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9章 遇见男神
    张休休皱眉,然后想也不想的捏住少年的鼻子,大呼了一口气,做起了人工呼吸。

    原本石化的侍卫,这次彻底风中凌乱了,就连那小太监都忘记了哭,大张着嘴巴看那穿着暴露的女子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等……

    “这……这……也太伤风败俗了”

    一次,两次,三次,直到一分钟之后,少年终于吐出了一口水,睁开眼就看到了眼放大的容颜。

    “主子”小太监瞬间反映过来,冲到了少年身边扶起他。

    张休休对着发呆的侍卫吼道“看什么看,还不送我去天牢?”

    “哦,哦”高个子侍卫想了想,连忙闭着眼把手中的布巾交给了张休休。

    “现在才闭眼不是太迟了,我什么都被你们看光了,你们不是应该负责吗?”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

    看到侍卫的表情,张休休突然觉得之前的郁闷一扫而光,对着抱着主子的小太监说道“那肥猪五皇子要杀的人,我张休休偏要救活,呕死那死肥猪”也不管小太监的表情,她系好布巾颇有派头的对侍卫说到“前面带路”

    高个子侍卫竟然在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弯着腰带路了。

    ……

    而吐完水大难不死的少年,只看到了张休休的背影,卷曲齐臀的长发、光洁纤细的小腿还有那赤着的双脚,逆着月光徐徐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被送往天牢的途中,高个子侍卫消失了一会,然后拿着一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绣花鞋和一件外袍递给了张休休。

    高个子侍卫名叶唤,他不知道就因为今天他的这个举动,日后会救了他全家的性命。

    坐在天牢的草席上,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她觉得被关到这里来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下再自杀肯定没人会来救她的了,想到这里,她的脸色终于笑开了花儿。

    “空调,电脑,我来了……”高兴的哼着跑调的自编歌曲,翘着二郎腿等待天明。

    早上不是有人要送早饭吗?送早饭就有碗啊,有碗就能割腕啊……这次张休休下定决心一定要多割几条口子,这样才死的快,也不会有人能打扰到她的好事了。

    “哈哈哈哈……”

    命运真是一个贼贱的东西,她如此作死了,居然还活着。颓废的看着这装修简陋却古香古色的屋子,她差点气得吐出一口老血……

    看着双手腕上缠着的纱布,明明都割的那么深了,照那样的出血速度,最多半个时辰就会死翘翘,可谁来告诉她,那么短的时间里又是在天牢到底谁吃饱了没事干?

    问了送药的宫女,那宫女居然告诉她,她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四天四夜……

    四天四夜……

    张休休眼睛一闭双腿一蹬又昏死了过去。

    若是让她知道是谁坏了她的好事,她一定会废了丫的。

    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是在半个多月之后,待到张休休终于接受现实决定好好在这皇宫里兴风作浪的时候,才知道她的身份竟然成了浣衣局里最低等的洗衣宫女。

    正式上班洗衣服的这天,当张休休看到那堆成山一样的各式各样的衣服时,直接想也不想的去找来火折子,最后还是一个刚来不久的小丫鬟秋染拦住了她。

    洗衣服?她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洗过几件,现在竟然要让她天天洗几十件…有时候竟然还有一百多件…

    但是看见秋染眼泪汪汪的表情,张休休当真老老实实的洗起衣服来。

    然而,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晚上七、八点下班是个什么事?中午太阳正热的时候还不允许休息是个什么事?天天累得跟狗一样,吃的还萝卜青菜不说,居然还有馊了的馒头稀饭……这……这……是个什么事?

    洗了五天衣服,张休休看着自己泡的发皱的双手,终于暴走了。

    第二天,睡到早上九点,浣衣局掌势的吴姑姑便领着跟班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见到还睡的像死猪一样的张休休气的直接掀了她的被子。

    张休休朦朦胧胧的看了眼,翻身又打算继续睡。

    见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竟然敢无视她,吴姑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好个大胆的贱婢,竟然敢偷懒,看本姑姑不打死你”说着便挥起了鞭子,

    “吴姑姑,你这下若是把我打出了个什么好歹,惊动了上面的人,你可想过后果?”张休休打着哈欠慢吞吞的坐了起来,懒懒地看着屋里的人。

    此时屋子外已经围了几层看惹恼的宫女,最前面的是两眼泪汪汪的秋染。

    “上面的人?哼,你这贱婢,既然被送到了浣衣局,还痴心妄想有人保你?”吴姑姑冷哼着又挥起了鞭子。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当初来的时候?那些珍贵的药材,可是你这从六品的掌势能享用的?”

    鞭子停在了半空。回想起那奇珍圣药,在宫廷混了一辈子的吴姑姑自然也曾留心过,然而根本打听不到张休休的任何消息,所以这才大着胆子奴役起她来,今天听她这么一说,倒觉得确实有些言之有理。

    见她面色缓和了一些,张休休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吴姑姑,我有些话想找您说说,你看……”

    见她环视四周,吴姑姑这样的人精当然懂她的意思,挥手退去了两个跟班,出门的时候两人还关上了房门。

    半个时辰后,吴姑姑便离开了。

    等秋染进屋子后,张休休欢乐的一把抱住她说道“哈哈,那古装剧和言情小说真是棒极了”

    “休休,你说的是何物?”秋染困惑的看着她。

    “嘿嘿……”

    从那天起,张休休的日子好过多了。逗秋染、睡懒觉、晒太阳、躺草坪、赏月亮,舒舒服服的过了大半个月。

    西下的斜阳为大地踱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湖面上波光粼粼,湖边绿草茵茵,树下躺着一个姑娘,挽着包子头,嘴里叼着一片柳叶,翘着二郎腿,悠闲而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