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27章 如同坟墓一样
    当张休休服侍着万贵妃穿上了文胸和内裤之后,从落地的铜镜里看去,凹凸有致极其曼妙。

    万贵妃打量着自己,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虽然有些不习惯如此的穿着,但是确实解决了她因为哺乳而有些下垂的胸部。

    “如果贵妃娘娘能长期配戴这种内衣,也是能调整胸型的。”张休休适时地说道。

    贵妃微微点头,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吩咐身后的宫女拿来新做的衣衫。待到穿好之后,她终于满意地看了一眼张休休。

    以前没穿内衣之时,胸前总是略显平坦,特别是在这衣衫单薄的夏季更是凸现了出来,而如今这样穿了之后,腰肢更显纤细,别是一番楚楚动人。

    万贵妃由宫女扶着坐到了正屋的躺椅上,看着站立在一侧的张休休说道“你做的很好,有赏。”

    “谢谢贵妃娘娘”张休休喜笑颜开的福身。

    桃红端着托盘走了出来,走到面前之时,张休休才看清楚是一只碧玉镯子。

    “接着呀,莫不是看呆了?瞧瞧你这出息……”桃红噗嗤一声笑着说道。

    “这镯子好美,奴婢从来没有戴过这样贵重的首饰。只是贵妃娘娘,这镯子能换成银子吗?奴婢怕洗衣服的时候把镯子摔坏了,还是换成银子保险些。”说完眼巴巴的看着万贵妃。

    “你也倒是爱财,也罢!桃红你去给她五两银子”万贵妃心情大好的说道,雍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谢贵妃!”张休休连忙福身。

    “你们家乡可还有什么新奇玩意?”万贵妃有些好奇的问道。

    “新奇的倒是多,只是奴婢很愚钝学不来。只不过对于闺阁之事还是略知一二”

    “你是说……”兴许是想到了什么,万贵妃雍容的脸上飘了一丝嫣红,凭添风情。

    张休休看着万贵妃的样子呆了呆,就连刚才已经准备好的话都忘记了,

    没等到回话的万贵妃,略微皱眉的看向了张休休。

    回过神来的张休休坦率的说道“真是失礼了,只是贵妃娘娘的美貌甩了万贵妃好几天街,皇后之位非你莫属。”张休休很有翻白眼的冲动,为什么她无师自通溜须拍马?还是手到擒来完全不需要思考?

    “哈哈……你这宫女倒是很会说话。”拿着银子出来的桃红笑着说道。

    “谢谢桃红姐姐夸奖!不怕姐姐笑话,奴婢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只是刚才看着贵妃娘娘就看呆了。可见贵妃娘娘的绝世美貌了”

    “……把那镯子赏了。”万贵妃呷了一口茶后徐徐地说道。

    桃红略诧异的看了眼贵妃,见对方脸上的浅笑便知道现在的心情必定是极好的,于是也笑着把镯子和一锭银子交给了张休休。

    “以后若是想起了什么新鲜物什,记得与本贵妃说说”

    “这是奴婢的荣幸。”继续毫无压力的拍着马屁。

    “下去吧。”

    “奴婢告退。”弯着腰慢慢的退了出去,直到出了宫殿的大门,张休休才揉了揉笑得僵硬的脸,朝着浣衣局的方向走去。

    宫殿里,桃红倒了杯新茶端给了万贵妃,看着娘娘若有所思,也不敢去打扰,低眉顺目的站在一旁。

    “这个奴才倒是有些新奇。”万贵妃徐徐地说道。

    “那娘娘需要把她收为己用吗?”桃红试探着问。

    “这事以后再说,本宫听说王侍卫杀了个太监?”

    “今儿早上奴婢去御膳房时听说了,说是因为那太监在御前吵闹,扰了圣听!”桃红知道自家娘娘不会问无缘之事,所以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那太监是那质子身边的人,王侍卫本就花蕊夫人本家的人,这事情总让本宫觉得有些蹊跷”万贵妃纤细的柳叶眉微皱,摇着扇子的手都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娘娘何必忧心,奴婢这就叫人去查。”

    “去吧,记得小心谨慎些,可别叫人逮住了把柄”

    “奴婢遵命”桃红慢慢的退了出去。

    而张休休不知道正是因为万贵妃的小心,而把她推上了风口浪尖之上。

    她回到浣衣局把得来的银子和镯子放在了枕头下,来到大院子时正是吃饭的时候,她拿了喝了碗稀饭吃了个馒头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于是手里拿着个馒头就回了小院子,从窗户里溜出去朝离人浅陌的院子走去。

    “你在做什么?”张休休不由自主的吼到。

    此刻离人浅陌正撑着身子想要起身,猛地听见这么大的声音,手臂下意识的一抖又给躺了回去。

    “你找死吗?伤口还没有愈合,若是撕裂了感染怎么办?”

    “……”

    “你早点好了,我也好完事”

    “……”

    “你这个表情,是有什么要说的吗?”

    “出……恭……”离人浅陌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你这个样子出什么宫?你出宫去哪里?我可告诉你本小姐可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来伺候你这个小屁孩”张休休简直被他气到了,这才受伤两天他就想到处跑,简直不知死活。

    “茅……房”

    “噢……”及时的停住了嘴,想了想还是扶着离人浅陌站了起来。

    张休休也趁着这时候去厨房生火熬药,之前花蕊夫人送的鸡汤已经吃完了,厨房能吃的东西除了她手上的馒头已经没有了,不的不在心里感叹了一番,便静下心来熬药。

    其实抛开离人浅陌这小屁孩始终面无表情来说,他真是一个合作愉快的病人,无论药再苦再烫他都一口气喝完而豪不浪费。吃馒头也是一声不响的吃下去,不管吃饱没有,你不再给他绝对不会再问你要,自觉的真是让张休休心都有些软了。然而如今的她力所能及的事情太少了。

    “晚上我会来给你换药”张休休说完也不管离人浅陌的表情转身就朝门口走去,她此心里正琢磨着要不要是再去太医院拿药,所以她没注意到离人浅陌脸上微变的表情,躺在床上看着张休休,直到她的背影被屏风挡住,他才收回了目光,转过头把自己埋在了阴影里,诺大的房间安静得如同坟墓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