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36章 升职了
    弟弟

    张休休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看着软塌上的瘦小身影,一夜过去了,而现在已经中午了太医院他的眼却一直紧闭,长若蝉翼的睫毛不曾动过,了无生气。张休休混沌的脑子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而一夜未回家的岑太医此时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张休休连忙走上前焦急的询问到“岑太医,他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待我看看。”他走到软塌边坐了下来,敛眉诊脉。

    半晌后他抚着山羊胡子叹息到“伤及心肺,失血过多导致脑部受损,醒来与否全看造化。”

    “……”张休休震惊的连连退后了两步,跌坐到了椅子上,脑子混混沌沌的,就连岑太医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

    她就这样呆呆地坐了有半个时辰才终于找回了一些理智。揉了揉干涩的眼,她走到软塌边坐了下来,她看着眼前的少年,黑黄黑黄的脸颊,让他看上去瘦弱而营养不良,薄薄的唇也毫无血色,张休休牵起他的手,冰冷的没有热气,如果不是他胸口还有起伏,真的让人怀疑他已经死了!

    回想起这一个多月,他总是喜欢待在黑暗里,沉默寡言,说话古怪,看上去阴沉而不讨人喜欢,她一直以为是他讨厌她,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奋不顾身的救了她的命。

    想起自己对他的态度,张休休的心里堵的慌,就连呼吸都会刺痛心脏,连连拍打着胸口才让这股劲缓下去。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恶劣的人。这么久来都是觉得他可怜,然而这种同情是建立在优越感之上的,所以她不曾真真的用心关注过他,觉得是她救了他,她奇怪的救世主,可是他却用他的善良狠狠地给了她一耳光,因为无论如何她绝对不会做到为他挡剑的地步!

    “小屁孩,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只要你醒过来,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好不好?”她抓着他的手喃喃地道

    她伸手抚平他鬓角的乱发碎碎念“你说你才多大呀,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好吗?任何人都不应该比你自己的命珍贵,况且还是我这样跟你认识不久的人”

    “也不知道你这小屁孩哪里来的勇气,明明看着胆小怕事,居然能做出舍己救人这样大无畏的事情”

    “你要醒过来知道吗?这落后的古代没呼吸机没营养液的,再睡几天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张休休脚步有些漂浮地打开了门,见门外站着之前端药的小太监。

    “姑娘,师傅叫我把饭菜端给你”小江子略微抬了抬手中的托盘说道。

    “谢谢!”张休休接过饭菜道谢。

    “姑娘,你也要注意身体才是,别到时候主子没醒来你倒是累垮了。”小江子忍不住劝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张休休这次真诚的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可到隔壁来找我。”

    “好的。”直到看到他转身走远,张休休才关上了房门。

    没有什么胃口的吃了几口,再看到躺在床上的离人浅陌,张休休愣是让自己把饭菜全部吃光,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充沛的精力照顾他。

    抽空回了趟院子,拿了一套小屁孩的里衣,然后让太监帮忙给换下了那一身血污的衣服。再给昏迷中的他洗了脸,灌了药,一通忙碌下来当让她有了些精神气。

    她静坐了片刻,又起身来到了太医院的膳房,见到有两三个太监在洗菜切菜,她说明了来意。

    因为皇上之前来过,所以对她还挺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拿。

    于是她也不客气,拿了膳房里的一只鸡,洗了宰好,再跑到药房里找了些当归枸杞大枣放进去,生火炖汤。

    一边熬汤一边又不放心离人浅陌,于是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

    鸡汤炖了许久,鸡肉都熬得快只剩下骨头了,张休休这才端着汤回到了房子里。

    离人浅陌还是安静的躺在软塌上,她也坐了上去,卡着他紧闭的嘴巴慢慢喂着鸡汤,怕吞咽反射,张休休都是喂一口就放开他的嘴巴,如此反复。

    这一天因为忙忙碌碌的,时间倒是过的极快。

    天不知不觉就黑了下来。

    张休休才刚吃完饭,太监总管赵成德带着四个太监宣读了皇上的口谕,大致就是给离人浅陌赐了一座新院子,派了两个宫女两个太监照顾,而张休休从最低等的浣衣宫女连跳等级,直接进入了贴身一等宫女。

    无奈跪旨谢恩!毕竟太医院人来人往众多,不适合养伤。

    赵公公吩咐身后的太监抬着离人浅陌进了软轿,一行人低调的回到了新赐的偏殿。

    进了大门,院子里站了两个宫女太监弯腰行礼。

    赵公公指挥着人放好了离人浅陌,挥退了其他人,只留下了张休休。

    “不知公公有何时吩咐?”张休休开口狐疑的问道。

    “姑娘,如今正是不寻常时期,咱家相信姑娘是聪明人,知道那些话该说那些话不该说。”赵公公挥了挥手中的拂尘淡淡说道。

    “奴婢知道!”

    赵公公压下诧异,对她点了点头转身出了正门。在回宫的路上,他想着张休休以前的胆大包天,竟然敢拒绝侍寝辱骂皇上,原本以为她会被乱棍处死。结果她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而且已经收敛了那股嚣张跋扈劲儿,犯下了大逆不道之罪而不死,不知道她以后的路能走多远?转念又想起皇上应该回到了御书房,于是加急了步子,瞬间把张休休这样的小人物抛到了脑后。

    目送着一群人离去,张休休坐回了离人浅陌的身边,暗自琢磨了那公公说的话,半晌后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坐了一会,她抬眼才注意到门口有两个推搡的宫女。

    她对着门口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回姑娘的话,今日奴婢门刚来。按例是要给主子请安的。”一个梳着双髻的小姑娘回答道,声音脆生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