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57章 他一定要杀了她心中的那个人
    马车一路疾驰,傍晚时分,马车外便有人问道“少爷,马上到瑞城,是否需要停留?”

    “要要要!”张休休迫不及待地点头,这马车坐得人晕头转向,难受得紧!最主要的还是一直面对这小屁孩,让她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总觉得尴尬不自在。好几次她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结果对方却一脸淡定,到嘴的话怎么样也说不出口。

    离人浅陌抬眼看了看她,见她脸上有藏不住的雀跃,于是提声回答“进城歇息一宿。”

    外面的人听令,架着马车朝城门走去。

    张休休撩开布帘,却见城门楼排着两排长队,每进一个人都必须出示着一枚小小的东西,因为距离加上近视所以看得不是太清楚,只是看到有人没有出示的全部被拒绝入城,无论怎么哀求都无用,张休休好奇地问道“要拿什么东西才能进城?“

    离人浅陌却也摇了摇头,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皇宫,而对于神龙国更加不是很了解。

    待到该他们的马车检查时,车夫已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紫色的玉鱼,那一直站在一边的将领看到此物,立马走上前来,弯腰躬身行礼,示意放形。

    一行人进了主城,喧闹声扑面而来,街上人来人往比肩接踵,小贩兜售着各式物品,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还有店铺前嬉笑打闹的孩子穿街而过,留下一串串笑声。

    离人浅陌眼也不眨地看着窗外,这样的热闹让他有了片刻的呆愣,只是被他藏在了面具之下。

    应是有十年了吧?未曾见过这样的光景。

    两人各有心思,倒是一路无话安静地到了客栈。

    小二见这样一行人,倒是很有眼力见的,甩着毛巾就迎了上来,笑容可掬地问道“各位爷,打尖还是住店?“

    车夫这时候从身后站到明显的地方,对着店小二说道“自然是住店,可有上等房?“

    张休休这才注意道说话之人,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上去很是老实可靠。

    小二说道“自然是有的,不知要几间?“

    国字脸车夫答道“一间上房,十间中等房“

    “好勒,客官那这晚饭可是要用?“

    “送到客房,带路”颜子倾果断地说道。

    小二赶紧前面带路。

    看到一行人消失在楼梯口,大堂里吃饭的众人才又开始议论纷纷,无非与这天下战事有关,各种小道消息纷纷说出来显摆,这其中自然是当朝国师以无双智谋逼退三国最惹人津津乐道。

    张休休直到进了房间才从反应过来,瞪着站在房间里的人问道“小屁孩?你做什么还站在这里?赶紧回你的房间。”

    “只有一间”他注视着她的表情慢慢地说道,浅色的眸子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暗情绪。

    “……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可是你不是我姐姐吗?”他略微偏头问道。

    “呃,是啊”

    “所以,我想和姐姐你一起睡”他一字一句地说完,薄唇略微上翘,虽然还是没有多大的表情,却还是柔化了他僵硬的五官。

    “这不可能!你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快点走!”张休休丝毫不为所动地说道。

    “姐……姐”他拖长了尾音。

    “……小屁孩,你到底怎么了,突然变成这样?是不是发烧了?”好不习惯啊,一向冷着脸说话的人突然卖萌,真是好要命怎么破。

    离人浅陌坐在了凳子上,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杯茶,在张休休急得上串下跳的时候依旧淡定地喝着。

    “……那你睡吧,我自己去再开一间”说完就火烧火燎地朝门外走去,真是最讨厌会卖萌的生物了!

    “姐……姐,你有带银子吗?”他喊姐姐时依旧拖长了尾音,说不出的好听。

    张休休这才想起,自己这一身根本无长物,耷拉下肩膀坐在了桌子对面,接过离人浅陌递过来的杯子,下意识地就喝了起来。

    喝到一半感觉他紧紧地看着,她下意识地看向手中的茶杯,才发现竟然喝的是他才喝过的杯子,这样亲密的动作让张休休一下子跳了起来,就连凳子摔倒都没有去注意,指着面无表情的某人吼道“你给我你的杯子做什么?你这个小屁孩,想造反吗?“

    “是你抓过去的“

    “啊?……哦,对不起啊“她实诚地道歉。

    “我原谅你“他嘴角又开始略微上扬。

    “好吧,那你能不能借给姐姐银子?我们不都是自己人吗?“她笑眯眯地说道。

    他看着她的笑,心情更加愉悦,然而脸上却没有多大表情地说道“我没银子“

    “……那马夫不是你的人吗?“

    “并不是“

    “那为什么要跟着你?“她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看着她的眼睛,离人浅陌脸上那不着痕迹的笑容消散了,薄唇紧抿,直到张休休脸上的笑容都快僵硬了之后,他才冷冷地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面对这样一个六月天的少年,张休休真是觉得自己道行真浅,这样就被看出了企图,于是她也打开了窗说亮话“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被烧死,谁救的我?为什么我又会跟你在一起?而你为什么能出神龙皇宫“这些问题从一醒来就困扰着她,现下既然被看出了企图,那么她也就不打算再去大厅打探消息了。

    他看着她,卷翘的睫毛在油灯下犹如展翅的蝴蝶,光线打下的阴影却很好的掩饰了他内心奔涌的情绪,她在期盼什么他心知肚明,可是只是想到她心里依然忘不了别人,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杀了他!那种暴躁的情绪窜到四肢百骸,疯狂的想要找到宣泄的出口。

    张休休明显感觉到了屋子里的低气压,于是讪讪地说道“我,我去大厅走走,你先睡吧“

    刚转过身,却被人死死地攥紧了手腕,力气之大,险些让她痛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