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29章 为奴为婢
    离人浅陌呆楞楞地看着张休休,似乎被她这样亲密而越矩的行为震惊得忘记了思考。

    近距离的背光看着眼前的少年,那双桃花眼竟然美丽得如若浩瀚的星空,又大又神秘!张休休琢磨着如果眼前的少年能变白的话再少了满脸的小雀斑,那又会是何等的天人之貌?

    颜子倾看着屋子里的两人相安无事,也就转过身徐徐踱步出了院子,不知道自己这次的多管闲事会对这天下格局造成怎样的颠覆?然而天命谁又能窥得全然?谁又知道这不是那少年的命呢?

    "以后吃的东西要仔细些,不然真不知道你这坎坷的小命能蹦哒到多久。"张休休唠叨完看了眼离人浅陌,却见他又隐进了黑暗里,隔绝了外人的窥探。想起刚才经历的事情,张休休有了种劫后余生之感,不由得抱怨到"早知道要来这么个古代,我一定要把宫斗电视看完。这样至少有了点保命的本钱吧?……"

    打断张休休碎碎念的是通传的尖锐嗓音“皇上驾到!”

    张休休一下子没从自己的思绪中反应过来,眼也不眨的看着一大群人快速的进了小院子,八字排开站到了院子两边,随后一袭明黄的衣角出现在了院内人的视线。

    等张休休反应过来皇帝是真的来了时,除了她所有人都刷刷的跪了一地,就她一个人金鸡独立,极其醒目。

    她正想顺从大流保命要紧时,皇上已经对众人摆手,无视了她的大逆不道,径直走到了跪在地上的离人浅陌面前,抬手扶起了他"伤可好些了?"声音低沉稳重自带威严。

    看着眼前的龙眼,离人浅陌呆了几秒才傻愣愣的回答到“浅…陌…无碍”

    众人偷偷打量着异国质子,看到他如此相貌举止,顿时轻蔑顿生。

    张休休此刻站在了一旁。不巧刚好站在了皇帝的背后根本看不见他的容颜,想来也是悲催,穿越来了好几个月,竟然连皇帝的相貌也没有印象。

    “是朕的疏忽,你且好好将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朕。”神龙玉华说完,拍了拍少年单薄的肩膀。

    “谢…皇…上。”

    神龙玉华站直身,打量着站在左手下方的人,想了想觉得有些眼熟便开口问道“你是哪个宫的?”

    “问我吗?”张休休左右看了看,指着自己问道。也就这时候终于看到了真龙天子的容颜,这…这…真真儿俊美无涛,气度非凡!历史书上的皇帝不都是大腹便便长相平凡的吗?长久以来对皇帝的偏见瞬间崩裂。

    “大胆!见皇不拜,死罪!”站在皇帝右上边的奴才斥道。

    “回皇上的话,奴婢是浣衣局的。”张休休垂眉回道,看起来到时挺恭顺。

    “浣衣局的婢女为何会在这里?”太监看了看皇上的眼色,接下了话茬。

    “奴婢正巧路过,就顺路进来看看。”

    “在其位不司其职?浣衣局何时如此清闲?”皇上轻飘飘的问道,然而长处于高位之人特意散发出来的威严让张休休有了一种想跑的冲动。

    “呃!皇上,劳逸结合才能事半功倍不是?”

    “事半功倍是假偷懒才是真,来人把这贱婢拖下去大打二十大板!”

    离人浅陌瞬间抬起了头,呆楞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

    张休休心突突地跳着,反正都要挨打倒不如拼一拼“…皇上你一直都是这样赏罚不分颠倒是非处理事情的吗?”

    “大胆!还不来人速速拖下去!”太监怒视着张休休。

    院子里弯腰站着的两个太监,快步跑了上来不由分说的拖着张休休就朝外走。

    “拖什么拖?皇上你连真话都没胆子听吗?只知道听阿谀奉承之话。”张休休一边挣扎一边吼道。心里恐慌无限放大,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这真的是没有人权的古代,一言不合就开打!

    神龙玉华抬手说到“慢着!朕且听听你要说什么。”说完大袖一挥坐在了主位的藤椅上。

    “呃……皇上,虽说离人浅陌是质子,但怎么说也是离国皇子,如若在神龙皇宫出个什么事,怎么对这天下交代?要是被有心之人利用这点大势宣传陛下虐待一国质子之事,有损您的威名不是?”

    “这与你又有何关系?”神龙玉华挑了挑眉眼问道。

    “我这也是想为你分忧,所以才冒死跑来照顾皇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再说皇上您不应该去查查谁这样执着的要毒死一国质子破坏两国邦交吗?”张休休垂着腰说完这句话,偷偷的抬眼看着神龙玉华。

    “那朕岂不是要奖赏你这为朕分忧的功臣?”神龙玉华尾音略高的反问?打量着张休休,想起了那藏在宫中之人与她的相似之处,眉眼间有了些许的笑意。

    “你猜?”张休休下意识的回答,说完才反应过来又赶紧回到“奴婢惶恐,奴婢知道皇上是赏罚分明的明君”

    “你从今日起,便是离国皇子贴身侍女。为了天下安定两国邦交你知道要怎么做吧?”

    “皇上,您就这么草率的把这样的重任交给奴婢?”张休休实在忍不住的扬高了声线,她在浣衣局里好好的混吃等死,做什么要为奴为婢?

    “你可有意见?”

    “臣妾惶恐……”

    “……”满室寂静。

    “呵呵!我是说奴婢惶恐,皇上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好吗?奴婢只是个胸无大志的洗衣宫女,实在不堪如此大任,皇上你还是抬爱别人吧”

    离人浅陌隐在阴影里,无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而神龙玉华打量着张休休,听着她说着大逆不道奇奇怪怪的话,却没有丝毫想要惩罚她,只因自己藏着的女人也如同这般总是让他有无尽的惊喜与放松,也如同眼前的宫女这般没有讨好也没有企图。

    忐忑的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张休休抬头忍不住说到“皇上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吗?”

    “君无戏言,摆驾回宫。”广袖一甩虎步一迈就这样出了这破败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