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71章 我弟弟叫张宝气
    回想起昨晚上的温香软玉,离人浅陌黝黑的脸上有了丝红晕,幸好他此时的皮肤完美的掩饰了他的淤泥思绪。

    “你先睡吧,我再出去走走”张休休想也不想地说了出来。毕竟小屁孩现在也不小了,如果再这样懵懂的时候给他了错误的暗示,只会让他越陷越深,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发生昨晚上的事情了。

    眼看张休休就要走出门,离人浅陌开口唤道“姐姐。”

    一声软软的呼唤,张休休诧异地转过头看向他,在平时他极少称呼她,况且还是用这样的语调。

    “姐姐,你是嫌弃我吗?因为我满身的血污,所以……”他越说声音越小,低着头,看上去不安到极点。

    这样情绪外露的青年,卷翘的睫毛轻轻颤抖,薄唇紧抿,像极一只被人抛弃的小兽,张休休的心瞬间就软得不成样子,闭了闭眼,调整了下思绪才开口说道“小屁孩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你要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我们怎么下山呢?”

    “天都快要黑了,你此时去外面,而我怎么可能安心睡觉呢?于其这样胡思乱想一整宿,还不如我守夜”

    “那怎么可能!你乖乖休息,我去外面走会就进来”张休休拒绝道。

    眼看她就要跨过门槛,离人浅陌急忙起身,却忘记了身上的伤口,疼得他惨叫了出来。

    吓得张休休快步跑到床边,扶着他查看伤势,忍不住唠叨道“你身上有伤,你不知道吗?还乱动,真是让不让人省心了?”

    青年却只是专注地看着她眼里的担忧,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会靠墙睡的,一定不会挨到姐姐的”

    “……你再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真的要生气了……”

    “姐姐,如果此时的你是我,你会放心吗?”

    张休休被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又怕他再乱动碰了伤口,最后不得不妥协地脱掉鞋子上床睡觉。

    侧身躺在里面的青年,薄唇上扬,露出满足的微笑。

    她起初有些不习惯,却又不敢随意翻身,只得僵硬着身子平直地躺着,到了半夜却还是抵不过睡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张休休醒来时,发现离人浅陌还睡着,于是她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生火做饭,不大一会儿,破败的屋子里便有了饭菜的香味。

    早就醒过来的青年,悄悄地转过了身注视着那抹忙碌的身影,眼里的柔情像化不开的浓雾。

    这便是世人所说的油盐酱醋茶的平凡生活吧?真是想要一直这样下去,永远不被人打扰。可是一想到目前的处境,青年的脸上有了捉摸不透的阴影。

    忙碌的做好了饭菜,看见离人浅陌已经醒来,张休休把身上的水随意在衣服上擦了擦,关心的问道“醒啦,你的伤有没有好些了?,今天如果还是很痛,我们明天再走吧?”

    青年有些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伤,基本都感觉不到痛了。

    张休休看他表情以为是还很痛,正打算开口劝慰时,青年开口了。

    “已经不痛了”

    “怎么可能,神恢复?”

    青年麻利地解开了外袍和沙带,两人竟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昨天还狰狞的伤口,才过了一个晚上而已,竟然开始慢慢结痂了。

    两人同时抬头看向彼此,眼里有着诧异。

    “哈哈哈哈,小屁孩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是不是昨天吃的真的是疗伤圣药啊?”张休休喜笑颜开地说道。

    “姐姐昨儿个在哪里采的果子”

    “就在外面的湖边,你现在可以下床了是吧?你先吃饭,我要去把昨天采到的红薯再弄些来,真是天降甘露,哈哈哈哈”仰天长笑了三声,完全没了形象。

    青年却宠溺地看着她,待到张休休看向他时,眼里的情绪早已藏进了心底,“不急,先吃完饭再去”

    “不不不,现在就去,万一没了怎么办,你快先吃。”转身风风火火地就跑了出去。

    然后张休休一边唱着采蘑菇的小姑娘,一边兴高采烈地拔着萝卜……

    待到两人吃完饭收拾停当时,昨日的大叔也刚好敲门。

    三人就这样一前两后地开始下山的路。

    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是上山的时候离人浅陌带着重伤,两人心情也很沉重。而现在两人的精神和身体状况都很好再加上有人带路的情况下,行走得到是极快的。

    一路上因为怕雪崩,三人都没怎么说话,只是路越来越陡越来越滑,有一次张休休一脚踩空,直接滚了下去。而走在后面的离人浅陌,想也没想的飞身抱住了她,他护着她就这样滚啊滚,直到滚到了一处山坳时,两人才停了下来。

    天快黑时,中年大叔找了个避风的凹处,三人和着雪吃了些张休休用剩下的米做出的饭团子,都累得靠在墙上闭目休息。

    “是不是我走太慢,耽误脚程了?”张休休有些自责地说道。虽然已经很努力地走了,只是女生和男生天生的体力差距,还是让她有些拖后腿。可是离人浅陌这一路上却默默地陪着她,不着痕迹地放慢脚步配合着她,没有丝毫的催促和抱怨。这更家让她心有不安。

    “你已经走得很快了”离人浅陌抬眸看她,神情认真而专注。

    “小屁孩,什么时候你也这么会说话了”

    这时候,坐在不远处的大叔也附和道“这位公子说的不错,姑娘你确实比一般女子好很多”

    “大叔,请问你贵姓?走了一路了都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张休休伸长脖子看向大叔问道。

    此时离人浅陌也转过头去看着壮汉。

    “免贵姓王,单名一个强字”

    “那我们今后就叫你王叔了吧,同行一路也时缘分”张休休热络地说道。

    “行行,叫啥都可以,不知你们二位又如何称呼?”

    “我姓张,名月,这是我弟弟。叫张宝气”张休休忍者笑神情貌似正经地介绍道。

    离人浅陌转过头看向她,见她眉眼间含笑,也就什么都没说的默认了,只是浅色的眸子再看着她时,慢慢变得幽深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