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32章 生死攸关2
    当张休休和离人浅陌来到设宴之处时,时间还早,宫殿里的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小声交谈着。

    “我们先出去走走吧?”张休休提议到。在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待着是有多尴尬。

    离人浅陌略微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出了宫殿,转入了亭台楼阁中,两人信步走着,夕阳西下,金黄的阳光泼洒了一地,如同一条发光的地毯。

    两人安静的走了好大一会儿,身边忙碌的太监越来越少,张休休停下脚步打破了寂静说道“你是不是不想来?”

    离人浅陌抬头看向对面的花儿,鼻尖上的雀斑在阳光下跳跃着,在这样的光线中他的皮肤还是很黑,半晌之后才轻微点了点头。

    “…我也不怎么想来,我发觉我都有社交恐惧症了,这皇宫就像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就了。”张休休无所顾忌的吐槽着,把心中的担忧与害怕说出来之后,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

    离人浅陌低着头踢了踢石子,并没有接话。

    正待继续吐槽时,突然被一个幼稚嚣张的声音打断“哟,本皇子说这是谁呢,你还没死呢,命贱就是不一样!”

    张休休抬眉看向迎面走来的大群人,为首的便是那胖胖的五皇子,后面跟着七皇子和宫女太监。

    离人浅陌看了眼来人,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走,张休休也反应过来连忙跟上。

    “想夹着尾巴逃跑?去,给我抓回来。”五皇子笑的得意。

    张休休本来打算快速狂奔回大殿的,然而离人浅陌却突然停了下来,对她说道“你…跑”然后自己转过身面对着五皇子。

    “还算听话。”五皇子傲慢的鄙视道。

    “皇…上…让我…赴…宴”离人浅陌一字一字的慢慢说道,依旧是古怪的腔调,像刚学说话的孩子。

    “哈哈哈,结结巴巴的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真是废物。阿三阿四你去把他给本皇子拖到后花园去。”五皇子这次是打定注意要让离人浅陌出丑的,因为他上次的事情,害得他被母妃禁足了一个月!这口气今天一定要出出来!

    “是!”两个身强力壮的太监走了出来,大步朝着离人浅陌走去。

    张休休此刻呆在走廊上,琢磨着要不要先跑,或者去搬救兵,可是就算她能跑到大殿去把人搬来,小屁孩怎么样也会挨打的,上次的旧伤都差点要了他的命,这次再落到这变,态胖皇子手上,恐怕不死也残!可是她身份低微,怎么样才能救人呢?

    想不出法子。张休休又打算明哲保身先回大殿,毕竟自己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何必要做这样随时会掉脑袋的事情?

    转身跑了两步,脚步却像被胶水黏住了一般,再难动分毫,她终究做不到铁石心肠啊!

    “慢着!”张休休转过身大声吼道。

    离人浅陌看向张休休,眼里有着不明显的诧异。

    “大胆奴才,敢管五皇子的事情?活的不耐烦了?”五皇子身边年长的太监呵斥道。

    “五皇子,你可知我是谁?”

    “你不就是个下贱奴才?”五皇子扬着脸说道。

    “啧啧”张休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自信的朝着五皇子走去,她毕竟是成年人,而五皇子也就十一二岁,所以当她,逼近的时候五皇子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似乎恼怒自己这个动作,五皇子对身后的人大手吼道“阿九把这丑奴才给本皇子拖下去”

    “你们谁敢碰我?”张休休斜睨了一眼众人。

    就连离人浅陌也被张休休身上强大的气场唬住了。呆楞楞地看着她,忘记了反应。

    “五皇子,不知道你听说过前些日子是谁大骂过你尊敬的父皇是昏君吗?”

    “那又怎样?”五皇子硬着脖子说道。

    “呵呵!不才正是本人。我当着你父皇面上骂他昏君,你敢吗?”

    “本…”五皇子想到那场面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肩膀。

    而他身后的七皇子和一干奴才自然是也被唬住了,就连那年级最大的太监也满脸惊诧,他倒是知道此事,听说那人宁死不侍寝还大骂皇上,没想到竟然是眼前这不起眼的宫女?

    “所以,你赶紧带着你的奴才滚蛋。否则我马上就去告诉皇上,你违抗圣旨,企图欺君罔上!”张休休抱着双臂闲闲地说道。

    “哪里来的大胆奴才?竟然敢这样对皇子这样说话。今儿个就把你拖下去,杖打二十大板!"”五皇子身边年长的太监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声怒斥!他说完,就挥了挥手,身后的两个太监朝着张休休走去。

    离人浅陌麻木的脸上有了些表情,他正待开口说话,却被张休休打断。

    “你看看离国皇子穿的衣服,那一样不是皇上亲自派人送去的?今儿个你若是让他有半分损失,让皇上在群国面前落了个虐待一国皇子的罪名,让天下人耻笑,你觉得你母妃能保你多少?”张休休毫不退缩地问道,声音镇定自若,整个人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风华。

    “你……”

    “如若你一意孤行,那我也绝对不会阻拦你,但是如果让别人看到了他全身的伤疤,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泱泱神龙是怎么样对待一国皇子的!”

    五皇子终究才十一岁,他自小在这皇宫横行霸道,没人敢对他说过这样的话,毕竟他的身后是最盛宠不衰的花蕊夫人。今天听见了张休休这一席话最终是有些被吓到了。

    而胆小的七皇子此刻也怕怕的拉了拉五皇子说道“五哥,来日方长,咱们今天暂且饶过他,先去拜见父皇吧!”

    “哼!……”气呼呼的瞪了眼张休休,他大步走到离人浅陌面前毫不犹豫地用力踹了一脚,嚣张地瞪了眼张休休然后趾高气昂地走了。

    待到那群人离开,张休休赶紧跑过去拉起了倒在地上发呆的离人浅陌,问道“没事吧?”

    原本以为怎么样也会挨一顿鞭子,却因为眼前的人而毫发无损,他黝黑麻木的脸上终是有了些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