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12章 小屁孩你真666
    离人浅陌站在门口,看着那抹纤细的身影被火光拉长,白色的烟雾从她头顶升腾,那是他这十二年来从未见到过的画面。

    当汤熬熟之后,张休休尝了尝,虽然只有少量的调料,但是还算是能喝。舀了一碗鱼汤,抬头看了看安静站着的小男孩问道“你就在这里喝吗?”

    他摇头。

    张休休就什么也没在问,把鱼汤递给了他,看他直接就用手来接,张休休赶紧说道“这样会烫,你垫着抹布再端”

    沉默的按照她说的做。当两人的指尖不小心触碰到之后,张休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那手在这样的气候下竟然如此的冰冷。

    他察觉到她的动作,接过她的碗的时候再也没有碰到她一点。

    看着他瘦小的身影慢慢离开屋子,不知道他把鱼汤会端到什么地方去。应该是会喝掉吧?毕竟他那身子骨一看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造成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好好的补一补了。

    一边想着小男孩的事情,一边烤着剩下的那条鱼,这次烤鱼只吃了一半,另一半她用干净的布条包好走出了院落。

    她想是时候再弄些别的吃的了,这鱼由于调料的缺少吃着总觉得淡而无味,她此刻无比的怀念二十一世纪的火锅麻辣烫卤猪蹄……

    上帝啊,为什么要让她回到这该死的古代?还有那个救她的王八蛋,让她死了不是更好吗?

    想起刚来到古代时正是炎热的盛夏,看着路边的树上浅黄的树叶旋转着飘落了下来,已经进入了初秋了啊。张休休第一次觉得时光是如此的漫长,两个月的时间竟然像是过了足足两年……

    她曾经想过,既然已经回不去了就努力在这后宫活下去吧,只要能勾搭上皇帝,她就飞黄腾达了,可是想要在这吃人的后宫立足,就必须想尽办法长久的留住皇帝的宠爱,想要做到这一点智商外貌家世缺一不可。不过,除开这些外在的条件,最最最重要的是她对一男n女的配对一点兴趣都没有,想到更有可能成为深宫老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越想越觉得应该尽量离开这吃人的皇宫。

    心里想着事情很快的回到了浣衣局,轻手轻脚的进了那间临时住所小黑屋,借着纸窗户漏进来得微弱的月光叫醒了秋染。

    “休休,怎么了?”秋染睡意朦胧的揉了揉眼睛。

    “快趁热吃,冷了就不好吃了”张休休从怀里拿出包着布的烤鱼塞到了秋染得手里。

    “这是什么?”秋染闻了闻抬头又说道“这是鱼吗?你哪里得来的?”

    见她声音有提高得趋势,张休休赶紧捂住她的嘴巴说道“小点声小点声,我去池塘捉的鱼,你小心点吃,别被卡到了”

    见秋染点头,张休休放开了她,顺势倒在了床上咕哝道“困死了,我要睡觉了”在床上滚了几下就睡着了。

    借着月光吃着烤鱼,味道不是很好,但是秋染的眼睛里却有了泪水,在这冰凉的黑夜里闪着晶莹的光泽。

    就这样张休休半夜里来去,总会带半条热乎乎的烤鱼回来给秋染。晚上捉鱼,白天补眠,日子就这样徐徐的过了下去。至于那小男孩,一直没再开口说过话,只是沉默沉默再沉默。有时候如果不是因为要给他煮鱼,张休休都觉得他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对于小男孩这种爱搭不理的态度,张休休只想说‘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她深深的鄙视自己这样屁颠屁颠的倒贴行为,结果一边鄙视自己一边还乐此不疲的天天捉鱼、熬汤,她只能把这样的行为归结于在这该死的古代太无聊了。

    这天晚上,张休休刚煮完鱼,那消失了半晚上的小男孩终于出现了,他站在门口,瘦小的身子融入了背后的黑暗。

    “汤好了”张休休正把汤盛到碗里,以前这时候小男孩便会自己来端汤的,而今天他却站在门口没动。“怎么了?”她转过头去看了过去。

    见她看着自己,小男孩才极其缓慢的走了过来,一只手伸到她的面前,打开了掌心,一根碧玉做成的簪子展露了出来。

    “要……干什么?”

    “谢……谢……你”离人浅陌表情很慎重的说。

    “呃?如果是鱼汤的话就算了,举手之劳而已。”她想也没想的拒绝。

    “收下……”

    “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再说我根本不需要啊……”

    “收……下”他固执的对她伸着手。

    “还是你留着吧……毕竟你应该比我还需要,”说完下意识的看了下不足她肩头的身高以及他瘦小的身材。

    “请……收下”他说的平板无奇,如同背着僵硬的台词,语调还是那样说不出的奇怪。

    “……你这小屁孩还真是固执‘’张休休只得从他手里拿过那根碧玉的簪子,张休休不懂玉,只是觉得这簪子雕的那朵花让她很是喜欢。“谢谢了,这簪子很漂亮。”

    “那……就不欠了……”他依旧看着张休休,那双漂亮极了的眸子里看不到一点感激,像是一潭死水那般毫无光泽。

    “……”张休休居然觉得无言以对。

    然而没给她生气的时间,小男孩下一句话让她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你……可以……走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小男孩,思维都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暂停了,几秒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她是不是应该生气?居然……居然……居然有这样明目张胆的忘恩负义之徒。

    一大一小就这样大眼看小眼,好半晌之后张休休才终于说了句“为什么。”

    “这……里是我的……”他的表情麻木而又冷漠。

    张休休对他竖了个大拇指说道“小屁孩你真6666”雀占鸠巢玩的豪不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