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24章 难道你是我的过儿?
    多管闲事

    张休休这样一个娇弱的妹子,背着人在偏僻的皇宫里行走竟然毫无压力。可见背上的少年轻到什么程度。这一路行来幸好的是有小虎子带路,未曾碰见一人,否则被人看见了还真不好解释。

    “小虎子,胖皇子为什么总是找你们麻烦?”走了大半天,就算离人浅陌并不重却还是有些累了,张休休停下来侧身靠在凉亭的柱子上休息。

    “那该死的五皇子就是小肚鸡肠的废物,只因为在学堂的一次比试中,主子不小心赢了他,他就记恨到现在,没事就来找碴,欺负主子人生地不熟……好多次要不是主子福大命大,不知道会不会挺到现在……”

    “你们不是神龙国的人?”

    “不是。主子是离国的皇子。”小虎子原本愤怒的声音弱了下去,想起了离开了三年的故土,内心有些堵得慌。

    “哦!”张休休没有看到小虎子低垂的脑袋,什么都没在问的背好了身上的少年,朝前走去。

    这华丽的皇宫不知道包藏了多少伤心人龌龊事,而她只是一个外来人!

    虽然张休休没再说话,而小虎子却打开了话匣子,在他眼里张休休已经被规划到自己人了,毕竟她救过自己今天又救了主子,在这个待了三年的陌生的皇宫里,她是第一个对他们好的人。

    “奴才以后怎么称呼你呢?”小虎子巴巴的望着张休休。

    “叫我张姐或者张休休都行啊”张休休不甚在意的回答。

    小虎子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的说道“那可不行,你的大恩大德奴才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呢?怎么可以这样随意的称呼你”

    “称呼而已。你自己看着办吧”

    小虎子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合适的称呼,一高兴就蹦了起来,然后倒退着走一边说道“奴才叫你姑姑吧?”

    张休休差点一个趔趄,稳住了身形,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小虎子,小虎子被她看得有些发毛,呐呐的问道“怎……怎么了”

    张休休本来打算想说‘你又不是过儿,做什么叫我姑姑’,但是想起了现在是古代也就随便了,反正又不是经常会接触到。

    两人走了有半个时辰终于回到了那处破败的院落。终于放下了背上的包袱,张休休觉得应该没她什么事情了,于是就对小虎子挥了挥手说道“我先走了,好好照顾你家主子吧”

    然而张休休还没靠近门口就被小虎子拦住了去路,小虎子想也没想的麻溜的跪在了张休休的面前喊到“姑姑……”

    “噗……你有话就说。”张休休忍住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皱眉说道。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几分,只是她实在有心无力去多管闲事。

    “姑姑,你救救我家主子吧,主子这次伤的比上次重,如果你不管他了,恐怕……恐怕……主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奴才也是活不成了”小虎子说着泪水就流了出来,再看自家主子身上深可见骨的伤口,泪水就流得更凶了。

    “你要明白我跟你们没有一点关系,你不能利用我的好心来绑架我,懂吗?"张休休扒了扒刘海,眉头皱得更深了。在有条件的时候她可以做做圣母,而她现在都处在最底层,哪里有资格当别人的救世主?

    “……”小虎子愣了愣,抓着张休休衣袍的手下意识的松开了。

    张休休想也没想的抬脚就走出了门,她能从五皇子手下救了人,已经是冒了天大的险,作为一个陌生人她觉得自己已经做了无愧于心又力所能及的事情了。多余的她确实没有能耐再多管。

    直到张休休走到了院子里的那棵茂盛的大榕树下时,呆愣的小虎子终于反应了过来说道“姑姑,小虎子知道自己脸皮厚,可是但凡还能找到一点办法,小虎子也不想这样的麻烦你,如果奴才不试着求求你,主子这样重的伤,怕是挺不过今晚。”

    张休休脚步顿了顿。

    小虎子几步并着两步呢跑到了张休休面前 ‘噗通’一声的再次跪了下去,在张休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直直地对着张休休磕了三个头。

    “你这是干什么?”

