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73章 进入绝境
    虽说雪山在夜晚的时候气温是最低的,但是奔波了一天的三人,还是难得的睡了个好觉。当张休休醒来时,大叔和离人浅陌已经都收拾利索了,张休休也赶紧地站起身抓了把雪在脸上拍了拍,虽然冰冷刺骨,但是精神倒是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看到她毫不怜惜自己的动作,离人浅陌的眉头微皱。

    “丫头收拾好了啊?那这就出发吧?”王强把背包挽再了腰间上看着山下说道。

    “好的,”张休休想也没想的点头说道,然后大步的走到了离人浅陌的旁边,打量了一眼有些担忧地问道“你的身子好些没有?”

    他回头,浅色的眸子看了一眼,然后微微侧脸说道“还是很痛,但是无妨。”

    她楞了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难得的示弱,不过却很快的接口道“那我们边走边休息,你要难受,就说出来好吗?”

    “恩”乖巧的点了点头。

    张休休再次呆了呆,一夜醒来,一向逞强的人怎么变成这样柔弱的小正太?

    王强倒走上前来,认真的看了看离人浅陌说道“这伤没好,就敢翻雪山,你们姐弟俩胆子倒是挺大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张休休无奈的摊手回道。

    “走吧”离人浅陌率先踏出了山凹。

    两人也跟在了身后。

    在雪山待了这么几天了,也渐渐习惯这路滑陡峭,三人一边走一边吃着几口硬邦邦的米饭团子,渴了抓把雪,一点也没有耽误到脚程。

    一路倒是无事,只是到了快中午时分,走在最前面的离人浅陌竟然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走在后面的张休休大步跑了过去,跪在地上把他扶了起来,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刚说完视线便看到了他胸口处大片的殷虹。那一瞬间,张休休脑子完全是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姐……姐”离人浅陌捂着胸口,柔弱地唤道。

    这一唤,张休休才换回了神智,抓着他的手臂问道“伤口怎么又裂开了?不是已经好了吗?是不是很疼?现在要怎么办……”

    “这伤挺深啊,这路怕是不能赶了,在赶下去要出人命”赶上来的王强皱着眉头看似焦虑地说道。

    这会儿张休休也冷静了下来,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她稳了稳心神说道“我再重新帮你包扎一下伤口,再吃点东西休息下”

    “姐……姐,我想喝热水,难……受”

    “这倒是,再怎么说也没有人命重要,不过,伤口要好好清晰,若是被血污了后果可是严重着呢”

    张休休被大叔提醒倒是反应了过来,看了看四周,找了一个大石下面的避风处,大叔和她一起把离人浅陌扶了过去躺好,看着他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张休休悔恨得真想抽自己几个巴掌,昨晚上本该查看他的伤势的,就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而导致这样的后果。可是无论她怎么自责,却还是要坚强着解决眼前的困境。

    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内村下摆撕了一圈,先就着离人浅陌的外袍缠绕了一圈,好歹能稍微止血,然后对大叔说道“大叔,麻烦您帮我照顾下他,我去找些干材生火”

    “行,你去吧,我会帮你看着的”王强爽快的回答到。

    张休休也不废话,站起身就朝外边走去。这半山腰上倒是也有些稀稀拉拉的树木,只是基本上都是光秃秃的。

    确定张休休已经走远,大叔打量着躺在地上的人,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血口起伏不定,胸口还有大片的鲜血,眼睛半睁半闭,看起来虚弱得不行。不过他还是谨慎地靠近了他说道“你这伤还好吧?”

    离人浅陌痛苦的哼了哼,长大眼睛,虚弱地回到“大……叔,我这伤已经……咳咳……拖不下去了,你……能不能带……带着我姐姐下……山?”

    王强想了想还是说道“你这伤应该也不深,歇息下,下山找到大夫就有治了”

    离人浅陌虚弱的摇了摇头,“我……这伤,已经伤了心肺,怕是要……咳咳……活不成了,能不能麻烦你带……带我姐姐下山,我……这里有……咳咳……有好东西,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

    一听,这下倒是来了兴致,蹲下身子说道“什么好东西?”

