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54章 你是我的,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因为张休休的隐忍,原本小心翼翼的亲吻变得放肆大胆起来。

    张休休几乎是快要气死了,然而她却还只能一动不动地承受着,忍住颤抖,对着宫女说道“退下吧,本郡主不叫你不许再来打扰”

    宫女弯腰慢慢地退了下去。

    身后的拥抱更加炙热,就连那双冰凉的手也变得热烈了起来,如同一尾久旱遇甘霖的鱼,却也带着垂死的挣扎和奢望。

    直到确定宫女走远,张休休用尽所有的力气推开了离人浅陌,她脸上因为愤怒而潮红,想也不想就甩了一巴掌给他,“你给我滚,马上滚!”

    离人浅陌捂住自己的脸,偏着头看了张休休半晌,然后居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桃花眼上挑,竟然诱惑得不可方物。

    “……”张休休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这是第一次面对眼前得孩子有了无能为力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原本乖巧得孩子突然叛逆了变坏了,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阻止不了。

    “姐……姐,就算你嫁给别人,最后你只能是我的”他看着她,一字一句缓慢地说着,如同宣誓!既然抛弃尊严也求不回来,那么他会用尽一切手段得到她。

    “……”她看着身材挺拔却消瘦的孩子从窗户跳了出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以前不是好好的吗?教他说话,给他讲故事,一起玩游戏,她自认为是摆着端正的姐姐的姿态啊,怎么就发展的这么歪了呢?曾经那个旧好没好却为她挡刀子的善良孩子去哪里了?那个喜欢听童话故事的可爱的孩子去哪里了?那个一脸倔强却听她话的孩子到底去哪里了?才十六岁的小屁孩,居然能露出那种表情,如果换成是她的国师大人,她想她肯定直接扑上去按到了!不过这种时候她居然能开小差,难道她真的是因为小屁孩的容貌?不不不.……虽然这是个看脸的时代,无论他长相如何,他都是她的弟弟,她会保护他,会照顾他,值得他找到喜欢的女孩子,成家立业,她就是功德圆满了。

    虽然被小屁孩亲了一脖子的口水,张休休气过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恶心的感觉,她想也是因为她一直视她如亲人吧?胡乱想着事情,最后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随后几天,张休休就安静地呆在宫殿里等着嫁人,虽然很想很想她的国师大人,可是国师大人却派人传话给她,让她安心等待。因为圣旨上写的是八月十五完婚,所以她只能按耐住雀跃兴奋的心,娇羞幻想婚后幸福的生活。

    张休休虽然被封了个郡主,但是只是为了配国师的身份,所以她连自己的府邸都没有,成亲之前都暂住在娴吟宫的玉堂殿。

    白袍国师颜子倾,还未出山便惊动了九州,无数闺阁女子目睹其风采之后,一颗心就丢在了他的身上,无数商贾权臣暗中授意想将待字闺中的嫡女嫁给他,然而他却始终淡笑拒绝,所有人都在想不知道是何等倾城女子才能入了他的眼,却没想到到头来只是个小小的平庸宫女。

    整个皇宫都知道了一个宫女飞上了枝头当凤凰,居然能嫁给一朝国师,无数喜欢国师大人的宫女都夜夜暗自垂泪,狠心咒骂那该死的贱,人。想着国师的风采,更是悔恨自己没有早些主动表明心迹。然而无论多么后悔,却已成定居。

    张休休被幸福砸得头晕眼花,脑袋已经很久没有工作过了,所以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半月后,神龙258年,八月十三。

    神龙国第二道天然防线竟然被三国夜袭成功!这是所有人都不会想到的,这其中包括颜子倾!

    夜观星象,他仰天长叹道“天意,天意”然后踉跄地下了天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一天一夜。

    神龙258年,八月十五。这一天在张休休无比煎熬中终于等到了。

    刚过寅时就有嬷嬷服侍着她穿衣梳头贴面,带到两个时辰之后,天才刚亮,从铜镜里打量着自己的穿着,“为什么会是白色?喜服不应是红色吗?”张休休不解地问着两个陌生的嬷嬷,之前一直在打瞌睡所以任由嬷嬷们摆弄着,如今看到这样的喜服,一股凉意直冲心底。

    “郡主,自古如此!”冷冷不带尊敬地回答。

    “……”张休休总觉得那里不对,却又无法反驳,毕竟这个朝代和她所知的不一样,说不定如同国外一样,白纱裙才是喜服呢?

    压下心底的疑问,她被盖上白帕,被嬷嬷扶着朝外面走去。

    一路上安静异常,就连行礼的人都没有,仿佛诺大的皇宫只有他们三人。

    走了不知道多久,张休休好几次都忍不住掀开头上的白帕,可是双手却一直被两个嬷嬷抓着,两位面目有四十有余,手劲竟然大得出奇,像是练武之人。

    “你们到底带我去哪里?”心底的期盼和喜悦彻底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恐慌。

    “到了自然会知道了”

    “嬷嬷,你们是不是带错了地方?本郡主是要和国师大人成亲,耽误了吉时你们可担的起?”她呵问道。

    两个嬷嬷相视一笑,却再也不理会她,只是脚步越走越快了。

    “救命……”

    “郡主,你还是别费力气了,这是国师大人的命令”年纪最大的嬷嬷冷冰冰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

    “马上到了,你自然会知道的”说完之后,两人任凭张休休说什么再也不理她。

    三人所走的路人迹罕至,一路上竟然没见到一个宫女太监。安静的环境和前途的未知,让张休休的心越来越紧张。

    她停止了一切的反抗和叫喊,竟然能光明正大的带她走,那么一定是有位高权重的人所授意,那么,真的会是你吗?我的国师大人!想通了一切,心竟然慢慢地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