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50章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男神
    提着小木桶刚走到皇宫的侧门处,便看见了那抹古雕刻画般的身影。

    不住的上扬,她加快了步子几乎是跑到了他的身边。“等了很久了吗?”

    “我也刚到”他低头看她,眸里带笑,温润如玉。

    她的心跳加快,稳住自己的心神说道“我们找个地方去吃棒冰吧?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呢?”

    “好!”

    她转身朝侧门走去。

    他却说道“让我来提吧”说着便伸出了手。

    张休休转身看着他的手,骨节分明修长莹白,在太阳的光亮下散发着好看的光泽,简直就像玉雕那般完美得让人惊叹。

    鬼使神差地她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手上,待到她反应过来时,却舍不得离开,只是抬头看向了颜子倾,眸子里有明晃晃的期待和小心翼翼。

    诧异过后的颜子倾却并没有放开她,转而握住了她的手,雅致的脸上绽放着迷人的笑容,那笑容晕染至了眼底眉梢,让人看了莫名地想跟着他一起笑。

    张休休惊喜得简直想要跳起来,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拥抱他的想法,却还是掩盖不了脸上的傻笑。

    “我们走吧?”

    “好呀好呀”她忙不迭地点头,视线始终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

    两人手拉着手朝侧门走去,守门的侍卫见到了这一幕,嘴巴长得老大,忘记了行礼。

    站在拐角处的离人浅陌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黝黑的脸上又恢复了曾经的面无表情,僵硬阴沉。

    走到热闹的大街上,沸沸扬扬的叫卖声,终于拉回了张休休不知道飘去了哪里的思绪。

    “国师大人,我们去哪里呀?”她笑着仰头问道。

    “休休你呢?想要去什么地方吗?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浑身像是被电击了一般酥软无力,这是第一次听到男神唤自己的名字,以往一直都是姑娘姑娘这样陌生的称谓。现在连称谓都变了,所以他们这是在交往吗?

    “交往是何意?”

    “啊哈哈哈,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吗?”

    她直白的话语倒让颜子倾俊脸微红,没有答话。

    看到男神居然是这样的羞涩可爱,张休休的满足感瞬间爆棚,她像个无赖一样说道“国师大人,你喜欢我吗?”

    “这……这样的事情……”第一次被正大光明的问到这样隐私的问题,让颜子倾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国师大人,这是第一次拉女生的手吗?”她眯着眼镜恶作剧地问道,突然觉得欺负自己的男神好过瘾怎么办,看他脸颊上的红晕好像要亲他怎么办?

    “……休……休,这种事情……”他窘迫地四处乱看,就连手心的温度都升高了许多。

    可怜高高在上如同嫡仙一般的的国师大人,竟然被一个小宫女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了!

    她不再捉弄他,拉住了他的手,抬头直视着他的眼镜,郑重地说道“可是我喜欢国师大人,喜欢了好久好久,从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上了,你知道吗?”她一鼓作气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因为她怕今天这样只是兰柯一梦,梦醒了他又是那九天之外的仙人,而她是卑微的宫女,无论如何也要让他知道心意,这样就不会有遗憾,爱便是爱了,再遮掩下去自己都快瞧不起自己了。

    “我……知道”他看着她,眸子里倒映着彼此。虽然知道有很多人倾心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大胆的表白,可是却觉得好高兴,就算是解开了星象也没有这样的开心过。

    “所以,现在你是同意我们交往了吗?”张休休索性豁出去的问道,毕竟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再藏下去可不知道还会等到什么时候。

    “……”

    “国师大人,你手都牵了难道你想赖账吗?”张休休摇晃他的手说道。今天她必须要知道他的态度,因为她始终觉得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会从一而终。

    “嗯,并不是我要赖账,只是觉得这样的话应该男子来说更好。女子的名声很重要”他郑重其事地说道。

    “哈哈,我不在乎不在乎名声什么的,又不能拿来吃,只要你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不是就很好了吗?不用管别人的看法”她欢喜地说道。

    半晌之后,他也点了点头,居然觉得她说的好有道理。

    也幸好他一直跟着师傅在山中长大,没有一般男子的迂腐不堪,否则就凭张休休今天这些奔放的动作就能吓得一般男人狼狈逃窜了。

    “国师大人”她轻声唤道,眉眼弯弯。

    “什么?”没听清楚她说什么,他下意识地低下头靠近了一些。

    冰凉的脸颊有温热擦过。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红唇,如同白玉的脸颊上瞬间如同火烧火燎一般。

    “这是我们的定情之吻,虽然今天才这样做,可是我已经想了太久了,终于终于做到了……”

    “……”

    人来人往中,他白衣华发,长身而立不染铅尘,就像不小心降落凡间的嫡仙,但是脸颊的红晕却让他

    有了凡尘俗子的烟火味。

    半晌之后,颜子倾转身就走。

    张休休被吓到了,她惶恐地拽住他的衣角,急急惶惶地解释“国师大人,你生气了吗?不要不说话,我真的是没控制住……下次,不经过你同意我再不这样了好吗?”

