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46章 论被打入冷宫早产会死吗?
    “黄莺,你要大声叫出来知道吗?我现在还不能叫人发现擅自进了冷宫,你要让外面的守卫发现你我才能帮你,好吗?”她语气快速地说道。

    黄莺从疼痛中回过神来,迷蒙的双眼看着张休休,缓慢地点了点头,然后下身又是一阵撕心的疼痛。

    张休休赶紧出了门,顺着原路爬出了院子,刚站直身子便看见离人浅陌从一颗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现在没时间计较他不听话的事情,稳住了心神低声对他说道“我们去大门边”

    没有问发生了什么,只是沉默地垫脚拿掉她头上的枯草,然后走在前面。

    两人绕到了小路上,离正大门不足十米的地方便听到了呵斥。

    “谁?”侍卫双手放在刀柄上吼道。

    正在这时候,冷宫内响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都没了动作。

    “两位大哥,我们便是听到了这里有叫声才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这里面不知道住的是谁啊?”张休休上前一步问到。

    “ 去去去,不该你知道的就别乱打探”略高瘦的侍卫斥到,然后对着另一个人低声商讨道“你说进不进去?”

    没等两人商量个结果,里面又响起了渗人的叫声。

    “大哥,你们若还步进去看个究竟,若是里面的人有个三长两短恐怕……”张休休提醒道。

    高瘦侍卫瞪了她一眼,再也不犹豫的推开门跑了进去。

    进了屋子看到的情况也让两人大吃了一惊,这虽然是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可是封号并没有被罢黜,而且这还怀着龙嗣,两人互相看了眼,连忙退了出去带上门。

    高瘦的侍卫说道“你快去禀告陛下,我在这里守着。”

    矮胖的侍卫点了点头,转身就朝大门跑去。

    “大哥,要不我进去帮忙看着?听说这莺贵妃很是受宠,这若是万一能帮她挺过这关,说不定会有什么好处呢?”张休休低眉顺眼地笑着说道。

    想了想说得也是这么个理,于是点头说道“你进去可以,但是他可不行。”说完指了指离人浅陌。

    “这是自然,主子,奴婢这就进去照看着?”张休休转身对着离人浅陌恭顺地说道,然而手却对着他指了指大门,示意他先回去。

    离人浅陌点了点头,身形却没动。

    瞪他。

    “……”

    再瞪。

    “……”

    张休休没了办法只得先进了房子。

    黄莺看见来人,苍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地问道“他……会来吗?”

    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得说道“已经有人去找他了。在他没来之前我先去烧点水吧?你先忍着点好吗?”

    黄莺略微点了点头,又是一阵阵痛袭来,控制不住的叫声又在房间响了起来。

    出了房子她叫上高瘦的侍卫,让他去打点水,而她到偏房去生火烧水,离人浅陌不声不响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你为什么不走?”张休休没好气地问道。

    “我走,你危险”他瘦小的身影隐藏在了黑暗里,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你也不绝对不能有危险。小屁孩听话,快回去。”张休休让软了声音劝道。

    他直视着她的眼睛缓缓摇头,薄唇紧抿。

    “小屁孩,你这次能不能听我话?就这一次?”张休休急得不行,她不能让他留在这里冒险,

    黄莺是因为给花蕊夫人下毒才被打入了冷宫,今夜皇上能来那么她赢,如果皇上不来那么她输,就她一个人的话很好脱罪,可是加上一个别国质子就不一样了、

    “……”

    “我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我!”

    “……”

    “你在这么我会分心,到时候可是你连累我!”张休休真是快崩溃了,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固执绝强的人!

    “你会安全吗?”他终于开口说话,

    “嗯!”坚定无比的点头。

    少年的桃花眼深深地看了眼她,然后终于转身走了。

    长长松了一口气,张休休这才放下心来专心的收拾这已经好多年没有人用过的膳房。

    忙活了大半天,烧了一大锅热开水,结果还是没有等到有人来,送信的侍卫也不曾回来。张休休没办法,就算她去找太医帮忙,且不说别人来不来,黄莺是嫔妃,对方来了也无济于事,所以她只得打了水,清理着黄莺的下半身,一边焦急地等着。

    不知道等了有多久,终于有人推开了院子的大门,张休休一步并着两步地跑到门口,却只看见那个矮胖的侍卫一个人回来。

    瘦高的侍卫迎了上去问道“陛下呢?”

    “陛下在永和宫,进进出出好多御医,门口的太监去禀告了陛下,陛下根本就不管啊,我们也还是不要管这事了,看他们的态度好像都是让她自生自灭,走吧走吧,再过几个时辰便天亮了,这大年三十可过得真糟心”矮胖的太监碎碎念道。

    “你们再去禀告一下吧,这可是人命关天啊”张休休拉着瘦高侍卫的衣服说道。

    “陛下都不管她的死活,你拉着我也没用,我说你还是赶紧该干嘛干嘛去,杵在这凑什么热闹?”

    “……我再看着她点吧,这毕竟是两条人命,就当时行善积福了”她说完就转身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黄莺惨败的脸早已不见往日的青春靓丽,打湿的发丝凌乱地贴着她的脸颊,她听到了外面说的话,心却奇异的不再痛了,阵痛还没有过去,她却再也不叫出声了。恍惚中,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哥哥们,真笑着要带她回家,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们,正在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了来,打散了那温暖的一切。

    “黄莺,你振作点,你还不能死,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他是无辜的!”

    “……”她看见眼前焦急的人,扯出了一抹虚弱的笑,这个皇宫里也就只有她是真心待自己吧?

    “黄莺,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可是你就这样让那些欺你辱你的人痛快大笑,让自己无辜的孩子还没出世就这样夭折?你甘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