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79章 沦为最低等
    张休休以往能熬到晚上热完水之后休息已经是身体的极限了,而这次却还要提着装满水的水桶上楼,她每一步都走的无比吃力,双腿颤抖的放佛下一秒便会支撑不住的滚下去。可是她愣是咬着牙一步步地走了上去。眼看就要踏上最后一层木梯,然而就在这时候,变故突生,直通楼梯的走道上第一个房间门被推了开来,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他琢磨着手中的东西,丝毫没注意迎面走来的瘦小人儿,专心看着楼梯的张休休刚站上最后一步木梯,就撞上了魁梧的汉子,一声尖叫整个人连带木桶从长长的木梯上滚了下去。走在前面的王婶,转过头看见这一切,脸色变得难看不已。

    张休休被摔得头晕眼花,整个人狼狈的躺在转角处,额角流出了殷红的鲜血,她煞白的脸看向下面的看台,还好她的尖叫声被楼下的乐器所掩盖,并没有打扰到玉生烟的舞,否则……她想她会活不过今晚。

    顾不得脑袋晕得难受,胡乱的摸了摸脸颊冒出的血珠,然后提着桶,想要站起身,却刚站起,又踉跄地摔倒在了地上。

    王婶正打算放下木桶去拉一把张休休,然而却看见徐妈妈皱着眉头正走了过来,一时间不得不提着桶朝玉生烟的房间送去,心里担忧不已。

    站在楼梯上的耶律兀欲看着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人,一时间只觉得眼熟,努力的想了想,一个模糊的身影冒了出来。

    徐妈妈提着步子赶紧走了上来,用脚踢了踢爬在地上的张休休,压着嗓子说道“你这作死的奴才,回头我再找你算账”说完,抬起头看向楼梯上的爷娇笑地说道“爷,都是奴家的错,没有管好这些个下人,扰了爷的兴致,奴家这就挑几个姐儿给爷赔罪?”

    耶律兀欲这会儿终于从回忆里反应了过来,收好手中的东西,对着徐妈妈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徐妈妈愣了楞,低头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张休休,姿色一般就连她身后的几个奴婢都比不上,更不说脸上还有那长长的疤痕,但是还是笑着回答道“爷这个问题可是难到奴家了”

    耶律兀欲提步走了下来,走到颤巍巍站起来的张休休面前,撩开她落在脸颊上的发丝,饶有兴致的说道“我认得你”

    张休休这会儿正提心吊胆但担忧自己的小命,猛地听到这句话,诧异地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人,俊朗周正的脸,衣着不凡,左耳戴着大大的金环,张休休想了想记忆中没有这样的人,所以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奴婢见过爷”

    似乎也是意识到在这样的地方不好说话,于是他对身后的徐妈妈说道“给爷准备雅间,带她过来”说完抛了一锭银子给徐妈妈。

    徐妈妈接住,笑着说道“爷这边请”说完就前面带路。

    张休休不敢说什么,只得提着刺痛不已的双腿勉力的跟在后面,耶律兀欲转头便看见了她苍白的小脸,咬紧的嘴唇,于是想也不想的直接打横抱起了她,大步跟在徐妈妈身后。

    张休休捂着嘴,才止住了尖叫,她看向耶律兀欲的下巴,然后垂下头,昏沉的脑袋思虑着对策。

    徐妈妈带着两人来到了二楼尽头,掀起门帘,里面别有洞天,绿意昂昂,布置得清新典雅,不似别处的金碧辉煌。

    带着两人进了一间屋子,徐妈妈挥了挥手中的帕子说道“爷有什么事情,可以摇下铃铛,奴家这就不打扰爷的雅兴了”

    耶律兀欲放下手中的人儿,对着徐妈妈挥了挥手。徐妈妈知趣的退出去带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