皙的毛腿,再往上瞧,是个身型高大但容貌秀气的克隆人,克隆人的眼白在黑暗中泛着青光,咧嘴一笑,转而就扬起手里的骨锯砍了下来!

    每次打斗都是拼命。

    杜宇来不及躲,只能抬起瘦弱的胳膊硬抗了下,在鲜血随剧痛冒出的同时,不管不顾地扑着它的腿把它按倒在地。

    与此同时,程北坤也举起实验室里倒着的液氮瓶,猛砸克隆人的头。

    一下、两下,感觉像是砸西瓜似的想把它砸的稀烂。

    这个克隆人同样不会讲话,边发出尖锐怒叫,边脑浆伴着血淌了满地。

    可是它并没有就此死掉,反而迸发出巨大的力气,一把将杜宇甩了出去,顶着血肉模糊的头,握紧骨锯继续追砍。

    什么怪物体质啊……

    杜宇震惊。

    相对冷静的程北坤最后一次用液氮瓶击倒那家伙,拦腰抱起满胳膊血的杜宇便跑。

    杜宇痛到大脑缺氧,颠簸中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何方。

    好在被差点砍断胳膊的痛苦很快就消退了。

    他咬着牙说:“我、我没事,放我下来。”

    程北坤迈着长腿冲进无人的食堂,在个被贩卖机挡住的角落安置好他。

    杜宇身上的水手服像被血洗了似的,可是胳膊上的伤口并没有想象中深。

    程北坤脱下牛仔衬衫帮忙简单包扎了下:“真没事?刚才都见骨了。”

    杜宇点点头:”你看错了吧?“

    程北坤打量他:“这也许就是你的能力,快速愈合。”

    杜宇惊讶:“什么?我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干嘛要坦克的能力啊!要我日常帮大佬挡刀?”

    “柔弱没看出来。”程北坤无语,又嗤笑:“不过你这样的妹子,的确挺少见的。”

    杜宇贱兮兮地捂脸:“不会因为我可爱,你所以才决定帮我吧?”

    “是因为你有点用。”程北坤简单否决,伸手:“笔记本,给我。”

    杜宇好赖也是因为他才避免了被砍死的厄运,故而终于把染血的本子从腰带里抽出,凑头跟着一起阅读。

    本内字迹娟秀,前面多半是研究所的见闻和科学日志,看得出记录者同样是到石洋镇进修的学生。

    可翻到最后一页,内容却有点怪。

    “今天许冉女士接待了我们,从屈所长那里得知她了不起的地方,我实在按捺不住心情的激动——这是人体科学的大胜利啊,只不过暂时无法向世间言明罢了!许女士和她的父亲一样温文尔雅,对我们几个研究生的生活十分关心,可惜到提问环节时,我的话却让她有些不开心,这是为什么呢?许冉明明是最该感谢克隆技术的人,却表现得比谁都纠结矛盾,后来带我们参观营养舱时,她甚至说希望到此为止?不、我不同意,总有一日,我……”

    后面的墨水迹完全被血糊掉,怎么看也看不清楚。

    杜宇苦思冥想:“方才屈教授也提起过许冉的名字,好像对她感觉遗憾,姓许——研究所的创始人许之海不就姓许吗?”

    程北坤点头:“嗯,这是克隆人□□的关键人物,我们应该找到她才对。”

    杜宇揉了揉胳膊,惨烈的伤口竟然没什么感觉了。

    他高兴地站起来笑,又抽抽鼻子:“你闻到了吗……这味道……好香啊!”

    程北坤当然也所有察觉,毕竟空气里的食物味道越来越明显,是热气腾腾的荤肉味。

    杜宇的肚子咕噜叫了下,摸摸头道:“不会吧,厨师这么敬业?顶着枪林弹雨做饭吃?”

    “哼,就怕你吃不进去,我们去瞧瞧。”程北坤意识到什么,拽着他的手腕潜下身,朝味道来源的方向迈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