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49章 女人只能经济独立才能强大
    夏末的天气依旧有些热得不像话,一路上张休休都尽量地走在阴影里,路过的宫女太监皆给她行礼。

    如今她是莺妃身边最受宠的女官,正三品令人,就算偶遇比她阶位高的女官,却仍旧只是略微点头,这便是有一个受宠的主子所带来的脸面。

    虽然不喜欢黄莺的手段,却也不得不感谢她,封了她官位,给了她出入皇宫的自由,最大的帮助是暗地里支持她的生意,不然醉逍遥不会有如今的排场。

    朝着小屁孩居住的宫殿走去,想来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过他了,想起那傲娇的小屁孩,张休休脚步迈得更快了。

    刚踏进初华殿,抬头便看见正屋门口站着的人。

    "小屁孩,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他浅色的眸子迎着阳光看了过来,瞳孔内有着淡淡的亮波。

    上了台阶走到他面前,居然悲催地发现记忆中挨了她一个头的小屁孩,竟然已经高出了她大半个身子,好歹她也是有160厘米的身高好吗?

    “小屁孩,你难道不是十四吗?怎么突然长这么高?”她悲愤地问到,这以后跟他说话居然要抬头望,着,他!

    “十六”他强调,薄唇略微撇了撇。

    “十六?不是要行束发之礼了吗?你做什么不通知我”张休休相当不满地质问道。

    “你不是记不住吗?”

    “哎,我这不是太忙 了吗?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不提前告诉我?”

    “姐姐,主子今儿个生辰,在院门都等了你大半天了,这不还等着你给他束发吗?”秋染端着托盘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着说道。

    “啊……”张休休及时地住了嘴,原谅她真的忘记了日子,幸好今天来了,不然依着这小屁孩的傲娇劲,不知道要不理睬她到什么时候。“你看,我这不是专门给你带了西瓜棒冰吗?小屁孩生日快乐”她献宝似的把手中用冰块镇着的小木桶递给他,脸上是真诚的笑容。

    虽然知道她并不是特意来看自己,可是他却还是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满,冰着一张脸接过了木桶,转身朝着主里走去。

    张休休接过秋染手中的托盘,赶紧跟了进去。

    离人浅陌坐在椅子上低垂着眼帘,慢慢地吃着可口的棒冰。他不说话,张休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看着他吃。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少年,依旧黝黑的脸上。五官却越发的夺目,特别是那双上翘的桃花眼,就这样垂着眼眸,看到的全部是卷翘的睫毛,已经浓密到逆天的节奏了。

    “吃完了”他抬眼说道。

    “喔,那我们束发吧?”张休休有些兴奋地摩拳擦掌。

    他点了点头,走到铜镜处,坐直。

    张休休拿过托盘上的梳子,把他之前编着的总角解散,一头墨发就这样披散了开来,顺滑得像是飘柔的广告。

    下意识地看向铜镜里,小屁孩原本看起来青涩的脸此刻竟然变了一个样子,就算那黝黑的皮肤和满口的斑点也挡不了他五官的惊艳,“你这若是白些,可谓倾国倾城了”

    “现在很丑?”他看着铜镜里的女子问道。

    “不不,谁敢说你丑,我掌她嘴。”张休休扬了杨头护短地说道。

    桃花眼尾略挑,浅若清风的笑,转瞬即逝。

    张休休用发带把他得头发高高扎成了一束,额前飘了几根发丝,让他看起来有了翩翩公子的味道。

    “吾家有弟终长成!”她放下梳子感叹到,不等他接口又说道“你看那大皇子如今也才十八岁,姬妾成群,去年都添了子嗣,是不是也该给你物色物色了?”张休休说完摸着下巴考虑到,虽然她不喜欢男人三妻四妾,可是她又不可能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就算对方是自己视如亲人的离人浅陌,况且他还是皇子。

    “不”

    “什么?”张休休一下子没反映过来地问道。

    “不用”他说的斩钉截铁,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眸子里似有着万语千言,转瞬间却又沉寂了下去。

    “哈哈,你莫不是害羞了吗?男大当婚,这又什么”她捂着嘴巴笑道。

    “……”

    “好吧,好吧,我们不说这个,不过以后你若是看上 哪家姑娘,可要记得与我说说”

    “……”他干脆偏过头不再看她一眼。

    看他好像真生气了,张休休这才打住笑推了推他手臂说道“今天你的生日,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他转过脸,定定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的,都会给吗?”

    不知为何,张休休竟然被他的语气而震慑到了,半晌之后,她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大声说道“只要不是太过份”

    他薄唇微张,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字“你”

    “你说什么?没听到”张休休朝着他靠了靠,企图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你欠我一个礼物”他盯着她白皙的耳垂说道。

    “什么?你都没有说要什么啊?”

    “欠着”

    “……”张休休深深地觉得弟大不由姐啊,曾经的小屁孩只是沉默阴沉了些,现在的他也太高深莫测了些吧,完全不知道他这脑袋瓜子在想着什么。

    张休休快速地抬起了头,接过却刚好对上了他低下来的唇。

    冰凉的唇瓣擦过温热的唇。

    四目相对,忘记了言语。

    他的眸子里是灿烂的光亮。

    她的眸子里是莫名的慌乱。

    几秒钟之后,她一下从座位上跳了开去说道“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小屁孩,谁叫你挨得的那么近也不告诉我啊“她努力地掩饰着尴尬。

    他浅色的眸子又暗淡了下来。

    没等他开口说话,她先快速地说道“我该走了,一会还要出宫一趟”

    “……”他黝黑的脸彻底冷了下来,眉眼低垂说不出的廖落。

    张休休没注意到他的异常,转过身走到了门口,又想起了什么说道“你的生日礼物若是想起了记得让秋染来告诉我,我先走了,小屁孩,生日快乐”

    他抬眼看她,眼眸黯然。

    她挥了挥手,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