    待走到人少僻静处,他才停了下来,背对着张休休说道“可当真?”已经调整好了心跳的他佯装平静。

    “对对对,再也不轻薄你了,只要你不生气,怎样都行”她点头保证,语气诚恳。

    “……”

    “国师大人,不要生气了好吗?以后我决不再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忘记了她的男神可是如同仙人那般的存在。

    “轻薄不能用在男子身上”他纠正道。

    “好好好,只要你不生气什么都好”

    “……以后万不能在人前做那样的事情”

    “那人后可以吗?”

    “……”摔袖便走。

    “行行行,人前人后都不这样了,我错了”她心里哀叹着,香艳的肉摆在眼前却不能吃,这是何等的折磨身心?

    “……”

    “国师大人,我们去游湖吧?”她看到河堤下的波光粼粼了。

    “走吧”他确定自己终于控制住了心神,于是转身接过了她手中的小木桶说道。

    两人来到湖边,包了一条小画舫,正值酷热,出来的游湖的人倒是挺少的。

    两人坐在船舱里,相对无言,有着淡淡地尴尬飘散在空气中。

    “棒冰快要化掉了,大人这个给你,快点吃掉不然好浪费”

    默默地接了过来,优雅地吃了起来。冰凉爽口,确实是这解热圣品。

    张休休用袖子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再看看他一派冰凉不见一滴汗水,不平地问道“国师大人怎么觉得你都不热啊?”

    “心静”他气度从容地说道。

    “好吧好把,国师大人的境界我等只能膜拜”

    “……”

    “好吃吗?大人?”她两手托腮地问。

    “为何一直叫我大人?”他终于还是问了出来。红润的唇略微抿着,像是很重视这个答案。

    “子倾哥哥?”她嗲道

    “……”

    “颜哥哥?”

    “……”

    “哈哈,所以我就觉得叫你国师大人好亲切,很有感觉”像要把你扑倒的感觉,张休休默默地补充道,

    脑子控制不住地想着他这样的人,若是动情会是怎样的风景?

    看道她的傻笑,他的笑容也渐渐浮了出来,如若春水映梨花温暖似春。

    “我们在外面玩吧?”

    “甚好”

    张休休跟在他的身后出了船舱,来到甲板上,看着满眼碧浪,凉风吹过惬意无比。

    在颜子倾还没有反应过爱时,张休休就已经脱掉了鞋袜,掉着光脚丫在船外,感受着水波划过的冰凉。

    “休休,你这样很是不妥”他背过身子说道。

    “这样才能尽情感受着湖水呀”

    “若是让别人看去,有损你的闺誉”

    “反正我也没想要嫁给别人”她无所谓道。

    他如竹的身影略僵。

    “只要你不嫌弃便好了”

    他倏地转过身来,眉眼对上了她带笑的脸,片刻之后他才说道“不会”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们国师大人不是那些迂腐的木头”

    “……”他又红了脸颊,不自在地转过身去,然而耳畔却回荡着她说的那句话。

    “好舒服好凉快啊,真是不想再回皇宫了”她高涨的情绪却因为回宫而跌到谷底。

    “你不喜欢那里吗?”

    “很不喜欢,勾心斗角吃人不吐骨头,阴森恐怖,如果能够选择我宁愿浪迹天涯,也不想回去”

    “……”

    “可是如果不是来到皇宫,我怎么能认识到你呢,所以命运总是这样,关了一道门开了一扇窗。”她脚丫子耍着水,语气又快乐了起来。

    “……”虽然没有接话,可是他唇角的笑意却直到入心底,开出了花儿。

    “大人,你走遍过着万里河山吗?”她转过头看着他倾长的背影问道。

    “未曾看过”

    “那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们一起去吧?”

    半晌之后,张休休都快要等到睡着了,才迷迷糊糊地听到了一个“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