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44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略萌!
    过年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年关将至,过年对于神龙国来说也是大事,皇帝早在腊月二十六这一日就封笔封玺停止办公,臣子们也回家准备过年。

    今儿个已经是大年三十,皇宫内四处都挂着对联,红灯笼,为这庄严的皇宫凭添几份热闹。

    行因为昨夜讲故事讲到很晚,张休休起来的有些晚了。不过皇上都放假了,大家都有些懈怠。

    伸了个懒腰,张休休看着着满院子洁白的雪,顿时起了玩心。

    正要跳下台阶,正屋的门打开,离人浅陌慢慢走了出来。

    “来得正好,来我们去玩游戏。”不由分说地拉起他就下了石梯。

    离人浅陌呆着个脸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哈哈,我们来跳兔子舞”

    “……”

    “你看像我这样,左左左,右右右……就像这样跳。”

    离人浅陌想也没想转身就走。

    “你是不是不想听美人鱼的结尾了?”张休休说完笃定地看着他,想想就觉得好喜剧,小屁孩平时板着一张脸装阴沉,然而他的兴趣爱好竟然是听通话故事!!!白雪公主,豌豆公主,……奈何每次都没听完结局就睡着了,嘴角还会挂着平时绝对不会见到的浅笑。张休休每次讲完给他盖上被子都有种当妈的感觉。

    离人浅陌朝前迈的步子收了回来,背着身现在原地,脊背挺得笔直。

    “哼哼哼。”

    他转过身却把脸偏向一边。

    “哈哈,快跟着我跳,你扶着我肩膀知道吗?”张休休跑过去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说道。

    僵硬地轻微地点了点头。

    “那我开始了,跟着我的节奏,一起来,”说完她哼起了兔子舞的歌词” t nd go go go……”

    于是一副奇异的画风就这样形成了,张休喜笑颜开地唱着鸟语,后面一个少年面无表情地跟着跳。

    雪地里落下了一长串的脚印,一大一小紧紧相连。

    当子扇推开侧房门,便看到了那样一副画卷,这潇潇冷风竟然如同春风十里,让人打心底觉得温暖。

    虽然离人浅陌一副面无表情,然而嘴角竟然噙着一抹极淡的笑,看上去有些符合了他的年级。

    跳了一大圈,让整个院子都印上了两人的脚步,张休休站在台阶上笑得很是没心没肺。“小屁孩,是不是觉得浑身都很暖和啦?”

    离人浅陌却没有接话,只是呆楞楞地看着紧紧相连的脚印出神。

    "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小屁孩你有想要做的吗?"张休休蹲下身玩着积雪。

    半晌却无人应答,纳闷地抬起头却看见他正在发呆。

    坏心地捏了一小团雪,扔到了他的头上。

    看着他一脸呆楞地顶着白雪,张休休没忍住,直接爆发了一连串的笑声"哈哈哈哈……

    围观的子画忍不住说道"姑娘,使不得,这雪太……"

    话还没说完,一团白雪就砸到了身上。

    "嘿嘿,快来玩。"

    "这,不好吧?"小苏子犹豫。

    然后又是一团白雪砸到了他的身上。

    ……

    本来开始还有所顾忌的几个人,却被张休休被扔了满身雪,小贵子最先忍不住开始还击,于是一场雪仗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离人浅陌慢条斯理地佛着身上被砸的雪花,既没走开也没有参与,眼看他身上雪花被抖落的差不多了,然而张休休怎么可能如他所愿,每次别人砸她,她就蹲下身躲在了他身后,趁着别人不防备又站起身从他肩膀上扔雪团子。打的众人"啊啊啊……"直叫唤,如此反复下来,离人浅陌也不由自主地拿着雪团子见人就砸,僵硬的脸上渐渐有了不甚明显的笑。

    欢声笑语从初华殿穿了出去,让这冰冷的皇宫走了些许温暖的气息,

    原本踏雪寻梅的颜子倾,寻着笑声来到了殿门外,高大的院墙隔绝了两个世界。

    听了片刻,他正待举步离开,却不想殿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穿着浅黄色宫装的女子笑着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说"来砸我呀,哈哈,小贵子若是打不到我,一会做饭可就是你的事情了……"女子刚说完,门里就飞出了一团雪白。

    "哈哈……"张休休笑着躲开了去,然而院子里的几个人像是同时说好了般,一起朝她扔来,躲避不及的她被三个雪团子砸中,其中一个雪球砸中了头,四散飞舞的雪花落了满身,像个小雪人一般,她一边笑着一边拍打身上的雪花说道"关门,打小贵子!"说完就跑进了院子。

    听着里面又传出了笑声,颜子倾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玩的累了,张休休不顾形象的坐在了一处干净的石头上,看了眼院子的狼藉,又摸了摸肚子说道"早饭都没吃,怪不得好饿呀!

    离人浅陌拍完身上的雪花,然后转身朝正屋走去。

    "小屁孩,中午你想吃什么?"

    "…都可!"说完就进了屋子,关上房门换衣服去了。

    "子扇,昨天你是不是领了羊肉呀?"张休休灵光一闪。

    "是的呀,姑娘"子扇圆圆的脸上红扑扑的。

    "那就决定了,今天我们涮!羊!肉!"

    "那现在就做吗,姑娘?小苏子问道。

    "都去换了衣服再说吧,湿漉漉的怪难受"

    四人点点头都各自回房了。

    人多力量大,张休休坐在膳房门口指挥着四人,不出半个时辰就准备的差不多了。

    "不如我们就到外面去吃吗?多诗情画意?"张休休提议道。

    也许是因为早上的那场雪仗让几人的关系不知不觉间密切了许多,对于张休休的奇思妙想也并未说什么。

    "姑娘,这木炭不太多了,这几日怕是领不到的"

    "没事没事,人生得意需尽欢。"

    "……"

    四人你瞧我我瞧你,低头继续干活。

    香喷喷的羊肉煮的差不多的时候,张休休去屋子把正在练字的离人浅陌拖了出来。

    "小屁孩,快吃快吃,大骨熬的汤再煮羊肉很香的哟,子扇你们也不用管我,去吃吧,忙了大半天都饿了。"

    "这……"四人面面相觑都没有动。

    "去吧!"直到离人浅陌开口,四人才退了下去。

    "我总是越俎代庖,小屁孩我真不是故意的!下次不会犯了!"张休休吃了满口的羊肉口齿不清地说。

    "不用在乎!"他停下动作,大大的桃花眼直视着她说道。

    "真不愧是我弟弟,来,叫声姐姐"

    "……"他偏过头不看她。

    "故事!"

    "……姐姐……"

    "哈哈,乖!"

    "……"下意识地略微嘟嘴,略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