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82章 希望在眼前
    耶律兀欲正待开口,然而这时候紧闭的大门被突然打开,进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带刀男子,就连礼都没有行便直接走到耶律兀欲的身边低声说话。

    从看到男子进门的诧异再到听完他的话变成了满脸震惊,末尾还向男子确认了一句,得到肯定的点头,耶律兀欲转身对张休休说”我有要事,先走一步“

    还没等张休休反应过来。耶律兀欲已大步走到了门口,不知为何张休休总觉得不做点什么这根救命稻草就会飞了,于是来不及细想便跑上前去拉住了耶律兀欲的衣袍。

    带刀男子不满的瞪向张休休,手按在刀柄上,似是张休休再做什么不合事宜的动作便会拔刀而向。

    “你带我走,我还你白银万两。”她抬着头微仰地看着耶律兀欲,眸子里满是认真。

    耶律兀欲被她的样子震了震,正待开口,旁边那握刀的男子又在他耳边说了两句,结果他不得不一脸歉意地说道“等我忙完,必定来带你走”说完转身便走。江山与美人来说,他毫不犹豫选择前者。

    “百两黄金”

    所有人再次停下了脚步,握刀男子显然不耐,直接抽出了刀便要砍向张休休。

    耶律兀欲摆手阻止了侍卫的动作,好奇地说道“你一个弱女子,这么大口气,还至于流落在这里?”

    “你可知道神龙都城醉逍遥?幕后掌柜是我,你这次能拉我一次,必定还你千倍,如若有违,终生为奴为婢,天打五雷轰”

    这句话让耶律兀欲不得不得再次正视张休休,他知道汉人最重承诺,无论如何救她也不需要大费干戈,于是他对着守在门口的瘦高随从说道“你留下,拿着银票,赎回她,带回来”说完从袖口拿出一张银票递给了他,然后转身对着张休休说道“我们金都见”说完转身大步便走了。

    内心一喜。心跳得机会要蹦出来,垂眉,安奈住情绪、

    “姑娘你去收拾下行李,我去找老鸨”

    张休休本来就没有什么行李,怕节外生枝的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那也行”说完侍卫转身出了房门。

    “敢问大哥尊姓大名?”张休休快步走在侍卫旁边问道。

    “我叫蒙西,姑娘随意称呼就是了”

    “我叫张休休,这一次要劳烦蒙西大哥了”

    “分内之事,姑娘不用客气。“蒙西爽郎的笑了笑。

    叫龟奴找来徐妈妈,还没睡醒便被叫了过来,徐妈妈脸色自然不好看,但一听到有人要赎一个奴隶,脸上开颜了几分。

    赎回她的自由很简单,毕竟连个卖身契都没有。老鸨狮子大开口的要了二十两银子,蒙西也二话不说的给了钱,踏出了醉嫣阁,张休休都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直到冰冷刺骨的雪花落了一身,冷的她牙冠打颤才清醒了些。想到王婶,张休休却没有办法,眼下她逃命要紧,否则再被抓回去,她必定没有活路的。

    蒙西转头看向张休休,才发现她穿的太过单薄,想了想便说道“姑娘,这路途遥远,你这身衣裳恐怕……”

    张休休窘迫的笑了笑,无奈的说道“我的银两被人全部拿走了,实在是没有办法”

    “那去置办件裘皮御寒吧,否则无法上路”

    张休休心里着急想要马上就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却也知道他说得对,于是点头跟上。

    一路无话,把上路应该装备的东西都买好,已经是中午时分,两人在路边的小摊吃了一份大大的手抓面,然后便准备出城了,只是心情雀跃的张休休在刚翻身上马时便头晕目眩的掉了下去,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时却看到了从小店后面走出的哈根,不死心的转头看向左边的蒙西,而此刻汉子却也只是强弩之功。

    原来这座城便是个土匪窝吗?张休休不甘的闭上了眼,希望变成了绝望,小屁孩,你保重,怕是真的只有来生再见了,一滴眼泪终是从紧闭的眼睛滑落,融入了皑皑白雪中。过得最苦的时候她不曾哭过,因为还有希望,她总是能靠着自己走下去的,可是现在她却已经没了丝毫办法。

    哈根用脚踢了踢张休休的脸,确定人已经昏迷不醒之后,把蒙西身上带的银两全部搜刮干净,再指挥着门后的人都出来绑好了他,然后吹着口哨回去复命了。

    待到她再次醒来,却发现身处在一片漆黑处,眼睛好半晌才适应了黑暗,打量了环境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脏黑的木床上,木床靠着土墙。土墙上都拦着树干,稀稀拉拉地支撑着整个空间。

    “你醒了?咳咳……”黑暗里有个声音响起。

    张休休吓了一跳,朝着发声的地方看去,勉强能看清是一个瘦得不成形的妇人,五官凹陷,衣服破烂。

    “请问这里是哪里?”

    “他们所说的马场”

    “他们?”

    “你不是从醉嫣阁里来的?”

    “你是说徐妈妈他们?”

    “自然是的,所有年老色衰犯了事的人都会被弄到这里来,咳咳……”似乎是一下子说了太多话,妇人又连连咳嗽了好几声。

    “这地方不像养马的吧?”张休休喃喃自语道。

    “呵呵,咳咳……马场只是个幌子,其实这就是他们偷偷开采的煤山”

    “怎么样才能出去?”张休休朝妇人走了过去,想要问清楚情况再作打算,既然没死,那么一定有希望。

    “哈哈哈……咳咳……有一条路可以出去”

    “请问什么路?”

    “死”妇人的声音衰弱了下去,说完这个字一直在咳嗽,张休休好心的走上前拍了拍她弓着的脊背。

    有心再问几句话,而这时候门外却有声音传来。

    “里面的,醒了就快点出来干活”

    “你快去吧,否则……”

    张休休点了点头,站起身朝外面走去,刚走了两步,妇人压低了声音说道“外面那群男人好几年没开过荤了……呵呵。”

    浑身一颤,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妇人,昏暗中,妇人却闭上了眼,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