    “姑姑,奴才也不想连累你,可是奴才也不能让主子等死,只有舍了自己这条贱命去告御状,奴才只求你在这段时间里帮忙看着主子,你的大恩大德奴才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一定报答你。”小虎子略黑的脸上是一片不符合年纪的坚毅。

    眼前的小虎子让张休休想起了屋子里躺着的少年。耷拉下肩膀,颓废的退了几步坐在了石凳上,抬眼看着星星点点的阳光从茂盛的叶子洒落下来,她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的心若是能再硬一些多好,可是明明知道让小虎子去告御状恐怕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再被那护短的花蕊夫人知道了,依她现在只手遮天的权势这对主仆恐怕真的会死。

    “你去照顾你家主子把,我去想想法子如果两个时辰后我还没来,你就去告御状吧!”说完花,张休休头也不回的出了院门。

    很多年以后张休休回想起在神龙皇宫里她和离人浅陌的相识到靠近,深深的觉得她愿意伸出援手是跟他那倔强的性格脱不了关系,倔强得让人心疼的少年!

    再说张休休一边走一边想办法而除个去太医院骗药再没有别的办法。

    来到太医院门口,张休休把万贵妃给的宫牌挂在了腰间,门口的小太监什么话也没问的放行了。

    好巧不巧今天岑太医又坐在屋檐下翻看着医秋。

    “咳……咳,岑太医你好!张休休藏了腰间的牌子笑着请安。

    “有何事?”岑太医放下手中的书问道。

    “奴婢一个相识的宫人,挨了鞭子,奴婢想拿些药膏给他。”

    “又是鞭伤?”岑太医一手拿着医书一手摸着山羊胡子别有深意的问道。

    “哈哈哈……”张休休一时想不到什么借口只得干笑着。

    院子里安静了半晌,张休休低着头尴尬癌都快范了,心里琢磨着这事估计黄了。因为在神龙皇宫里,品级低的宫女太监若是要看病需要问诊费,由太医开了方子才能抓到药,而问诊前就必须拿钱。上次能拿到药是因为打着花蕊夫人的旗号,而这次就有些悬了。她此刻真后悔得要死,为什么一着急就说了真话,按着之前的谎话编下去不是很好吗?

    岑太医打量着眼前的宫女,看她如今面色红润,再不像前几月那样寻死觅活,这也算是不浪费了他珍藏的好药材吧,只是皇上让他全力医治,让他以为是新宠,却不知道为何治好后竟然把她发落到了浣衣局那样的地方?再怎么想他都想不出答案,于是只得暗自道了声‘君心莫测’

    “岑太医,我们这些做宫女的,命不保昔,只求多活一天算一天,你又是菩萨心肠,可怜可怜我们,这次就让我先拿了药,等我凑够了银子一定会补上的。”张休休拉下脸求到,事情走到如今她不想法子拿点药,恐怕那主仆两人性命不保。只当自己送佛送到西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帮他们。

    “你可有什么长处?”岑太医拿起了医书眉眼不抬的问道。不是他想找麻烦 而是他回想起张休休那日在大殿上处理病人时的手法,还有她那与众不同的出现方式,就让他有些好奇她还有那些不同。

    “长处?你是说特长?我……”琢磨了好一会,张休休竟然发现她在这个时代竟然一无是处。

    “那你回吧,又无银两又无长处,让人如何信你?”岑太医冷着脸说道。

    其实若是换了寻常宫女,没有银两没有口谕早已经被撵了出去了。

    “哎,我会……我会财务……整理报表……”张休休一急就说了现代术语。

    “这是何意?”

    “就是可以整理账目,让你看了之后对于自己的财务之类的一目了然”这还是她抱的暑假班培训的内容,原本打算去应聘总经理助理要用的,可惜最后她选择了业务部,所以学到的知识一直没有排上用场。

    “小得子,去拿本药材簿子来”

    “啊?现在吗?岑太医这救人如救火,晚一刻恐怕会出大乱子的”张休休有些着急的说道。

    “那你回吧”

    “……行,我做!但是你得答应我,如果我做的合了你的心意,那以后用的药可以直接来取?”张休休咬牙讲着条件,毕竟她是做销售的,就算身在劣势也要想办法扳回一城。现在只求那账目不是太复杂。

    “那得看看你的本事。”岑太医说完就眯着眼睛继续看书,再没理张休休。

    张休休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接过了药材簿子,翻了内容,是一本记载了采办内容的本子,可是好多字张休休都不认识,只得让小得子带她到书房里去。拔了挂在墙上的羽毛扇当笔用,再用新薄子画了表格,于是接下来就极其简单了,就是抄抄写写加加减减。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张休休吹干了笔墨,整理好了最后一笔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