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30章 他说我想学着笑一笑,却办不到
    张休休坐在院子里的榕树下,深秋的太阳暖暖地洒了一身,让她差点在一大早的就睡了过去。

    来到这长清院成为离人浅陌的宫女快一个月了,整天真是闲的无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感觉自己都快要发霉了。

    等啊等,等着那送饭的宫女,在张休休差点再次睡过去之后,终于盼到了来人。

    “许姐姐,每日让你费心了。”张休休笑着接过了食盒。

    “这路程真真儿远,可把我累坏了。”宫女黑着脸抱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开给这个没用的质子送饭,真是晦气!

    “那你坐下来歇息歇息?”

    “不了,我可不想……””适时的住了口,却掩盖不住那厌恶的语气。

    张休休默了默。

    “走了,今儿个宫里忙,所以你们将就着点”甩了甩手中的帕子,宫女转身快步离去。

    打开食盒,又是这样的剩菜剩饭,冷馒头硬米饭馊菜,不知道是那顿剩下来的。皇上刚走的那段时间生活确实不错,该有的都有,然而皇宫最是提现人情冷暖的地方,长期没有打赏没有人关注,宫女太监们又慢慢地恢复到了以前。

    望了望主屋,想起离人浅陌那单薄瘦下的身形,明明已有十四,看上去却只有十岁大小,正是发育的关键年级却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耽搁。

    沉默的走到小厨房,生火热饭。火光照亮着她的眉眼,一片沉重。

    过了一会她端着饭菜进了主屋,看见离人浅陌穿着单薄的春衣坐在窗台发呆。

    “吃饭了。”

    他转过头,看到饭菜麻木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慢慢地走到了桌边,拿起筷子沉默的吃了起来。

    张休休也坐下来,端饭吃饭。

    一顿饭吃的寂静无声,吃完饭张休休便去洗好碗筷装进食盒放到门边,然后又坐在院子里打瞌睡。

    沉默无言便是她和离人浅陌的相处模式。一个月下来张休休除了知道他的年级别的一无所知。

    想想这蹉跎的岁月,张休休都快忘记自己以前的世界了,果然麻木是会传染的啊!想着以前的生活她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有些长了,醒过来时,院子里还是静悄悄的,皱眉大声喊到“离人浅陌…什么时辰了?”

    半晌后才从屋子里传来声音“未…时”

    “未时,未时,一点多?这一觉还睡得真长。”她喃喃自语到,过了一会又问道“送饭的还没来,你饿不?”

    “不…”

    耸了耸肩,她回想起早上许姐说的话,估摸着那是中午不端饭来的意思?垂眸想了想,她对着屋子大声说道“我去端饭来。你在家等着!”说完以之后也不管对方的反应就走出了院子。

    半晌后正屋子里传出低低的呢喃“…家?”

    这一个月张休休很少出院子,一来是要照顾离人浅陌的伤,二来是因为有些怕了,怕不小心又招了谁惹来杀身之祸,三来是不想去忍受那些踩低捧高的嘴脸,所以直到拖到今天才出了门,这还要感谢离人浅陌的院子里有自己的小厨房和水井,才有宅着的资本,可是越来越差的饭菜还是逼。得她不得不出头。

    来到偏殿的大膳房,奇怪的是本来应该热闹吵杂的地方此刻竟然安静异常,走完整个院子连一个人也没有!

    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想不通没关系她不可能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在角落找来了装米的大袋子,把新鲜的蔬菜猪肉排骨鸡…每样都拿一点装进了袋子,还用菜叶包了盐,装好后放进了提篮里,快速的离开了膳房。

    因为是偏殿本来人就不是很多,今儿个却更是少,一路行来根本没见到什么人,这让张休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她才刚放下心就看见直直走来的两人,虽然看不清面貌,但是那头标志性的飘逸的白发,让她的心脏再次快速的跳了起来。

    “大皇子,多谢!”清冷好听的声音。

    “国师你可折煞本皇子了,只是依兰殿虽是幽静无华,毕竟略微偏僻了些。”大皇子神龙天泽轻摇羽扇徐徐说到。

    颜子倾淡淡一笑说道“无丝竹之乱耳也!”

    “哈哈。国师言之有理!”神龙天泽笑道。

    张休休早就低着头麻溜的蹲在了转角的地上,利用裙摆挡住了手中的竹篮。原本想要冲上前去给男神打个招呼,顺便问问名字勾兑勾兑的,然而想到自己现在面临的处境还是乖乖的当路人甲。

    大皇子和颜子倾说着话走过了张休休的身边,卑微的她肯定不会引起两人的注意。张休休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时,没想到踩到了自己的裙摆,一个踉跄,竹篮里的土豆就这样掉落出来,咕噜咕噜地朝着说话的那两人狂奔而去!

    张休休想也没想的提着竹篮快速地前面走去,虽然不知道偷东西会被怎么处罚。但是她知道在没有权势的情况下一点小事就能要命!

    土豆不偏不倚地滚到了颜子倾的脚下,他停下脚步看了看脚下,抬起头看向那抹快速奔走的身影,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有惊无险地回到了院子,意外的看见那个几乎不出门的宅男竟然坐在院子里。

    “你怎么出来了?”张休休问道。

    原本呆滞的看着大门的离人浅陌被突然出现的人和声音吓了一跳,平静的脸上竟然有了别的表情,而那双死气沉沉的眸子竟然划过了一道光亮,转瞬即逝!

    也没管他回答不回答。张休休关上了院门,神神秘秘的说到“你猜我今天带回了什么?”

    离人浅陌本来打算转身走开的,最终却还是回答到“饭?”

    “错错错,今天膳房不知道为什么没人,于是我就顺手拿了点东西,当当当……你看……”

    “……”

    “什么表情?小屁孩待会就等着见证奇迹吧。哈哈哈……”穿透力极强的笑声,带着真诚的开怀和活力打碎了这满院的清冷死气。

    离人浅陌几乎是再次呆楞在了当场。这样的笑他从未听见过,有些刺耳,却奇怪的让他也想要笑一笑,他扯了扯嘴脸,却怎么样也学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