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52章 男神男神我们结婚吧
    张休休在回宫的路上一直想着那句话的意思,想到有可能是她所希望的那样,心情变得很雀跃。当想到有可能是别的意思,又难受得耷拉下了肩膀。

    她心情起伏地太大,所以丝毫没注意身后发生了什么,直到抄着近路走进了小巷子才猛然发现了不对劲。

    转过头,才发现身后一直跟着那抹魂牵梦绕的人,她喜极,想也不想地奔到了他面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休休……这样不好”颜子倾伸出手却不知道放哪里。一向淡定自若的人变得手足无措,尤其可爱。

    张休休看到这样可爱的他,实在忍不住地在他温热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欢喜地说道“不管,不管,这里没有别的人”她撒娇一样的蹭着他的胸膛,脸上是张扬地大笑,像极了偷腥地猫儿。

    被亲蒙了的某人,身体僵硬忘记了反应。

    “你是不是也舍不得我,所以才跟在后面的?”

    “不……不是……”

    “啊?”说不出的失落。

    “担……担心你”

    “那也是舍不得”她不管不顾地抱着他,笑得无赖。

    “……”他僵硬着身子仍由着她抱。

    太阳的余晖洒遍了大地,青石板上,这对拥抱着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看起来亲密极了。

    然而,却还是有人打破了这份和谐。

    张休休从他得肩膀看过去,就看见了出现在她对面的四个黑衣人。

    “大人,我们快跑”张休休拉着颜子倾就(ˇˇ) 想跑。

    然而颜子倾却只是顺手推了一把她,然后说道“跑,我会来找你”说完,他转过身去面对着黑衣人。

    张休休看着他的背影,修长挺拔,如竹如松,莫名让人心安。

    黑衣人一声不响地就一起举剑刺了过来,甚至能听到破风的声音。

    转身欲跑,她必须去找救援,不然都只有死路一条。

    本来以为来人是冲着一朝国师,然而其中两人看似朝着颜子倾而去,却在即将刺到之时,身势一变,侧身朝着张休休而去。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然而国师大人却在极短的时间反应了过来,伸臂拦截两人,后面两人的攻势却已到,他陷入了四人四面的绝杀中。

    张休休用平身最大的力气跑着,一边跑着一边大喊救命,她希望有巡逻的人能听到。

    小巷子说来并不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却是那么长,那么远。

    颜子倾虽然有些拳脚功夫,可是同时应付四人不要命的攻势,刺手空拳渐渐地落入了下风。

    其中四人对看一眼,其中两人抽剑朝着张休休的后背刺去。

    感受到了危险,她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去,视线一黑,殷红的鲜血洒满了脸颊。

    张休休完全忘记反应,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呆愣愣地抹了抹眼睛的液体。模模糊糊中,她看见那抹月光白,从来都是迁尘不染的白袍,此时到处都是鲜血,衣角破碎。

    本来就落入下风的颜子倾,此刻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而另外四人的剑式却越发凌厉,他躲避起来已是越来越吃力,可是他却把身后的人挡得密不透风,另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阻挡攻势,也因为如此,才会愈加危险。

    张休休明白,她,在拖累着他。

    她想跑,去叫人,可是脚步却像灌铅了那般,无法动弹。

    “休休……跑”他不回头地吼道,声音已变调。

    而正在这时候,正前方的那支剑直直地朝着他刺过去,而他却已经躲避不过去了。

    张休休想也不想,用着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到了他的前面紧紧地保住了他。

    “国师大人,要死一起死,这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她笑得依然灿烂,在金黄的余晖下熠熠生辉。

    “休……休”他目赤欲裂,早已没了平时的温文尔雅。

    ……

    当剑刺入她身体时,巡查的士兵也发现了这里的异样,大群人冲入了巷子团团围住了四人。

    张休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她伸手抚着他的脸,想要对他说句话,然而却只是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再也忍不住地昏死了过去。

    ——————————————分割线——

    谁也不会知道,三国会联合起来攻打神龙国,金国、楚国、鲁国结集三国之人力物力,以雷霆之势直直刺入了神龙国的第一道天然防守。

    原本四海升平的八方朝贺的神龙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第一道玉山关的守备投敌,打开城门,让神龙玉华龙颜大怒,当夜下了圣旨斩了守备一家三十于人,只是守备的三个儿子和夫人却早已不在京都。

    原本的太平盛世在几天下来变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全城戒备。

    而如今夹在中间的离国的态度却是最重要的,如若离国加入了这场战争,那么神龙国的这场战争将异常艰难。

    张休休从生死边缘捡回来一条命,都已经醒来了大半月,颜子倾却只是匆匆见了她一面,便又回到了皇帝的御书房,讨论战事。

    每天都抱怨着颜子倾为什么不来看自己,但是心底却忍不住期待他说的惊喜。

    等伤好了大半,已过了余月,她被困得实在受不了,然后支开了众人,一溜烟地跑到了离人浅陌的宫殿。

    然而还没走近,却看见了被带刀侍卫包围得密不透风的大门。

    她只得悄悄地又回到了怡和殿。

    宫女们看见她回来,立刻去禀告莺贵妃。

    张休休躺在床上有气无力,这天下变化得太快,打得她措手不及,不过幸好的是之前的内衣店开在了离国,现在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战火波及的国家。

    她叫人端来了茶,正端过来时,便迎来了一身荣华的莺贵妃和大内总管赵成德。

    黄莺脸上带着笑,她进屋后说了声“恭喜”,在张休休一头雾水的时候,赵成德拿出了明晃晃的圣旨。

    莫名其妙地跪下接旨,待到赵总管念完她接过旨意之后还是一脸懵逼。

    她要和国师大人结婚了?

    而且她还是正妻?

    她被封了郡主?

    这个天下果然乱了啊,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