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43章 妒妇大闹皇宫
    一日,张休休凭着记忆给小屁孩讲完了’胯,下之辱’,兴致所起问道\"你听了有什么想法吗?\"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他一字一句的说,口齿清晰,发音标准,虽然说的略微有些缓慢,却意外的很好听。

    这是认识了半年来,张休休第一次听到这么长的一句话。

    \"小屁孩,你终于好了呀!\"张休休兴奋的抱住了眼前的少年,就差原地蹦哒了。

    从初秋到深冬,眼看着年关将至,将近四个月的时间终于让他恢复了过来。第一步顺利的过去了,张休休的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于是她扶着少年瘦弱的肩膀道\"小屁孩,小屁孩,明天开始我们就开始学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吧\"

    也许是这份兴奋太容易感染人,离人浅陌也试着牵了牵嘴角,脸上却依旧是毫无表情!

    待到张休休控制好了心情,离人浅陌才开口说道\"现在!\"

    \"现在讲吗?可是……\"

    窗外夕阳西下,余晖遍洒,天地一片金色。

    他不发一言,浅色眸子一直看着她。

    \"好吧,好吧,现在就现在,可是我当时看书的时候也就是大意浏览,所以好多都不记得,你能理解多少就看造化了,哈哈,因为我自己都不理解!\"张休休笑的有些尴尬,本来当时是好奇三十六计有哪些,去书店买书的时候,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是合装版于是无聊的时候就翻了看看。

    离人浅陌点了点头,眼尾略微上翘,柔化了他有些僵硬的五官。

    \"第一计,应该是瞒天过海,具体什么意思呢?让我好好想想……嗯,就是…对,就是说人们对于习以为常的事情总是疏于防备\",所以要放出假的消息,暗地里做着真的事情,找准时机攻其不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离人浅陌听完,浅色的眸子竟然有着明晃晃地光亮,桃花眼上挑,期盼之色尽显。

    张休休明显被他明亮的眸子晃得片刻失神,反应过来的她连忙甩了甩头,小屁孩还是这个小屁孩啊,黝黑的脸上都是小雀斑,哪里来的勾魂之说?

    \"第二计\"他摇了摇她的手臂催促道。

    \"围魏救赵,嗯,具体典故我不知道了,应该就是说打仗的时候偷袭敌人的后方吧?嗯,应该是这样…\"

    \"……\"

    窗外雪花飞舞,整个院子披上了银白的斗篷,外面的世界静密冷清,屋子里豆大的烛光下,两个身影靠着一起,共同捧着暖手袋,春意暖暖!

    直到讲完了张休休所记得的计谋,离人浅陌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拉着她手臂的手。

    虽然感叹小屁孩的好学之心,可是也被他的固执所折服。

    这一夜两人倒是睡得踏实,然而娴吟宫内怡和殿里,黄莺坐在贵妃塌上呆呆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宫女,不可置信地再次问道\"你说皇上今夜不来了?\"

    宫女瑟瑟发抖地趴在地上,点头。

    \"那他在哪里?\"她看似平静地问道。

    \"回贵妃娘娘的话,陛下今夜宿在永和宫内。\"

    \"花蕊夫人?很好,又是她!\"她的声音有些暗哑。

    呆坐了片刻,她又喊到\"拿镜子来!\"

    宫女不知所以却不敢违抗只得快速的拿来了铜镜。

    黄莺借着烛光仔细地看着自己的脸,脸上因为怀孕而长了好些妊娠斑,皮肤也因为吃不下东西而没有了往日的光泽,再看看自己的身子,怀孕已有六月,身材完全走了样子,泪水忍不住地滑落眼眶\"所以…你不是曾经答应过我吗?为什么要骗我?\"扔掉了镜子她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想到自己所爱之人竟然会与别的女人睡在一起,她就觉得连呼吸都疼了起来。

    明明屋子里站着四个婢女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劝慰,都知道明哲保身。

    她哭了好一会儿,从臂弯里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眸子里迸射出愤怒的光火,\"凭什么?凭什么……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每夜苦苦等候临幸?既然得不到全部的爱,不如不要!不如不要!\"

    她站起了身,让侍女们服侍着穿好了最华丽的衣衫,梳好了最美的发髻,画了最合适的妆容,踢开跪了一地的侍女,无所畏惧地朝着永和宫奔去。

    秀发飞扬在寂静的皇宫里,飘飞的衣衫像是要挣脱桎梏飞向宫外一般。

    一口气直接踹开了正要关上的宫门,门后的太监“哎哟”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所有宫女都来不及阻止之时,她已经直接奔道了正殿寝宫。

    “啊,莺妃娘娘,您要……”

    余下的话还未说出口,黄莺直接甩开了宫女的拉扯踹开了寝殿的大门,毫不犹豫地奔了进去。

    正在伺候皇上更衣的花蕊夫人见到来人“啊”的轻轻叫了一声。

    神龙玉华见到满脸怒色的黄莺,英俊的脸上有着来不及掩饰的烦躁。

    黄莺率先开口问道“你,今夜是不是不回我那里?”

    “莺儿,怎可胡闹?”神龙玉华不满地呵斥道。

    黄莺却平静地重复道“是不是不回?”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妃子敢如此质问一国天子,神龙玉华强制压下心中的怒气,对着门外的人吼道“来人,送莺贵妃回宫!”

    “是不是不回?”她青春的脸上有着不可动摇的固执,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否则宁愿玉石俱碎。

    神龙玉华彻底被她激怒了,“大胆!朕想去什么地方便去!岂容你置寰?”

    听到他的自称,她的心像被针刺了一般,密密麻麻地痛了起来,强制稳住身形,她无所畏惧地直视着他“是不是不回?”

    花蕊夫人站在一旁看着,明智地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背着神龙玉华的目光,挑衅地看着黄莺,嘴角噙着讥讽的嘲笑。

    “来人,把莺贵妃给朕带回宫,禁足一月,还愣着干什么?速速带回去!”神龙玉华背过身再也不看她一眼。

    “呵呵,很好很好!”她看似平静地说完,佛开宫女,转身毫不犹豫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