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小就沉迷打游戏的杜宇算得上所谓高手,特别是全息设备盛行以来,他经常用精灵萝莉去打竞技场赌钱,所以无论是杀怪和装妹子,都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不过,说到面对恐怖的东西嘛……

    杜宇进门后有点心虚地转转眼珠子,立刻缩到了郝月和黄克的身后。

    人体研究所的院子烂木丛生、一片荒芜,在黑夜里展露着怪异的影斑,根本就不像什么体面的科研场所。

    唯一能见到的微光,就是从大门和扇扇窗户里透出的昏黄。

    这要是往前走,不是大写的作死吗?

    “我们还是别进去了……你们瞧啊,这里的窗户不是装着铁栏、就是用木头封死……”杜宇没法把果决建立在无知上,故意把嘴憋成倒三角,进行最后的挣扎:“进去就出不来了……”

    读书人气质的陈燃扶了扶眼镜,温和地说:“现在也没别的选择,每个副本都有隐藏的通关时间限制,抓紧吧。”

    郝月用力拽住他的胳膊:“没事的,跟我走。”

    杜宇立刻挣扎开,盘腿坐到地上:“我再考虑一下。”

    口罩男冷淡地问:“反正我们已经被这个世界囚禁了,在楼里楼外有什么区别?”

    杜宇被环视的很不舒服,感觉像牺牲品一样被动,他扭头:“哲学说不服不了我:(”

    口罩男:“哦,那你就在这里蹲着。”

    他说完,立刻迈步进入了大门的昏光当中。

    其他人略无奈,大概也对杜宇的任性没什么耐心,纷纷跟随进入。

    喂喂,能不能善待萌妹啊……

    被独自留在原地的杜宇面对无声的黑夜,难免有点紧张。

    他侧头看向如深海般神秘的院子,正犹豫时,毫无防备地对视上双幽绿的眼睛!

    无助感像毒/药般顺着他的脊梁骨往大脑上冲,杜宇立刻原地炸毛跳起来惨叫:“啊啊啊啊!”

    半秒之后,这家伙就忘记冷静,手脚并用地冲进大门,高喊:“等等我,求你们了!”

    几个先进入的感染者正站在大厅登记。

    这里的墙壁刷着白/粉,但不怎么干净,遍布着黄色和褐色的可疑痕迹。

    一盏摇摇晃晃的长管吊灯让大家的影子也跟着颤动。

    杜宇紧张地凑过去,讪讪地说:“外面也没什么意思……”

    口罩男嗤笑。

    郝月叹息着摸摸她的头:“小雨,你别再任性了,萍水相逢,我们也没义务多帮你的。”

    杜宇:“瞎说什么大实话。”

    郝月:“= =……”

    杜宇轻咳、假装乖巧:“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做个人,跟着大家行动的。”

    忽然一声细细的询问打断了他的胡说八道:“你也是南大来实习的研究生吗?这么年轻。”

    杜宇这才发现:遍布陈旧刻痕的木质前台里,坐着位脸色惨淡的长发姑娘。

    她正慢腾腾地敲打着老式电脑,手指非常细,黑眼珠子也比常人小些,眼白显得格外诡异。

    ……这就是npc,ai究竟会智能到什么程度?

    杜宇恶搞试探:“待在恐怖副本里的npc……你不会就是鬼吧?”

    长发姑娘一脸疑惑:“啊?说什么呢,身份证给我。”

    杜宇与其对视,那纯黑的瞳仁里透着股毫无人性的阴冷,让人心里咯噔一下。

    半晌,他才摸摸裙子的口袋反应过来:《梦境启示录》都是实名制,这身份证信息肯定也跟着本人走,拿出来的话,自己撒谎的事不就败露了吗?

    仔细想想还有点小尴尬呢。

    杜宇扭头就走:“我不要来实习,对不起,打扰了。”

    眼瞅着又要被搞出幺蛾子,口罩男眼疾手快地拉住杜宇的长头发,不费吹灰之力把他拽回来说:“对不起,这小学妹总喜欢胡言乱语,不好意思啊。”

    长发姑娘不耐烦:“快点,身份证拿来,不看看都几点了,你们不想睡觉吗?”

