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34章 男猪脚要死了怎么办
    诺大的宫殿内寂静无声,高高在上的帝王打量着他的群臣,却无人敢窥探他的神色。

    过了有半盏茶的时间,大皇子神龙天泽站立而起,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他,就连神龙玉华脸上都有了微不可查的淡笑。而其他皇子则松了一口气。

    神龙国虽说尚文,但是七个皇子中,文学修养最好的只有大皇子,所以这一仗胜负全在他一人身上。

    神龙天泽对着皇帝一拜,转身面对群臣,身板挺得笔直“圣书万卷任纵横,常觉心源极有灵。狂笑惊散四方客,大怒偏向虎山行。不畏腥风吹血雨,豪歌一曲万里晴,独自遨游何稽首?揭天掀地慰生平。”

    “好个揭天掀地慰生平。”耶律亮笑着拍掌,年少的脸庞神采飞扬,棋逢对手甚是恣意。

    “不敢当。耶律兄缪赞!”谦逊有礼,温文尔雅!

    “在下这里还有一首,献丑了,少年自有少年狂,藐昆仑,笑吕梁.磨剑数年,今日显锋芒.烈火再炼双百日,化莫邪,利刃断金刚.

    雏鹰羽丰初翱翔,披惊雷,傲骄阳.狂风当歌,不畏冰雪冷霜.欲上青去揽日月,倾东海,洗乾坤苍茫.”

    此诗一出,满室寂静,何等的恣意妄为,豪气冲天。根本让人不敢相信出自一个小小少年!

    神龙玉华眸色一暗,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扶手,他扫了扫台下的皇子们,一个个都低垂着脑袋,避过了他的目光。金国早就不满臣服,今日看来有备而来,势必要在天下群臣面前扫了神龙的颜面。而他却又不能派人参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一仗看来是要输了。

    太后看了看平日里喜欢的大皇子,只见他面色凝重,低眉沉思,再看别的皇子,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对方明显早有准备,打了个措手不及,仓促间哪里能连续做出惊才绝艳之作?

    张休休虽然眯眼盯着颜子倾,脑子却快速的转着,她在纠结要不要给自己开个挂?毕竟这个朝代对诗不是接下句那样要求,整句只要意境达到就算工整,所以她是不是可以借一首绝句来扭转现在的场面?但是她怕竹篮打水一场空,更怕惹火上身,她朝着皇上看去想打探下,可是无奈近视看不清。

    最终抱着赌一赌的心态张休休还是站到了走道明亮处说道“启禀皇上,奴婢兴之所起,勉力作诗一首,不知能否念与各位大人听?”

    寻着声音看到了说话之人,尽然是个小小的婢女!众人脸上有了毫不掩饰的不削。

    而神龙玉华大手一挥说道“准了!”脸上还有着一份恍然大悟。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张休休徐徐地念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抵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清灵空旷不急不缓地念完,众人的思绪皆被牵引着进入了那仙气缥缈的意境里,让人直觉脱俗超尘不似在人间!

    趁着众人没反应过来,张休休退到了离人浅陌的身边垂手站着,心里一直默念“对不起了苏轼大人,小的只记得水调歌头!无奈借用下……”

    而离人浅陌此刻却也低垂着眼帘,遮住了他的所有情绪。

    “精妙绝伦,人间难闻!”率先反应过来的耶律亮鼓掌赞叹,平生难逢对手,而这次寻觅到了如此知音,真真收获颇丰啊!

    而大殿里众人神色各异,特别是五皇子,阴沉着脸死死盯着离人浅陌,没想法让他这样的废物大出风头,不甘心!

    一场战争消散于无形。

    宴会还在继续,开胃小菜上完了,各色冷盘热汤端了上来,众人说笑中吃吃喝喝,热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发酵,整个神龙皇宫一派歌舞升平大平盛世!

    离人浅陌在皇上和太后离开后也出了宫殿,张休休自然是跟在他的身边一路无言。

    从喧哗热闹走向清冷寂静的院子,像是两个世界!

    端了热水去送给离人浅陌,推开虚掩着的房门,离人浅陌坐在正厅的椅子上,微弱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浓重的阴影。

    放下木盆,张休休蹲在他面前问道“你怎么了?”

    “……”

    “是不是五皇子踢痛你了?”

    “……”他一动不动沉默不语。

    “小屁孩,有什么事情你不说出来别人怎么知道呢?”她看着他低垂的脑袋无语的说道。

    “……”

    “好吧!你不说我可走了。”

    直到张休休走到了门口,离人浅陌才咬了咬嘴唇说道“…说…不好…话会…不会让你丢…脸?”他说完脑袋垂得更低了。或许是因为他身处黑暗中,也许是因为张休休出口便成章对他的震撼太大,让他有了些许恐慌。

    他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张休休站在大殿上作诗的身影,那时候的她好像全身都有着光亮,让他都快张不开眼了。

    听他说完,她的心莫名的柔软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瘦小的肩膀,然后轻声说道

    “小屁孩,每个人天生都有自己的缺点的,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然而这些软弱的缺点终究会成长为你最坚硬的盔甲。”

    “你…会……”剩下的话他却没有再说出来,他习惯了被抛弃,奶娘,母妃,父皇,哥哥……

    “什么?”张休休耐心的等着他说完,却见他低垂着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默的走向了床榻。

    张休休觉得,离人浅陌的心情简直让她猜不透,上一秒才像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下一秒又阴沉无言。害得她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大碗心灵鸡汤……最终她只得说道“记得刷牙洗脸,我去睡了啊。”

    回到自己的房间,张休休有些疲惫地躺在床上,滚了滚床单就这样穿着衣服睡着了。

    半夜醒来。她纯属是被饿醒的,才想起一场宴会根本就什么都没吃,挣扎了半天实在抵不过饿意,还是艰难地爬了起来去厨房弄吃的了。

    花了点时间做了面疙瘩,却见正屋亮着油灯,她端着面疙瘩去敲了敲门问道“小屁孩怎么还不睡觉?难道你也饿了吗?”

    过了半晌,离人浅陌打开了门,看了眼吃得正欢畅的张休休,无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你也想急吗?”她嚼着东西口齿不清地问道?

    他却不言不语地转过了身,走到了床边坐下。

    “你不嫌弃,我混给你,”说完之后,她把已经准备好的空碗拿了出来,弯着身子朝碗里拨着面疙瘩。

    然而正是因为她背对着门口,所以她根本就看不到那悄无声息出现在她身后的黑影!

    离人浅陌被反射的剑光照射到了眼睛,他诧异地抬起头,便看到黑衣人正举剑狠狠地朝着她毫无防备的后背刺去。在这一刻,他甚至来不及思考,身,体便为他做了决定。

    “噗嗤”刺破肉,体的声音。他用瘦弱的身体挡住了这必杀之招。

    张休休转过头时吓得忘记了反应,眼睁睁地看着鲜血飚飞,染红了双眼。

    黑衣人看到所杀之人,毫不犹豫地抽剑离去。

    离人浅陌的身子就这样无力的滑落,她颤抖着手抱住了他,“小屁孩……你怎么样?”她的声音紧张的变了调。

    而当看见了他冒着鲜血的胸口,脸色一下子毫无了血色!

    “不…碍…事…””他黝黑的脸上似乎想要牵起一抹笑,却终是僵硬在了脸颊,任凭张休休怎么呼唤都没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