    “咳……咳在我腰间,麻烦……你拿下……”他说完像是耗尽了力气,闭上眼像是昏迷了过去。

    王强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毫无动静,这下终于放下心来,伸手探去他的腰间。然而,就再他俯身的那一刻,寒光一闪,冰冷无情的刀就插 !进了他的胸膛。

    只是这王强倒是不是平常的贩夫走卒,瞬间就伸手死死地握住了离人浅陌的手腕。力气之大,险些是要捏碎腕骨。

    而离人浅陌却不见一丝惊慌,左手伸进腰间,‘刷’地一声抽出软件,就朝王强的脖子砍去。

    王强不敢怠慢,只得放开离人浅陌的手腕,高壮的身子一个侧翻,让这一剑落空,只是这样剧烈的动作,让他胸口的伤再次加深。疼痛提醒着他不易恋战,然后他按着胸口,急急朝后退去。伸手艰难的掏出特质的口哨,还没拿到口中,浑身突然失去了力道,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倒下之前,他怒睁的眼还谨慎地看着不远处站着的青年。

    原本应该虚弱之极的少年,此时却不紧不慢地走到了王强的身边,毫不犹豫地用剑直接割断了他的脖子,过程太快,以至于几秒种之后,割断的脖颈才喷洒出鲜血。少年嫌恶地踢了踢已经没有脑袋的尸体。冷着嗜血的脸弯下腰拔出他胸口的匕首,就着尸体上面的衣服,擦干净自己的武器,然后转身离去。

    漫漫雪山,刺目的鲜红,宣告着发生的一切。

    很快地便找到了正爬在枯树上拾柴的张休休,她的发被雪风吹乱,脸上也因为为这几天的奔波忙碌显得憔悴不堪,穿着简陋的皮衣残破的衣裙,看起来像是个山野村姑毫无气质可言,可是就是这样的她,却依旧让青年挪不开眼。

    张休休抱着枯枝,刚起身便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离人浅陌,她呆了呆,便惊喜地说道“小屁孩,你伤好了?”问完这句,又觉得不可能,于是扔掉枯枝,紧走几步走到他面前问道“怎么回事?”

    “伤好些了”

    “这么快?”她不可置信地说道,转瞬间又想到他逞强的性子,然后又说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姐姐,追兵快到了”

    “……那你的伤”

    “好多了,我们走吧”说完,就拉着她冰冷的手朝着山下走去。

    “哎?那王叔呢?怎么没来?”

    “他发现山上有要找的猎物,于是叫我们先走,他逮住了便会跟来”

    “哦……”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看着少年的侧脸,却终究什么也没问的闷头赶路。

    两人紧赶慢赶,就连中午也只是吃了几块肉干和一个米饭团子,因为隐隐约约已经能看到山脚下的绿色,所以两人脚程都不由得加快很多。

    天擦黑时,终于快到山脚下了,张休休的腿已经痛得麻木了,冷风像刀子一样狠狠剜着膝盖,在这冰冷寒湿的环境下,原本已经有轻微风湿的腿,现在已经肿得不行。可是她愣是没吭一声,行走间也看不出来任何问题。

    眼看离山脚已经很近了,张休休都能吻道那青草的香味,然而正在此时,张休休也终于看到那山脚不远处的大片火把。

    两人都同时停下了脚步,张休休拉着他蹲到旁边的大石后面,轻声问道“那些人会是敌人吗?”

    离人浅陌沉默片刻,看着她轻微点了点头,浅色的眸子也有了微不可查的焦急情绪。

    张休休此刻也没了办法,只得愣愣地看着那大片的火光,估摸着人数,而就在此刻她才猛然发现,那些火把离自己又近了好多,隐隐约约都已经能看到奔跑着的马儿。

    两人对视一眼,离人浅陌从她的眼里看出了惊慌和害怕。他握紧了她的手,暗暗思虑这对策,然而却全然没了办法,对方人多势众,硬拼几乎没有胜算,后退却有追兵,已然被逼2入了死角。

    而张休休也知道了现在的绝境,咬了咬唇,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于其两人都死,不如一人活着,而她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如果死了说不定会回到现代去呢?而如果小屁孩死了,就凭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再这样的乱世,又能活多久?于是她拉了拉了离人浅陌的手,见他低头看向自己,她才开口说道“我去引开他们,然后我们在山脚的村子里回合”

    “我绝不同意”离人浅陌想也不想的就开口说道。

    这是张休休第一次听到他带着如此强烈情绪的话,一时间倒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忘记了开口说话。

    “无论如何,我和你也绝对不会分开”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青年浅色眸子在这样的夜里亮如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