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41章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张休休俯身到离人浅陌身边轻声说道“我作,你要装着说话,不用担心。”

    离人浅陌看了看她的侧脸,他突然也镇定了下来,薄唇轻启。

    张休休打定了注意要么籍籍无名要么一鸣惊人,因为无论输赢对于离人浅陌来说都要承担风险,输了被离国放弃,赢了被神龙国压制,可是他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展现他的价值,这样才有更多的机会。

    装着听完离人浅陌说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淡定行礼,面带微笑地说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她心下对大诗人李白念着对不起,面上确是平静异常,眯着眼静静打量众人的表情。

    不出她所料,一首念完震惊四桌,特别是耶律亮的酒杯掉了都未曾察觉!

    这一首千古绝唱震慑了当场,原本已经准备好的众人,面色各异。

    白玉轩震惊之情可见一斑,这真的是那个出了名的懦弱之子所作吗?年方十三便有了的才情,他日简直不可限量!

    而高高在上的神龙玉华却不置一词,仿佛早就知道所作之人是谁。

    离人浅陌看着站在他前面的人,浅色眸子划过光亮,转瞬即逝!

    楚子宴自知如若此时拿出自己所作,简直就是自找没趣,于是他面上堆着笑站起身说道“离国皇子果真才情万丈,传言果然啊不虚!”

    众人附和,有人知趣的岔开了的话题,果真再没人提比诗,就连耶律亮也只是沉着脸喝酒。

    见状,张休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怕别人看出端倪,赶紧的蹲下身给离人浅陌布菜端汤。

    宴会接近尾声,偶然抬头的张休休看到颜子倾正出了拱门,她想了想便对着离人浅陌说道“等等我,马上回来”

    说完就提着裙子追了出去。

    神龙玉华看着一前一后出去的人,俊雅的脸上那抹似笑非笑更深了。

    追出御花园的张休休转过弯便看到了那抹白色,本想大声喊,两边却站着宫女太监,她只得快步朝他跑去。

    终于在水榭上追到了他,见两边无人她开口道“男神,男神”

    听到似曾相识的称呼。颜子倾停步转过身来,果然看见她提着裙子大步的跑到了他面前。

    见男神看着自己,她心里砰砰地跳着,手忙脚乱地整理了仪容,才清了清嗓子道“男神,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在下颜子倾”他嘴角的笑温暖如阳。

    “我……我的名字你知道吗?”她紧张却期盼地问道。

    “张休休”

    他的语气像是在朗诵一般,简直就像酒一般醇得让张休休都快醉了过去,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竟然如此好听,知道自己的脸在发烧,她强制镇定地问道“颜子倾,我…你…”说了半天简直就像大舌头,脸越发的红了。

    这就像遇见了自己的偶像,而偶像不止和她说话,还记得她的名字,这种心跳兴奋的感觉根本就控制不住。

    “姑娘且慢慢说来。”他安慰道。

    今夜月朗星疏,月光像是独独偏爱颜子倾,竟让身长如玉的他散发着莹莹光亮,愈发如那九天嫡仙,可望不可及!

    强迫自己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休休找回了些许理智,装着镇定地问道“我能知道你住在哪里吗?我…我的意思是有空了就来找你玩,哦不是,就是来看看你。”

    “在下暂住在依兰殿”他低头对视着她的眼镜,礼貌却温和。

    “那我能找你吗?”张休休期待地抬头看着他,脸上有着浅浅的红晕。

    “自然可以的,姑娘若是不怕麻烦。”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句话我终于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颜子倾淡笑道“姑娘缪赞!”

    “哈哈,不不,以前我从来不觉得这个词有多妙,可是自从见了你之后就觉得完全是为你而造。”

    他看着她但笑不语。

    她太眸看向他,直接望入了他的眼底,如水般浩瀚如墨似漆,竟如同穿越了千年。

    风起,花香扑鼻。他的墨发就这样飞到了她的脸颊,她恍然如梦,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和她。

    这一刻若是能一直下去那该多好啊?

    “国师大人,这可是你所掉之物?”一个调侃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切。

    张休休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来人,衣着到时华贵脸却陌生,待看到他手中拿着的丝巾时,她“啊”地叫了出来。

    “不知王爷所说的为何物?”颜子倾抬眼看去,淡笑依然。

    平王神龙辰傲抖开丝巾,这才注意到上面写着字,下意识地就读了出来“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声音落了半晌,神龙辰傲这才拍掌道“妙,妙,妙,不知是谁所作,确实是妙不可言!”

    张休休低着头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她不懂明明用简体写的,为什么他竟然能一字不错的读出来?最关键的是自己藏在衣袖什么时候掉出去的?但是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是她掉的,否则这样贸然的让男神知道了她的心思,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坦然的聊天?

    “文采斐然感人至深,确实好诗!”颜子倾淡笑点评道,余光有意无意地看向张休休。

    低着头装透明的张休休自然不会看到男神的表情,心里不停的祈祷着让王爷赶快离开,不要打扰了她与男神的近距离接触。

    然而事实总是事与愿违的,只听神龙辰傲说道“不知国师今夜是否有空?本王也想夜观星象秉烛夜游。”

    “子倾自然是有空的。”不谄媚不恭维的淡然语气。

    “那请吧?”神龙辰傲走上前与他并肩说道。

    “姑娘,更深露重早些回去歇息吧。”颜子倾对着张休休说道。

    张休休抬起头深深地看着眼前的人,点了点头。

    直至再也看不见两人背影,张休休才转过身朝着御花园走去,然而刚走出水榭便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阴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