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母去世后的人情,足以让少年看清世间的所有冷暖。

    所以人没有平白无故得到别人帮助的道理,杜宇打小就明白。

    程北坤不打算多透露信息,杜宇并不担心着急,他故作镇定地跟着这位大哥走,打算靠察言观色摸到门道,想办法离开眼前奇怪的游戏世界。

    太平间就在地下走廊的尽头,绿幽幽的三个字在黑暗中很渗人。

    程北坤淡定迈步,忽然良心发现:“尽量仔细观察周围,特别是有文字的地方,设计游戏的黑客通常都会留下线索。”

    杜宇点点头,片刻后意识到腰上绑着的笔记本,犹豫地摸了下,却没有拿出来——这东西被留在宿舍枕头底下,肯定是有理由的——可程北坤闭着眼睛就答了百分之三十的进度,再让他知道点什么,还给不给大家活路?

    对此,程北坤似乎有所感应,回头挑眉。

    杜宇卖萌一笑。

    程北坤:“老实点,别给我添乱。”

    说完他就俯身在一堆黑暗中的杂物中捡起了个扳手,上前推开了太平间的门。

    杜宇探头往里瞧,瞪圆眼睛感慨:“我靠……”

    比起外面的残破古旧,太平间里建的实在是很良心了,足足三面墙的玻璃冰柜,隐约摆满尸体,而中间的瓷砖地板上,也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好些移动病床,通通蒙着白布,被冰柜仪表盘透出的蓝光映出轮廓。

    大半夜的,是个人在这种地方都会头皮发麻。

    杜宇立刻拽住程北坤的牛仔衬衫。

    程北坤不耐烦:“放开我。”

    杜宇拽的更紧:“我没抓你,抓你的是鬼吧?”

    程北坤刚要收拾他,忽有个细长的黑影从头顶扑过来,边冲边发出动物般的嘶叫,吓得两人躲避着摔出门去。

    杜宇仓皇爬起来的功夫,那东西已经扑到了程北坤身上,与其激烈扭打。

    好在程北坤长得像小白脸,却根本不吃素的。

    他毫不留情地掐住黑影的脖子,用扳手猛砸它的头。

    杜宇嘴上怂,也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帮忙,他的半截牙刷狠狠戳进那黑影的身体里,再也拔不出来后,黑影终于吃痛瘫软。

    程北坤趁机好几下狠砸,砸的它彻底没了反应。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却因危险而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杜宇急促喘息,用手电照了照:“这东西,是人么?”

    只见袭击他们两个的生物,胳膊腿都细长得过分,粗糙的皮肤透出诡异的灰色纹路,裸露的手心和脚心还有吸盘似的组织,被血染得一塌糊涂。

    程北坤皱眉:“也许是克隆失败引起的变异。”

    他们正议论的时候,有个停尸床前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影。

    杜宇刚要后退,对方就紧张说:“你们是谁?”

    程北坤扭头试探:“屈教授?”

    “是、是我。”对方终于站直,一瘸一拐地靠近,在手电的灯光中露出慈祥的面庞。

    程北坤微笑:“我们是南大来实习的研究生,刚才上面出了乱子,听说您在这里,所以过来瞧瞧。”

    屈教授满脸严肃:“现在情况怎么样?”

    杜宇看了眼程北坤,见他一副盼着自己从良的恳切,便硬着头皮角色扮演:“听说是停电以后,实验体逃出来,它们疯了似的攻击研究员,走廊外面还守着三个呢!”

    屈教授眼神恍惚了下,无声地叹了口气。

    杜宇摸摸头:“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怎么办?”

    话毕,他说着挥舞起手电筒:“要我们护送您出去吗?外面挺危险的。”

    仿佛是为了配合杜宇的话,走廊尽头的铁门被撞得咣咣响,回声沉闷至极。

    “不。”屈教授扶着腿说:“它们比普通人健壮得多,你们不是对手,随我来。”

    “您受伤了?”程北坤踢了脚地上的尸体:“这个也是克隆出来的吗?怎么长得和怪物一样?”

    “扭了下,不严重。”屈教授咳嗽了几声,含糊道:“是培育过程出了点问题。”

    培育……

    杜宇在旁摸着下巴琢磨:对啊,如果人类胚胎被克隆了的话,克隆体岂不是也要和正常人类一样,起码得养个十几年才成熟?但外面袭击研究院的实验体几乎都是大人模样,难道是用特殊方法养大的吗……

    程北坤多半也在琢磨同样的事情,空气里一时安静至极。

    屈教授心事重重,瘸着腿带他们从太平间的旁门离开。

    迎面而来的是一米多宽的过道,墙体雪白,灯光也颇为明亮,终于叫杜宇暂时安下心来。

    屈教授摸着墙走进间办公室,把白大褂兜里碎了屏的手机丢在桌上,皱眉拨通座机。

    可惜他举着话筒等待片刻,又恼道:“线路断了,想必网络信号也没了。”

    “那怎么办?”程北坤装出担心的样子:“我们,得报警吧?就这么任混乱蔓延的话,就算不吃不喝……外面受伤的前辈们也熬不过去啊……”

    然后他遗憾叹息:“没想到来实习的第一个晚上,就发生这种事,我们导师说,这里的克隆技术是世界顶尖的,原本我还挺期待来进修的。”

    杜宇在旁拧巴着眉头围观,腹诽道:这大哥戏剧学院毕业的吧,对着npc也能这么真情实感?

