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8章 和皇上撕X
    看她沉默,神龙玉华却不在意的打量着说道“穿成这样,你就是今晚要侍寝的奴才?”

    “……奴才你妹啊,你吃饱了没事干还要演角色扮演?”张休休啐了一口道。

    神龙玉华对着无人的地方微微摆了摆手,谴退了暗卫,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这奴才胆子还真大,不怕朕要了你的脑袋?“

    “……有本事你就来拿吧?”张休休说得有些犹豫,因为她居然开始不确定现下是个什么情况了,万一没穿越呢?万一真的只是遇见一群神经病呢?

    “如若不想被朕灭了你九族,就跪下来求饶”非常威武霸气的语气。

    “……有本事你去把我九族灭了”

    “当真不求不跪?”神龙玉华端起茶杯徐徐地呷了一口茶,轻掀眉眼的看了她一眼。

    “废话”

    “来人……”

    张休休下意识的一抖。

    “现在求饶朕还可以稍作考虑”神龙玉华斜睨着她。

    “……你怎么这么啰……”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一群身穿盔甲面无表情手拿长剑的人极其有序的走了进来。

    ‘嗦’字还卡在喉咙,看着这群训练有素的士兵,那明晃晃的大刀,张休休总算是确定了自己当真穿越的事实了,满屋子萧杀的气氛根本不是演戏能演出来的。

    “如何?”神龙玉华看到张休休瞪眼的表情,竟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虽如烟花般短暂,却十足惊艳。

    “…………砍头会不会痛?”张休休本能的缩了缩脖子,喃喃自语。

    “砍头或是侍寝?“神龙玉华说的极其轻巧,墨黑的眼眸划过一抹幽光,虽然视线在张休休的脸上却又好像看着别的地方

    差点就要说出侍寝两个字,但是猛然警觉过来,她是必须要回去的,不然留在这落后的古代她非疯了不可。“有本事你把我的头砍下来啊,你这个昏庸无能相貌丑陋的蠢皇帝……”

    “……”

    全场死一样的静默。

    这是极其作死的一句话,若是她有九族,恐怕都不够砍。

    这场寂静维持了接近五分钟,这种临死前的等待真真是考验人的定力,再加上无形的龙威和萧杀之气的压迫,张休休虽然一心求死,却还是忍不住抖了抖。

    “把这奴才拖下去,压入天牢”平淡的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打破了这死一样的寂静。

    “喂……喂……你直接给我个痛快不行?你不是要砍我脑袋吗?你砍啊……”张休休被两个侍卫夹住胳膊毫无怜惜的拖向门口,“我擦,你这个蠢皇帝…放开我,…昏君……你连我都不敢杀吗?昏君…放开我…”

    不甘的吼叫声和挣扎声渐渐弱了下去,终于,养心殿再次恢复了平静,那斜坐在软塌上的九五之尊,又按下了播放键……

    王菲空灵的声音再次飘荡在古老的皇宫。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张休休五脏六腑都快气炸了,为什么她如此作死了竟然还奇迹般的活着?电视里谁敢骂皇帝不是都立即被拖下去砍头了吗?为什么她遇见的不是这样?

    “我……电视剧果然是坑爹的东西……”

    被带向天牢的路上,在两个壮汉的压制下,张休休已经放弃抵抗了。

    越走越偏僻,连宫女太监都看不到一个了,宫灯隔的老远才,烛光影影绰绰,飘摇不定。

    诺大的皇宫竟然寂静的落针可闻。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

    “救命啊,我家主子落水了……”

    张休休伸长脖子朝前面看了看,黑灯瞎火的啥都看不见。她转头对身边的侍卫说道“你们不去救人?”

    那两个侍卫却眉也不抬的继续拖着她前进。

    这时迎面走来四个人,两个衣着华贵的少年走在前面,正说的兴高采烈,后面跟着两个小太监。

    “五哥,你这法子也真够狠的,明知道那蠢货质子从西域而来,连身边的人都不会泅水,这下他可有苦头吃了”

    另一个略胖的少年得意的说“哼,敢招惹本皇子,就必须得付出代价”

    迎面撞上,两个侍卫屈膝行礼,让到了一边等待两位皇子走过。

    七皇子看到被押着的张休休,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此乃何人?竟然穿着如此……”

    “回七皇子的话,这奴才惹恼了皇上,正要被带去天牢”

    五皇子上下打量着张休休,然后鄙夷的说“下贱奴婢也妄想攀上枝头,拖下去吧”

    “肥猪,说谁下贱?”张休休这会儿正气得肝疼,想也没想就吼了回去。

    五皇子一下子就气炸里,正待开口回答,却被七皇子拉住向前走去,被硬拉走的五皇子,嘴里不住的骂道“下贱东西……诛灭九族……”

    张休休看着五皇子离去的背影,然后趁着身边两个侍卫松懈的空隙,撒丫子就朝前方的河边跑去。

    事出突然,两个侍卫倒还被张休休甩下一小截路。

    跑到河边张休休便看到一个小太监呆呆的跌坐在地上,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

    想也没想直接就朝河里跳了下去,赶来的高个子侍卫伸出的手只扯下了张休休拿来裹身的布巾。

    眼睁睁的看着她穿着暴露无比的布,跳入了河里。

    “这……”看着手中的布,侍卫欲哭无泪看着刚赶来的矮个子侍卫,难道他要负责吗?

    两个还在石化当中时,张休休已经从水里冒出了头,手中抱着一个人奋力的朝岸边划来。

    “你们愣着干吗?快搭把手”

    “噢……,噢”高个子侍卫率先反应过来,蹲下身从她手里接过少年,然后用手指探了探鼻息,对着小太监摇了摇头。

    原本满脸希冀的小太监瞬间又嚎啕大哭起来。

    抹了抹脸,也不管那两个看到她穿着的侍卫石化的表情,蹲下身,按压起少年的胸腔开始急救。

    一分钟过去了少年苍白的眉眼却已经紧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