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11章 终于开口说话
    点上蜡烛,张休休环顾了四周,空荡荡的案板,然后便是柴锅,目前这状况,自然是不可能做得出水煮鱼的了,只能将就的把鱼烤熟了吃吧。

    看着火苗上的鱼慢慢转为金黄,张休休从兜里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盐巴和辣椒、花椒,一边转动一边洒在上面,烤肉的香味随着风飘散了出去。

    想着接下来的美味,张休休不由得舔了舔口水,舔过之后,顿时又是嘲讽的牵起嘴角,想起在现代时吃腻的美味佳肴,如今一条简单的烤鱼就已经能让她垂涎三尺,心里真是五味陈杂。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去参加那该死的宴会。

    这样就不会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混吃等死,就不会这样想念爸妈,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

    如果还能重来,她应该直接用刀刺破心脏……

    “恨死现在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鬼地方了……”愤愤的低吼完,有一颗晶莹的泪水缓慢的划过脸庞,蹿动的火苗映照在出她脸上少有的迷茫和悲伤。

    这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流下泪水。

    模糊了的双眼并没有看见门口站立的瘦小身影,冷冷的漠视着她的一切举动。

    然而悲伤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手中的烤鱼散发出来的香味冲淡了这凄凉的氛围。

    刚刚还掉眼泪的张休休,横起袖子擦干眼睛,砸吧着嘴拿起小刀切鱼肉,然后总觉得不对劲的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门口。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跳,惊叫声差点冲破了喉咙。

    一个瘦小的身影逆光站着,板着一张平凡无奇的脸静静的看着她手中的烤鱼。

    稳定下情绪之后才发现那是刚才在池塘看到的小男孩,张休休皱眉说道“小屁孩你跟踪我?”

    “……”小男孩依旧面无表情。

    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她扬了扬手中的烤鱼说道“你想吃这个吗?”

    “……”

    张休休尴尬的摸了摸下巴说道“你不说话就是不想吃吗?那你就看着我吃吧”说完,也不再看那小男孩,用小刀割下一块鱼肉,吹了吹热气,便塞进了嘴巴。

    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被剩菜剩饭折磨了一个月的张休休觉得相当的美味,不由得狼吞虎咽了起来。不一会儿那条两斤左右的鲤鱼便只剩下两排刺。

    自始自终,那小男生只是沉默的看着她吃掉那条鱼。张休休抬眸看了小男孩半响,虽然他穿着破旧的长衫未曾说过一句话,然而他那双眼睛,形若桃花,眼尾上挑,眸子好似有水波荡漾,竟是一双最完美的桃花眼。最让人嗟叹的是这样一双倾世的眸子却长在了一张极其平凡的甚至可以说是略丑的脸上,显得极其不协调。

    在离去的路上,张休休总觉得浑身难受,满脑子都是刚才那小男孩,他明明很想吃,却不曾开口讨要。那样瘦小,那样倔强。

    张休休觉得如果今晚就这样回去了,她肯定会睡不着,既然这样,那还不如……

    刚才抓鱼足足浪费了她两个多时辰,这次抓鱼已经是熟能生巧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抓到了一条比刚才还大的鲤鱼。

    清冷的玄月高挂半空,此时已子时。

    张休休快步的走到刚才的院落,小男孩此时坐在院子正中的台阶上望着月亮,清冷的月光倾倒在他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凄凉。

    看到张休休进来的那一刻,小男孩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

    张休休再也没有自讨没趣的开口,直接走到灶房里生火烤鱼。

    十五分钟之后,张休休又提着裙子快速的走了出去,连看也没看小男孩一眼。

    直到她离开了很久,坐在石阶上已经僵硬的身子终于动了动。

    走到院子里唯一的光亮处,屋子里充斥着烤鱼的香味,即便是已经饿了两天的离人浅陌,走向灶房的步履却依旧不疾不徐。

    站在门口看着架子上那条未曾动过的烤鱼,他慢慢的拿起串着烤鱼的树枝,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晚上,张休休花了一个时辰左右网住了两条鱼,然后提着鱼步履轻快的朝小院走去。

    那奇怪的小男孩依旧坐在正门的台阶上,如水的月色披在他瘦小的身上,更添一份清冷。

    知道他不会搭理自己,所以张休休直接走进了灶房,熟练的生火,当一切准备妥当时,离人浅陌却走到了门口。

    看到那抹瘦小身影,张休休觉得如果她不主动说点什么,那奇怪的小男孩会这样一直沉默下去,想了想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吗”问完以后又觉得自己很二,于是低下头准备开始烤鱼。

    屋子里只有柴火燃烧的声音回答着她。

    半晌之后,张休休准备把鱼放在火上烤的时候,小男孩终于开口说出了两天来的第一句话。

    “你……能……做汤?”

    他一字一句说的极其缓慢,那是真正的咬文嚼字。就像是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话,已经忘记怎么说话的感觉。

    “呃?”张休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着小男孩而忘记了手中的动作。

    “你会……做……鱼……汤……吗?”他缓慢的重复了一次。

    张休休从跳跃的火苗中看过去,即便是高度近视的她也看清楚了小男孩紧握的拳头和皱成川字的眉,那是一种跟努力在克制着什么的表情。

    虽然小男孩的话一点也听不出像是拜托人的语气,可张休休看到他那孱弱的小身板,想也没想的说的“可以啊,可是这里没有……”水字还在口中,眼睛就已经看到灶台边上那半桶清水。“早已经准备好了吗?是料定我会来而且还会答应做鱼汤?”

    “……”他又开始沉默了。

    既然答应了别人,而且本来就准备了一条鱼给他,所以也没多想就开始忙碌起来。以前毕竟在农村待过一段时间,所以这样古老的灶台倒是没难住她,生火、洗锅、宰鱼,小火熬汤,不一会儿,原本冰凉的房子变的温暖起来,叮叮当当的响声演奏出世俗的热闹,沉寂了许久的院子第一次有了生活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