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21章 皮鞭
    宫女直接带到了偏殿的书房,书桌旁边站着一个正在磨墨的太监,看见两人进来,停下动作恭敬的唤了声“桃姐姐”

    宫女桃红对小太监点了点头,转身问道“你可会写字?”

    张休休想了想摇头否认,毕竟她写的是简体,这些古人不一定认识,再者她根本不会用毛笔。

    “那姑娘你所需要的,可说出来我让小六记下来,你要的任何物什都可找到,所以只要是给贵妃娘娘用的不必将就”桃红说这些话的时候,胸脯挺的老高,眉毛上扬,那是一副非常自豪的神态。

    “桃红姐姐,为了让贵妃娘娘满意,所以我想任何东西都必须我亲自挑选,而所做的东西又极其繁琐,就怕今天漏说了什么,到时候交不了差事,那可如何是好?”

    桃红打量了张休休片刻然后说道 “那这样吧,我这里给你个牌子,直到你做好之前都可以进殿,有需要的可以直接找小六”

    张休休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的目的终于是达成了,表面却不动声色的点头应好。

    把早已带在怀里的宫牌放在张休休手上,“宫牌一般的奴才是没有资格得到的,但是咱们娘娘赏罚分明,对于那些忠于贵妃娘娘的人自然有数不尽的好处,但是对于那些耍手段的无知奴才,有什么样的后果我想这自然不需要我多说。”桃红说着这些话,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张休休的身上。

    张休休喏喏的点头称是。

    桃红很是满意张休休的态度,于是圆润的脸上露出了丝赞赏的笑“那你就先做你该做的事情,虽然贵妃娘娘宅心仁厚并没说个期限,但是越早交到娘娘手中你也好处越多。”

    张休休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回道“奴婢能为贵妃娘娘做事已是天大的福分,怎会再贪心其它”这像老坛酸菜面一样的酸爽,让她连连吞了几口口水才止住翻白眼的冲动。

    桃红很是满意的离开了。

    “小六公公……”

    “不……你……叫我小……六……就行了”从刚才一进屋小六就没敢看张休休一眼,现在两人独处说话时小六脸红得简直像煮熟了的鸭子。

    “噢,小六你脸怎么了”张休休好奇的问。

    眼前的太监看起来相当的年轻,皮肤白到让张休休都嫉妒的份,这也让他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明显。

    “…没事,你……姑娘……有什么需要吗?”小六结巴的表达完自己的意思,看都不看张休休一眼,低下头使劲研磨。

    虽然好奇他的脸是为什么红到快滴血的,但是张休休还是适时的止住了,清咳了两声嗽说道“不知小六可否带我去看下布匹?"

    “那……姑娘跟我来”小六放下磨,直接就从张休休面前走过前面带路。

    因为这次做的事情不宜招摇,早已经得到指示的小六直接把张休休带到了邀月阁,贵妃平时储放皇上恩赐的东西。

    邀月阁自然是有太监看管,看到小六和张休休手里的宫牌并未说话就放行了。

    张休休对于做什么内衣,用什么布料,海绵哪里弄这些问题没认真想过,因为对于一个完全门外汉来说想了也是白想,实在不行她就做最简单的文胸算了,反正只要能聚拢就成。

    于是在看到那满屋子摆放整齐的华贵的布料时,张休休拿了一匹浅粉色真丝和一匹上等的棉布变叫小就带她离开了。

    小六回到了主殿,桃红问完张休休的所作所为之后打发了小六,转身进了正屋,屏风后的万贵妃正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吃着葡萄,两边站着的宫女正尽职的摇着扇子。

    “娘娘,那宫女的底细奴婢查到了,正是那日突然出现在大殿的人,她那些日子的所做所为跟别人很是不同,也许她跟娘娘说的话可以信上一信。”

    “你说她不去巴结花蕊夫人倒来奉承本宫,会不会是她派来的细作?”

    “依奴婢看倒是不像,依奴婢看她是得罪了花蕊夫人,所以来寻娘娘做靠山的。”桃红绘声绘色的把前些日子发生在凉亭的事情讲了出来。

    “这样说来,倒是可以一用,用好了说不定有更大的好处。”万贵妃微眯着眼徐徐说完这句话,浓密的睫毛掩盖住了一闪而过的精光,这后宫是时候要有个主人了!

    “娘娘说的是,奴婢接下来会好好注意她的”桃红低着头恭敬的说,对于主子的聪明她早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然主子怎么会从一个才人走到如今的高度?

    看着桃红退了出去,万贵妃又懒懒的躺在了躺椅上,闭目养神。

    在有所事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极快的,张休休这几天都在实验怎么样做出一个可以聚拢收副乳穿起来舒服又漂亮的文胸,可以做出最简单的,但是始终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所以她有些心烦的出了浣衣局到处走走,试着激发下灵感。

    秋高气爽的天气跟时候出行踏青,而张休休来到古代快三个月了,从未正真好好欣赏过皇宫的景色。

    皇宫最不缺的就是奇花异草,就算在秋天也有各色的花朵争奇斗艳,就如同这后宫,收罗了天下最漂亮的美人儿供着,环肥燕瘦的美女们尽情的绽放在这深宫后院,只为君王的夜夜垂怜。

    张休休正黯自感叹着,却听见不远处花园拱门后传来了呵斥的吼声。

    好奇的走到拱门边朝里张望,看见里面围着几个人,有两个穿着锦衣华服的人背对着站着一个身形略瘦,另一个很壮的拿着一根皮鞭不时的抽着地上的人,嘴里还嘲讽的大声说道“叫你学狗叫你还不乐意?本皇子到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

    皮鞭声听得张休休抖了几抖,连续好几鞭子下去,被打的那人愣是连哼都没哼一声,张休休想看看地上的人是个什么情况,死了没死,眯着眼睛努力了半天才看到了那躺在地上的不止一个人,正在被打的看不到脸,而另一个蜷缩在地上的人却正是那个求过她的小太监。

    “真是倔脾气,五哥,这抽他也抽得没劲了,若是弄死他了我们可没法向父皇交代”那个瘦瘦的人略带担忧的说道。

    “打死又如何,这样的废物打死了,再让离国送一个来不就成了,反正他们皇子多”嚣张跋扈的声音死毫不在乎的说完还再用力的抽了一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