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14章 她也可以走宫斗路线
    板着脸趾高气扬的走到了太医院大门口,守门的小太监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太监看张休休面生的紧,而穿衣打扮却又看不出是宫女还是姑姑,弄不清状况的他小心的问道“这位姑姑,不知你是服侍哪位主子?”

    张休休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气场十足的说道“本姑姑刚调到花蕊夫人身边服侍,今儿个要找岑太医为我家主子拿些药,快快前面带路,”

    于是乎张休休就这样招摇撞骗的进了太医院,顺利的找到了岑太医。

    之所以知道这里有位岑太医,完全是因为当时她自~杀被救醒后,她心情极度郁闷,让原本就失血过多的身子更虚了,所谓虚不受补,当时无论她吃什么喝什么都吐的一塌糊涂,她都觉得自己会挂了的时候,这位岑太医来到了浣衣局,很高冷傲的为她把脉就扬长而去。

    张休休让看门的小太监退了下去以后才大步走到了岑太医院子。

    岑太医正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身后有两个太监宫女正在晒草药。

    “岑太医,我家花蕊夫人不小心打翻了花瓶划伤了手,麻烦你拿些上好的止血药给我。”张休休这会儿很有礼貌的略微弯腰恭敬的说道。

    岑太医睁开了眼,打量了张休休很久,久到张休休以为自己被拆穿了时,他苍老的声音对身后的那名小太监说道“小得子,带这位姑娘去拿药”

    张休休大喜过望,朝岑太医弯腰道谢后,跟上了为她拿药的小太监。

    进了放药的房间,那看上去很机灵的小太监拿了两小瓶药交给张休休交代到”姑娘,红色的药瓶是止血的,黄色的是生肌的,抹药之后不要见水。”

    张休休拿着药想了想,然后从兜里拿出那枚簪子说的“小兄弟,你看我家主子身子娇贵,你得拿上好的药才行,否则花蕊夫人怪罪下来那可不是你我能够担待的。”

    小太监眉开眼笑的接过簪子连连点头。

    想了想小男孩那满身的伤,张休休又问道“你这还有消炎的药之类的吗?还有这止血的你多给几瓶,你看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总免不了会被主子罚……所以……”

    小太监会心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位姐姐你说的对,我这再去给你拿些,但是你可得放好,别乱说才是。”

    “你放心吧!”张休休笑着答道。

    就这样拿到了药,张休休觉得原来电视剧里的情节还是有用哒,照这样看来就算宫斗她也能游刃有余?哈哈哈……突然觉得这古代还算勉强可以。

    笑的一脸灿烂的张休休暗自得意的旋转着跳了两步,然后……然后就撞到了人。

    捂着被撞疼的脑袋,当她抬起头看到上方那张脸时,大脑在那一瞬间就当场死机了。

    百花为颜,碧玉为瞳,身姿奇秀。正是张休休心心念念了一个多月的神仙男神。

    颜子倾扶着张休休站稳之后,朝她淡笑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留下一路淡淡的檀香。

    直到男神消失之后,张休休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按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迷迷糊糊的朝前走去。

    她想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要美美的打个招呼。

    走在偏僻的路上,几乎见不到几个宫女太监。张休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虽然已经是初秋,但是秋老虎依旧凶猛,连续走了半天的路张休休累得不行。

    怀里揣着药,原本打算等晚上再送过去,但是想到那小男孩满背的伤,张休休还是快步的朝那院子的方向走去。

    推开破败的门,穿过小院,上了台阶,径直朝正房走了进去。

    房门开着,张休休刚跨过门槛就听见里屋传来了小太监的哭音。

    “主……子,你吃……吃点吧,不然这,怎么怎么熬得过去…………”

    进了里屋,光线突然变暗让张休休忍不住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才适应下来。只见小太监手里端着一碗清可见水的稀饭,小桌子上摆着几个馒头。那躺在床榻上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头偏在里面。

    张休休下意识的皱眉说道“你就给你主子吃这?身体什么时候恢复得过来?”

    小太监这才眼泪汪汪的抬起头,看见来人后眼睛猛的亮了“姑娘……你弄到药了吗?”

    从兜里掏出三瓶药放到小茶几上,“红色止血,黄色生肌,白色消炎”说完下意识的她看了看面朝墙壁不愿理她的小男孩。

    小得子看见药高兴得简直又快哭了出来连声感谢着。

    张休休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然后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小得子看了看自家主子,横起袖子擦干净了眼泪说道“姑娘,小得子送你出去。”

    也不管张休休什么表情直接起身在前面弯腰带路了。

    两人走到院子快要到大门的时候,小得子‘扑通’一声,直挺挺的跪在了张休休的面前。

    “……你这是要做什么”张休休吓了一大跳。

    “姑娘,小得子知道你是好人,奴才这段时间受了伤,每天晚上喝的鱼汤都是姑娘你给的。”小得子带着哭腔说道。

    “无论你要说什么先起来吧?”张休休想要拉起小得子,他却怎么样也不肯起来。

    “姑娘,你听奴才把话说完。”小得子擦干净眼泪,略带倔强的说。

    “……”

    “姑娘,你刚才也看见了,这一年多来主子天天都吃的是稀饭馒头,平时还没什么,可是这下受了这么重的伤,身体再不好好调养就会落下病根。奴才没用,照顾不好主子,所以只能求你,你大发慈悲救救我们加主子吧。奴才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大恩。”小得子望着张休休,眼里满是祈求。

    “……我也只是一个洗衣服的一宫女,你找我不是找错人了吗?快起来吧,这件事情你还是得拜托别人”张休休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她在这皇宫举目无亲的,她上哪里去找食材调理他的身子?她又没有自带金手指……

    “姑娘,你行行好……”

    “不是我不帮,是我确实帮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