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魂血之书 > 第19章 蛮人巴
    “妈妈你看那个叔叔笑的比哭还难看啊!”

    美美伸出手指指着大胡子,后者脸上一僵,眼角抽搐了几下。美美虽然被何画教训了一顿,可是他们却没有一点要道歉的意思。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小个子站起来准备说点什么,然后被大胡子一脚踹下了楼梯。

    “真是的,早跟你说看着点脚底下,你就不听,这回摔着了吧。老王,抬他去看看,咱们继续吃。”

    你妹的不是你踹我下来的吗?小个子一脸懵逼,却被下来的老王按住嘴巴,直接拖了出去。没了某个碍眼的家伙,大胡子顿时觉得心里舒坦了不少,他胡大壮闯荡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被自己人气成这个样子。

    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并未吸引太多的关注,这个胡大壮的底细早就被何大给挖出来了,是燕州下河郡的一伙土匪,下河郡发大水,这伙土匪也是逃难过来的,作为长河郡有名的商人,胡大壮把目标就放到了何画的身上。不过何画是6级魂徒他们不好动,但是绑个柔弱的女人小孩还不是轻而易举?

    然后他们就在这等了足足一个月......钱都花差不多了。

    “菜里有毒!”

    一上菜,最先动筷的肯定是秦雨泽,不过刚吃下一口,秦雨泽便是直接按住了其他人!秦雨泽能自由控制体内的血液,所以毒素入侵的第一时间他便是将毒血吐了出来!

    “卧槽,真有毒。”

    大胡子脸色一变,捂着肚子,同小弟们一同踉跄的摔在地上,他们也就比何画一家早上了几分钟的菜,有些还是同一锅出来的,结果全部中招。

    “有.....有毒?!怎么会呢?”

    伙计吓了一跳,却是被人一把推开,定睛一看,竟然是新来的劈柴伙计。

    “姓何的,不想全家死光就给我拿两万担粮食过来,解药不在我这,我就是个传话的,你放心,只要粮食一到手我立马把解药给你。”

    “我们没中毒。”看着一口气说了一大串的傻大个,何画只是轻轻的回了五个字。

    “......打扰了。”沉默了一会,看着完全没有任何事情的何画一家,傻大个干笑一声,拔腿就要跑。

    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跑了啊!

    何某人经历了数章之后终于迎来了动作戏,纵身一跃便是跳到傻大个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一连串的木材破碎声响起,傻大个不知道撞坏了多少桌椅,整个人都卡在了墙里。

    “解药拿来。”走到傻大个的面前,何画伸出了手。

    “你.......你又没中毒,要解药干什么。”傻大个抬头问了一句,这家伙倒是抗揍,居然没受伤。

    “我不伤伯仁,伯仁却因我受到牵连,不能不管。”何画一家倒是没中毒,不过大胡子他们可就倒霉了。

    “伯仁是谁?”

    “少废话!解药拿来!”

    何画冷哼一声,一拳打在傻大个的胸口,这一拳他已经用上了魂力,对于这个给自己家人下毒的家伙,他可不会有一丝怜悯,哪怕是个智商欠费的货。

    “没......没解药。”

    “嘴还真硬......”

    “别打,真没解药,我就是买了点泻药放了进去.......”

    傻大个痛苦的捂着胸口,刚才被何画一拳打断了两根肋骨,再来几下他可就交代在这了。

    “泻药?”

    何画一脸懵逼,回头看着大胡子等人捂着肚子冲向了厕所,边走还边排气,听声音某个倒霉蛋还没憋住......估计要洗裤子了。

    那种毒性怎么可能是泻药?秦雨泽在后面微微皱眉,走到大胡子等人的饭桌上拿着烧鸡咬了一口,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泻药,但是跟下在他们饭菜里的毒并不是同一种,也就是说下毒的并不是这个傻大个!

    “只有我们的饭菜有毒......伙计呢?”

    四下验证了一圈,秦雨泽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众人,大家的表情都有些沉重。

    “毒性很猛,也就我和小何能挺一下,这是有人想要我们的命啊!镇里还有魔族?”

    老骗子检验了一下毒性,顺便拷问了一下傻大个。原来这个傻大个是蛮人,叫巴图,今年北蛮雪灾严重,粮食紧缺,这家伙出来给部落里的老幼找粮食,却屡次碰壁,路过长河郡,便把主意打到了何画身上。何画是附近最大的粮商,军队的粮食他不敢动,一个商人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打劫下泻药,真有你的.....脑子里长的都是肌肉吧!”

    跑到巴图的身边,秦雨泽好奇的伸手在巴图的身上捅了几下,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够壮的,被6级魂徒的何画打了一拳也只是轻伤,全身肌肉跟昨天自爆的魔人有的一拼!

    “嘿嘿,大祭司说我是部落里最聪明的。”

    巴图完全没听出秦雨泽话里的意思,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后脑勺。秦雨泽嘴角扯了扯,那个大祭司肯定是在安慰他,这种智商都是部落里的话.......简直无法想象。

    “我说巴图,缺粮食你可以买啊,为啥要下药?”

    “俺没钱。”

    “你家大祭司让你出来采购粮食不给你钱?”

    “没有,俺是偷跑出来的。”

    “........”

    也不知道是不是体质的原因,巴图的血很有诱惑力,而且就这智商也让人放心,秦雨泽准备聘用巴图,作为随身血库,受伤什么的还能吸血回复一下。

    “要不要给我做护卫,只要一年就行,给你10个金币的工钱,这十个金币我可以先给你,买点粮食带回去给你部落的老人孩子吃。”

    “真的?”听到秦雨泽的话巴图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这么小,你这么壮,万一那天遇到什么危险,有你在,我肯定特有安全感。”

    秦雨泽连连点头,并且当场递给了巴图十个金币,然后便是同何画等人一同离开。后者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金币,回过神来,追到窗口对楼下的秦雨泽大喊。

    “小不点,你就不怕我拿了钱不回来?”

    “有什么好怕的,你可是蛮人啊!”

    秦雨泽摆了摆手,转身离去,到现在都没吃饭,他都快饿死了!站在窗边的巴图紧紧握着手中的金币,看着秦雨泽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眶有些湿润。

    “真是好运气,蛮人虽然笨拙木讷,但是极为忠诚,虽说10个金币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能换来一位忠心的护卫还是值得的。”

    新的一家酒楼内,何画对秦雨泽微笑着说道。出身军队的他自然知道蛮人的好,之前对巴图也没有下死手。

    “你可别小瞧蛮人,蛮人的图腾武装不比魂铠差,那个巴图的部落拥有大祭司,必定不简单。”

    老骗子知道秦雨泽雇佣巴图是为了什么,便是出口提醒了一句。免得无意中开罪了什么强者,惹来不痛快!

    “知道啦,我也就是结个善缘,没你们想的那么多,我还真能靠他保护不成?老板,再来十斤酱肉!”百度一下“魂血之书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