    杜宇被拽的生气,质疑:“睡着了不就被——狗——次——了——咩——”

    他想说被鬼吃,只可惜口罩男捂住了他的嘴巴,导致口齿完全不清。

    长发姑娘看智障般皱起眉头。

    杜宇呜呜地挣扎,口罩男低头在他耳边小声警告:“喂,不取得npc的信任,就拿不到关键道具,你想胡闹死在这里,可别带上我们。”

    杜宇这才老实。

    趁这功夫,郝月已经拿走他的身份证递交上去。

    长发姑娘翻了个白眼,边打字边说:“杜小雨是吧?她们两个女生排在双人间,你只能自己住了,c104室。”

    杜宇终于从口罩男手里挣脱来,领回身份证瞧了瞧。

    说也奇怪,明明是胡诌的三个字,竟然真的显示在上面。

    照片是个圆脸大眼的可爱姑娘,和他原本的样貌有七分相似,而地址则位于名校南都大学。

    长发姑娘敲打完最后一个字,打了个哈欠说:“时间太晚,你们先到宿舍区休息吧,明天会有老师来带队参观,在研究所实习的这两个月,希望你们能遵守这里的纪律,有什么需要随时来找我。”

    郝月笑笑:“好的,麻烦你了,怎么称呼?”

    “叫我小鹿姐就行。”长发姑娘摆摆手,翻开手边纸张泛黄的厚书,不再理睬他们。

    大厅只有左右两个走廊,左边已经关上铁门上了锁,看来只能朝右边走了。

    黄克上前看了看:“没人,go!”

    对这个世界和纸片人副本一问三不知,怎么想住单间都不是好主意。

    杜宇捏着宿舍钥匙,躲开根本不肯让着自己的口罩男,装可怜说:“两位小姐姐,晚上和我挤一挤吧,打地铺也可以,我不想自己睡qwq我孩怕!”

    姜汐无奈:“你都登记完了也没办法呀,谁叫你刚才赖在门外不进来……别换房间,还是按照剧情走稳妥点。”

    杜宇退而求其次:“小姐姐不愿意,小哥哥也行啊……”

    众人神色各异。

    郝月笑:“现在年轻女孩都这么开放吗?”

    “得了。”黄克拉了她一下,安慰:“通常第一晚上都不会出大事的。”

    杜宇追问:“会出什么大事?”

    口罩男挑眉:“你这么爱作,大不了一死呗。”

    ……不了吧,别了吧= =

    杜宇装着委屈低头:“对不起,我一紧张就话多。”

    姜汐笑笑:“我第一次进副本,也不比你强,但总会熬过来的。”

    杜宇见他们确实没有收留自己的意思,除了点点头跟着走,似乎也没别的选择。

    宿舍区就在一楼,六个人按照走廊挂的平面图绕过几圈,就找到目标地点。

    空荡荡的走廊飘散着股混着消毒水的淡淡臭味,停靠在墙边的移动担架上还残留着血迹,特别不吉祥。

    杜宇愁眉苦脸地站到属于自己的c104室外,绝望地回头。

    口罩男谁也不理,打开单间的门瞬间消失。

    黄克拥抱了下郝月,也跟着陈燃走入旁边的男生宿舍。

    杜宇认命戳钥匙。

    郝月嘱咐:“多找找线索,有信息我们随时共享。”

    杜宇感觉得到他们准备拿自己堵抢眼,根本不信她会主动讲什么珍贵信息,但还是嗯了声。

    郝月笑:“晚安。”

    ……安个毛线哦。

    杜宇万念俱灰地进屋关门,发现里面是个十平米的小房间,角落除了张双人床外,就只摆着张带书架的书桌。

    钉着铁栏的窗外看着黑黝黝的,令人毛骨悚然。

    杜宇拉下白色的窗帘,拿起书桌上叠着的宣传册子。

    “石洋镇人体科学研究所,是由著名华侨许之海于1983年建立,主攻前沿人体科学,在克隆、移植和消除先天疾病隐患等学术方向硕果累累……”

    杜宇翻着页嘟囔:“硕果?按照恐怖游戏的套路,冤魂累累还差不多。”

    他正抱怨着的时候,头顶不争气的电灯啪的熄灭了。

    顿时伸手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