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38章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话,然而昏迷中的少年却还是连手指都不曾动过。

    中午时分给他喂药喝了汤之后,张休休又打发他们出去做事情,她继续坐在椅子上陪着他。

    感觉一个人自言自语好无聊,她不知不觉间便开始唱起了歌。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世界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

    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

    随你跳

    她唱的很投入,唱着歌就想起了电影,然后就想起了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还有那懵懵懂懂的初恋,那时的日子真是美好啊,不用像现在这样整日担惊受怕东想西想,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毒死被杖毙!

    她反复的低声唱着喜欢的歌,思绪飘飞,所以她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双缓缓睁开的淡色眸子。

    她唱着歌,他看着她,阳光从窗户里悄悄的撒了一地。

    直到离人浅陌坐了起来,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呀,小屁孩你终于醒了?”开心的说完,下意识地就抱住了他瘦弱的肩膀。

    他在这一刻完全懵了,傻傻的任由着她抱着自己,微张着嘴,一脚呆萌。

    察觉到怀抱里的人僵硬着的身,体,她扶着他的肩膀抱歉地说道“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的你身上的伤了!”

    他摇摇头,垂下眸子遮住了情绪。

    “是不是渴了?我去拿水。”

    倒了杯温开水端到他嘴边,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笑脸,呆了呆。

    “发什么呆呢?快点喝掉再吃过饭我们谈谈好吗?”

    离人浅陌眨眼点头,乖乖地喝点了杯中的水。

    近距离下她这才注意他到那逆天的卷翘长睫毛,真是跟贴了假睫毛一样。

    等他喝完水,张休休便让字画把一直熬着的粥和清淡的小菜断了上来。

    想也没想的舀了一勺稀饭说道“啊……”

    离人浅陌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呆呆地看着张休休,黝黑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一碗稀饭见低,她笑着擦干净他脸上的饭粒,让人撤走了碗筷。

    看着子画退出去关上了门之后,她转过头与他对视,神情是少见的郑重。

    离人浅陌顿时觉得有些坐立难安,两手交握,骨节泛白。

    “离人浅陌,你为什么要救我?”

    “……”他越发不安。

    发现了他的紧张,她缓了缓语气说道“你知不知道那样做很危险,你新伤刚好?”

    “……”他低下头看着被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以后你就做我弟弟吧?我会倾我所有照顾好你的。”她紧紧看着他,爱笑的脸上是少见的严肃,像是用着生命在起誓。

    当他奋不顾身的为她当下那一剑之后,他就已经成为了她最深的羁绊。

    “……”他瞬间抬起了头,淡色眸子里划过一抹亮光,却像流星转瞬即逝,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见他不说话,张休休绷着的脸跨了下来,垂头丧气地说道“你不愿意吗?是我太自信了,以为穿过来就可以开挂带你飞了,阿哈哈,不愿意的话也……”她企图找回点面子的胡言乱语。

    少年直视着她,薄唇一张一翕语速极慢地说道“永…远…不…会…抛…下…我吗?”

    他紧紧地看着她,生怕遗漏了她任何的表情。

    “只要你是我弟弟的一天。我就永远也不会弃你于不顾!”

    “嗯”少年的心有些雀跃,然而长久以来的面无表情让他已经做不出来细微的表情。

    “哈哈,我这也是有弟弟了吗?小屁孩,以后姐姐会罩着你的。”

    “……”

    “对啦,我们搬到新的院子里了,皇上还给了几个伺候你的人,要不要唤进来你瞧瞧。”

    他摇头,坐了这么久有些累了,他动了动身子想坐下去,却牵扯到了伤口。

    “你别乱动,我扶你!”手忙脚乱的扶着他躺下,盖好被子掖了掖背角说到“你好好养好伤,不要乱动,有……”她絮叨着,话没说完却被敲门声打断。

    打开门,见是小德子,还没开口问怎么回事,小德子就让开了身子,张休休这才看到居然是太监总管赵成德!

    “拜见公公。”张休休弯腰行礼。

    “起来吧。”赵成德微微抬了抬拂尘说道。

    “公公请进屋上坐”

    “不必了,离国皇子有伤,你就代为听着吧。”他扫了眼屏息等待的众人,满意地说道“今夜酉时,黄上宴请使者,让你家主子到御花园赴宴。”

    她诧异地说道“……公公,主子太才醒,恐怕……”

    话没有说话就被打断,“你想抗旨?”

    “奴婢不敢”

    “伺候好你家主子,可别让人说了闲话再天下人面前搬弄是非,你可清楚?”他直直地看着张休休。

    “奴婢知道了。”张休休弯腰恭敬地说道,语气里听不出别的。

    “那咱家就先告辞了”佛尘一摔,转身离去。

    “哎呀,公公等等。”张休休拦住了他的去路。

    “何事?”

    “公公,你有所不知,我家主子好不容易有了见想样的秋衫,结果发生了的那样的事情,衣服也没了。总不能穿着旧衣出席吧?”

    “呵呵!自然会有人送来”赵成德皮笑肉不笑。

    “谢公公!”

    目送几人离去。张休休又回到了屋子,看见离人浅陌睁着眼睛看着她。

    恼怒又无可奈何地跺了跺脚,“真不知道那昏君想些什么,以前人好好的时候怎么没见着她召唤你一次?现在明明知道受伤了还让你去。”

    听她说着大逆不道的话都已经习惯了,他只是垂下了眼帘,半晌后他才徐徐开口说道“不…让…别国…知道!”

    “知道什么?”她下意识的反问,不过问完之后她就大概明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