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2章 尽情的作死
    最终,张休休还是出乎她意料的活了下来,就因为皇上的一句话:此女看着也有趣,暂且留着。至于那少年,已经被人抬着送到了御医院,对于发生的这件小事来说,张休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她不会想到她会与那样一个弱小年幼的少年纠缠一生。

    满朝文武和看戏的使者也没了二话,纷纷对皇帝敬酒,大喊‘吾皇英明’。张休休就是在这一片跪拜声里被带了下去。

    有懂事的宫女为她拿了件锦绣褙子套在身上,这才遮盖住了她那惊世骇俗的穿着。但是还是露出了小腿,穿着高跟鞋,着实怪异莫名。

    “请问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张休休跟着一群宫女七拐八拐的,拐的头晕眼花了,忍不住的问到。

    结果跟着走的两个宫女没一个理会她的。

    她翻了翻白眼,只得继续跟着。

    走了将近大半个时辰,才在一处冷清的院落前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大门处挂着繁体字吟霜斋,走进大门,下几步石梯,是一个空旷的小坝子,两边种了两棵大的榕树,枝繁叶茂,再上几步阶梯,便是正房。

    两个宫女把张休休送到门口,其中一个给张休休衣服的宫女看了眼她说道“姑娘好好待在这,一日三餐自是有人送来”说完转身就走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她愣了半响,才百无聊赖的踏入房间里瞧了瞧,外间摆放着桌椅,转角处屏风后面是卧室,摆放着梳妆台,还有挂着纱幔的床,除此之外并无他物。

    张休休走了半天路,虽说这皇宫里绿树成荫,这大热天的还是热的她满头大汗。等那两宫女走了,确定这个院子里没别的人之后,她毫不犹豫的就把外套脱了,顿觉一阵凉意,舒爽的毛孔都张开了。

    翘着二郎腿坐在正房上位的椅子上,一边拿着扇子扇风,一边拨弄着桌子上的茶壶。她眉头微皱,想起目前的处境,真真有种火冒三丈之感。

    不管别人如何,她真不喜欢古代,古代有什么好?没网络没空调没冰箱。别看电视剧里那些清穿个无止尽的女士们,为了那些个阿哥前赴后继,当真以为阿哥有电视剧演的那样?有权有钱有脸蛋有身材有情谊?看皇帝的画像就知道,一个个挺着大肚子,油光瓦亮的,她张休休对此毫无好感!

    在这古代坐吃等死,跟一群皇帝的小老婆斗来斗去?和几千个女的分享一个男人?想到这里,张休休就打了个寒颤,她宁愿回到现代,做她的都市白领,无聊上上网打打游戏出国旅游,这样的人生她很是满意。

    所以对于回去这样的想法,坚定不移,决不更改!

    唯一让她头痛的就是,怎么样才能死?

    环视了下屋子,目前有三条路:一是上吊;二是撞墙,三是割腕。

    上吊首先排除掉,死相太难看,而且窒息的那几分钟会难受死!撞墙?万一撞不死怎么办?到时候变成痴傻呆儿,那不是找罪受吗?想来想去,只有割腕了。

    看着自己的手腕,张休休犹豫了半响,毕竟一个正常人要寻死,需要很大的勇气。

    十多分钟过后,张休休一脸悲愤的砸碎了茶杯,捡起碎渣子,毫不犹豫的就朝手腕割去。

    她是闭着眼睛割的,疼痛和紧张让她浑身止不住颤抖,好不容易手腕割开了口,十多秒后,伤口才开始冒出鲜血。

    视线里一片殷红,张休休控制住自己不去看,慢腾腾的走到里间,躺上床,就这么平息静气的等死了。

    此刻她的脑子很乱,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时间是一分一秒的过去,从手腕流出的鲜血,在地板上积累了一大滩殷红。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她终于感觉头晕了,长舒一口气,尽情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张休休是怀揣着巨大的希望的,她多么盼望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看到头顶的纱幔,那一瞬间她的心几乎掉到了冰窟。

    “小姐,你终于醒了……”有个女声在耳边说道,有着惊喜。

    “居然还没死……”愤怒的她吼道,声音嘶哑。她不顾一切的坐了起来,扶着晕乎乎的脑袋,看了眼四周的装饰,两眼一黑,又晕过去了。

    太医来过,只说是失血过多,气血攻心,需要静养,不可受刺激。然后开了付方子就走了。

    这一次,张休休并没有晕太久,一上午时间过去,下午时分她又醒了过来。

    每次都是巨大的希望变成失望!

    她盯着古香古色的房间半响,看了看带着床边一脸忐忑的小姑娘,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昏迷了多久?”

    “小姐你昏迷三天了”

    “……谁救的我?”

    “是贵公公呢!听说当时是要去给你送衣服的,结果……”小丫头看了眼张休休。

    “恩,谢谢你!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

    小丫头很听话的出去了。

    屋子里又陷入了静谧,张休休混乱了半响,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继续作死!

    她这个人便是这样,对于一旦决定的事情,执着到近乎偏执!只要决定之后,从不会怀疑自己的决定,坚定不移的朝着规划的方向前进。

    虽然意志力无比坚定,但是毕竟失血太多,导致头晕眼花,身体虚弱,但是她想趁着这时候再割一次腕,这样多半就挂掉了,于是她环视了下周围,竟然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现在的她浑身没多大力气,于是只好浪费掉她宝贵的时间,养精蓄锐!

    门外边,小丫鬟阿莲专心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如果有任何异常,她会马上冲进去。公公说了,这姑娘暂时死不得,所以还排了护卫在屋外守候着。

    阿莲心里想着,虽然现在姑娘没身份,但是拼她的姿势包不好以后会飞黄腾达呢?若是被皇上看上了,当上妃嫔,那样自己的好日子就来了!阿莲想的美滋滋的。

    奈何她不知道自己跟了一个什么样的主子。如果早知道,她是怎么样也不会自愿来伺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