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魂血之书 > 第20章 摊牌与陷阱
    “今天何家失火,何家人都是出来吃的饭,不过吃完饭那些家丁却没有回到府里,而是分散离开,属下已经派人跟踪了其中的一部分,发现他们大多是出了小镇。”

    “出镇.......这个何画有点本事,发觉自己被人盯得太紧居然想出这种办法来,继续盯着那些家丁,我倒要看看他把粮食藏在什么地方了!”

    “属下这就去办!”

    夕阳西下,月上梢头,何府书房内,何画正在作画,笔走游龙,挥毫泼墨,看样子心情不错。书房的房门被打开,何大欠身走进屋内。

    “老爷,为啥让大家伙去5号库,那里不是空的吗?”

    “空?很快就不空了!”

    何画哈哈一笑,放下手中的画笔,拉着何大走到书桌前。“来来来,你看我这画画的怎么样?”何大扫过一眼,立马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真话,何画虽说喜欢画画,可是功底真的不行,还偏偏引以为豪.......

    “老爷的画自然是......丑爆了!”

    “.......啊哈哈,我就喜欢你的诚实!”

    何画一脸尴尬,手中的“大作”也随处扔掉,附庸风雅什么的,他还真不太擅长。

    “阿大,我还能这么叫你吗?”

    何画突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变得极为严肃。何大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咱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我也不藏着掖着,我知道你为谁工作,也知道这些年你背着我干的那些事情,以前的事我都可以忍,但现在有人想要我何某一家的性命.......这批粮食是给前线送的,虽说这功绩是长公主的,其他殿下再眼热也不会傻到在这里动手脚。”

    何大沉默了好一会,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他的确是为大皇子做事,虽然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他们都是败军剩下的残兵,原本应该会打乱塞进其他的部队,不过长公主殿下用人,便将他们的名字从花名册上勾掉。

    从此,长河郡便多出了一个何家!

    以前何大总不服,凭什么何画就成了老爷,他就只能是一个管家,他就只能隐姓埋名叫做何大?在他眼里,何画虽然在经商上有些本事,可是换他同样能够做到!不甘心的他投靠了大皇子的势力,成为何府里的一颗眼睛、一个钉子,传递情报,私运禁品......

    面对全然不知情的何画,这位何府的大管家心里充满了优越感,甚至以为自己才是这何府的主人!可今天他才知道,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在何画的眼里,只不过人家不愿意揭穿罢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何大也不是白痴,何画这时候捅破这层窗户纸肯定是有事相求。

    “你老爷我势单力薄,不过对你来说应该只是一件小事。咱何家表面团结一心,可是内鬼不少,都是曾经的兄弟,我不好动手,怕寒了兄弟们的心,只能麻烦你了。彻查府里的内鬼,肃清所有不安定成分,然后用一个合理的理由,让他们永远的消失在这世上!对了,何二那边别动,他是三皇子的人,还有美美的奶娘,那是孔大人的遗孤......”

    越听越心惊,何大惊疑的看着何画,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养尊处优的老爷居然对府内掌控到如此地步!

    “难怪你何画才是老爷......”

    这回何大心里彻底服气,何画确实比他强太多了!

    “最好别让人发现你的身份已经暴露,我何画怎么说也是长公主的脸面,你不一样,暴露的探子没有价值,没有价值就没有存活下去的意义.....自己小心点。”

    “......多谢老爷!”

    何大神情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何画,深深的行过一礼,转身离开了书房。而就在他离开不久,何二也是来到了书房,还是熟悉的套路,还是熟悉的味道,最终何二也是神情恍惚的离开了书房。

    “算算时间,粮库那边的战斗也该开始了吧。”

    饮一杯清茶,何画嘴角微微上扬,走到窗边,看着北方绽放的火光,轻哼着小曲。

    “该死,被骗了!快撤,快撤......”

    5号粮仓是一个大地窖,地窖冬暖夏凉利于粮食储存,只不过存粮散尽,新粮还未入库,现在的5号仓库是空的,就好像——一个陵墓!

    一把大火,便将敌人全部毁灭!火焰到还是其次,真正厉害的,是氧气燃烧殆尽之后,所带来的窒息,那种在无力之中的挣扎,才是最为致命的!

    “切,果然有漏网之鱼吗?还以为不用出手了呢!”

    老骗子敲打两下烟斗,看着前方大口呼吸的中年男子露着森森白骨的手指。人的求生意志果然厉害,居然生生用手挖了上来.......

    “你是第一时间就杀掉了自己的同伴吧,要不然里面空气可不够啊。”空气稀薄并不会第一时间致人死亡,但是只要没死就会消耗更多的空气,粮库里虽然面积不小,但是燃烧过后里面的空气也不会太多。

    “混蛋,我要杀了你!”

    中年人缓过气来,怨恨的瞪着前方的老骗子,若不是还知道一些常识,恐怕他自己也被活活闷死在地下了!

    “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当人奸,能有今天的下场,又能怪得了谁?”

    长枪贯穿中年人的胸口,老骗子从怀里抽出一张丝巾擦掉手上的血液,将丝巾随手一扔,转身离去。

    “辛辛苦苦大半夜居然只赚了一千金币.......还是小雨的那张嘴厉害。”

    将金票收回口袋,走回房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秦雨泽,钻进自己的被窝。何画给的钱已经不少了,请杀手杀一名魂徒巅峰也不过500金币而已,像废物镇长那种肥羊可不好找!

    “早上别吃饭,我给你弄了一桶药液。”

    叫住早起练枪的秦雨泽,老骗子指着院子里的另一个房间,他鼓弄了一早上,刺鼻的气味弄的满院子都是,秦雨泽点了点头,将木枪放到一边,走进房间之中。

    小屋里的设施极为简单,没有床铺桌椅,只有一个大木桶,桶底下还有着赤红的炭火。木桶中的液体早已煮沸,各种药材在其中翻飞,刺鼻的气味中又带着一丝异香。

    灵芝,人参,不知名的兽骨......居然还放了八角,这是要炖汤吗?

    秦雨泽脱下衣物,走进木桶之中,滚沸的药液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反而酸酸麻麻的,好不舒服。一边泡澡,一边激荡魂力,使用血源中贮存的血液变化成各种模样,时不时的再嚼两根药材,不知不觉便是一上午过去了!

    冲洗掉身上的药液,秦雨泽立马跑向大厅吃午饭,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液的效果,秦雨泽的饭量减小了三分之一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