    屈教授疲惫地坐在桌前,握住拳头喃喃自语:“如果不是许冉,研究所本来可以……”

    他没再说下去。

    程北坤追问:“许冉是谁?”

    屈教授摆摆手说:“现在不是聊这些的时候,两个孩子,要辛苦你们一趟了。”

    杜宇这才回神:“怎么能救大家,您尽管说!”

    屈教授:“我刚才脚扭到,现在行动不方便,所有克隆人大脑里都植入了芯片,研究所的顶楼有间精神实验室,里面有台干扰设备,只要把它打开,就可以控制住克隆人的暴/乱。”

    杜宇点头:“可……外面基本上都停电了啊。”

    屈教授掏出一张磁卡:“那儿和这里一样,是独立供电的,放心。”

    “好吧。”杜宇眨眼:“那您自己留下,真没关系?您不会骗我们吧?”

    屈教授镇定点头,苦笑:“都这种状况了,我骗你们干什么?”

    杜宇还想说话,程北坤拉了下他的发梢:“事不宜迟,走。”

    好像真不是说闲话的时候,杜宇转身在洗手台前洗了洗手上的血迹,难得听话地出了办公室的门。

    走廊里灯光雪亮,安静得很诡异。

    墙壁上挂着一大排研究所荣誉成员的介绍海报,为首就是方才的屈教授。

    终于有时间围观的杜宇瞧了瞧:“原来他是所长啊,建立时就在这儿主持工作了……许之海不是创建人吗,已经去世了?”

    说着他就抽出被裙子腰带别着的研究所介绍单子翻看。

    程北坤原本在飞速阅读海报,听到声音后移过目光,仿佛被杜宇粗鲁的储物方式惊呆了。

    杜宇不满:“看什么看,系统没给包裹我有什么办法?”

    程北坤:“那是什么?”

    杜宇:“什么什么?”

    程北坤早就显露不算绅士的性子了,他忽然之间扭住杜宇的手腕,想把他藏在裙子里的笔记本抢过来,杜宇自不肯妥协,狠咬住他的胳膊,嚷嚷道:“放开放开!耍流氓了啊啊啊啊!”

    正闹着的时候,通往太平间的门猛地被人推开。

    姜汐、郝月和黄克三个人狼狈地冲进来,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

    郝月最先反应过来,瞪大眼睛:“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做这种事?!”

    杜宇乘机躲开程北坤,左看右看:“你们的任务也是来这里?黄大哥,你不是——出局了吗?”

    郝月微笑:“躲过惩罚了,别担心。”

    话毕她就朝黄克使了个眼色,而瘦弱的姜汐则握着把手术刀,低头不看任何人。

    杜宇不信,握紧拳头说:“别搞笑了,是不是必须出局一个人,你想拿我给你男朋友顶包啊?”

    郝月不回答。

    程北坤忽然拉过杜宇,低声道:“不死人是躲不过去的,走。”

    杜宇随着程北坤后退。

    郝月:“姓程的,这不关你的事,你领先着呢,别给自己找麻烦。”

    “这游戏我想怎么玩,是我的自由。”程北坤按住杜宇的头,挑眉:“看来你还真是新手,我带你离开,你到手的奖金分我一半,怎么样?”

    “好啊。”杜宇生怕自己被围攻,立刻先答应再说,话音落下又疑惑眨眼:“还有奖金?”

    程北坤弯起嘴角。

    郝月上前一步:“你们才两个人,想清楚点。”

    程北坤:“我想的很清楚了。”

    话毕,他微皱眉头,抬手打了个响指。

    虽然这动作没有灭霸那么大威力,但神奇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见面前的三个人、包括忽闪忽闪的灯全部像静帧了似的,变得纹丝不动。

    发呆的杜宇被程北坤拖走:“还愣着干什么?这女人要杀你抵命了!”

    杜宇星星眼跟着他跑:“这是怎么了?时光静止吗?你有特异功能?”

    程北坤:“是我的能力,你没有能力?”

    杜宇:“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是被一只狗给坑来的!!!”

    程北坤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侧头皱眉:“狗?”

    杜宇点点头,忽然停下脚步,指了指前方:“就是这只。”

    程北坤瞬时望去,只见个巴掌大的小柴犬正浮在空中,眨着黑豆眼盯着他们,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