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10章 一个奇怪的男孩
    就在张休休快睡着的时候,眯成的眼缝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光灿灿的人影。

    猛地睁开眼,看到那来人之后,她呆愣当场,甚至忘记了擦去刚才睡觉时流出的口水。

    那男子素衣翩跹白发轻扬,真真风姿奇秀貌若仙人。

    看着那遗世独立不染纤尘的男子,张休休第一次觉得原来来到古代也是极好的,竟然会有机会见到九天仙人,她也算是已不枉此生了。

    感觉到一抹炙热的视线,颜子倾微微抬眸,便看见了那躺在柳树下翘着二郎腿的张休休。看到她的面相之时,他雅致的眉微敛,却什么话也没说继续沿着湖里的十里菡萏徐徐踱步。

    、 此时此景张休休只想到了一首诗: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

    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看着那仙人踱步离开,半响后她才‘醒’了过来,回忆起刚才的景象,简直恍然如梦!

    从这天起,张休休每天定时会来到这颗柳树下,期望再次见到那仙人一样的男子,然而那别样红的映日荷花直至枯枝残叶也再没见过那男子再出现,

    张休休这段时间简直跟犯了花痴一样,天天嘴里念叨的都是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以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秋染第一次听到着诗时,两眼冒光,崇拜的问张休休后面的诗时,得到的答案确是只记得这两句,后面的忘了。

    “秋染啊……我真的要死了……“某人无力的声音从床榻上传出。

    “休休”秋染坐起身正待柔声安慰。

    “你看,我的男神为什么还不出现,我都活生生瘦成美人尖了”张休休双眼无神的望着那如豆般的油灯哀怨地说道。

    “休休,你不是说是因为吃不到红烧肉吗?”秋染正儿八经的说道。

    “……秋染你要不要这么实在啊?你说这大晚上的你让我感受下人比黄花瘦的境界啊”

    “噢,那我睡了”说完便当真躺了下去。

    “……”

    张休休愤愤的爬起床,穿上衣衫出了门,沿着院子外面的湖边慢慢地走着。

    初秋的夜晚,已不似盛夏那般酷热难当,湖面上有凉凉的夜风吹来,天边挂着一弯月牙,青蛙在干枯的荷叶上鸣唱。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张休休又躺在了柳树下无病呻吟。

    “哎……”她一边感叹一边伸手扯下一片柳叶叼在嘴里,半响后又有气无力的唱到“凉风有兴,秋月无边,亏我思哥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老子想吃红烧肉……”

    ---------------------------------------------------------

    夜,明月高悬。

    最底层的浣衣局,安静的落针可闻,被压榨了整天劳动力的宫女们,在这好不容易属于自己的时候里沉沉的睡去,当然这并不包括张休休。

    初秋的夜晚已有了侵骨的凉意。在离浣衣局很远的池塘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时响起。

    “又被跑了”张休休气急败坏的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抱怨到。

    她已经在这个池塘里折腾了接近一个多时辰了,原本以为轻易就能抓住的鱼,竟然浪费了她这么多体力,可是想起烤鱼的味道,张休休再次挽高袖子全身心的投入了战斗。

    被浣衣局清汤寡水剩菜剩饭折磨了将近两个月的张休休,在混熟了周围的路线之后,肯定不会再继续被折磨下去,于是就有了今晚的行动。

    终于,还是有漏网之鱼钻进了张休休用旧衣服做成的‘渔网’,紧紧的抓住之后,对着月光看了看鱼的大小,张休休笑着舔了舔嘴唇。

    来到岸上,看了看手中摇摆的鱼,犹豫了半响,还是用力的把鱼摔在了大石头上,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鱼顿时直挺挺的落在了草地上。

    “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下辈子不要再做鱼了……”一边碎碎念一边脱下弄湿的衣服,穿着那套比基尼内衣,然后再把衣服洗干净之后放在大石头上,穿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干衣服。

    清冷的月光为裸~露的肌肤踱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大波浪的卷发散在身后,更添了一份神秘诱人。

    所幸,这池塘偏僻得很,否则若是有人路过,看到她那奔放的打扮,不知会把别人惊吓到何种程度。

    一切收拾妥当后,张休休拿出从吴姑姑那小厨房里顺出来的尖刀,开始清理鱼,待到清理好之后便用布巾包好,哼着调调就朝池塘的另一头走去。

    由于鲜少有人经过,池塘边的杂草甚是浓密,张休休脑子里一直幻想着吃鱼的场景,所以一个没注意就被绊倒了

    “……什么玩意?”揉着摔痛的膝盖,张休休趴起来向后看了看。

    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少年默默的看着她,他很瘦,穿着略显宽大的素色衣袍。

    ……

    ……

    一分钟之后,她终于开口说道“你在看什么?”

    “……”

    “好看吗?”

    “……”

    “小屁孩,你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

    “你父母没教你非礼勿视?你……“还想继续说下去,结果那少年却冷着一张不怎么好看的脸,站起来转身直接走了。

    “……”只剩下被无视的张休休一个人目瞪口呆。

    看着那小屁孩消失,张休休悻悻的抱着鱼也朝前走去。

    那小孩到底是什么人?这深宫后院,怎么可能会有小男孩?难道……是哪个宫女生的私生子?张休休被这个想法给惊悚了

    抱着鱼的张休休来到早已经踩好点的地方,如她这几天所观察的一样寂静无声。

    推开大门,大摇大摆的走到灶房门口,掏出火折子,点亮了那小屋子里的黑暗。

    张休休并不怕会被人发现,这个院落右边不远处就是传说中的冷宫,右边和后面全是树林包围着,清冷寂静极了。这里跟浣衣局一样,位于深宫最里最角落,就连巡逻士兵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